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漫漫修仙路
凡人漫漫修仙路 連載中

凡人漫漫修仙路

來源:google 作者:沐在晴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梁誠 沐在晴天

【凡人流接地氣,(非套路文,喜歡看套路的不合適),非無腦小白,正反派智商在線,非穿越非系統,沒有逆天金手指,不是大能轉世,一個普通凡人的崎嶇修真之路】梁誠,一個小山村的普通窮苦少年,沒有所謂的機緣巧合,不是天賦異稟,靠着努力一步一步走上波瀾壯闊的漫漫修真道路展開

《凡人漫漫修仙路》章節試讀:

他們吃飯所在地方是離碼頭不遠的一處江邊民宅小院里,幫做飯的是一對余姓老夫婦還有這家人。

除了早上自己來,每天到飯點的時候,便會有人來喊,吃飯時間多久並不固定,得看活來,若是第二天沒活晚上喝醉都可以。

在吃飯的時候,梁誠才知道,李彪這伙三十來號人大多是新來的,李彪雖然是工頭,但李彪還有一個身份便是青山幫的小頭目,這幾天才來碼頭接管忙活招人的事情,今後他們這幫人是專門給青山幫裝貨下貨的人。

梁誠聽過說書,也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手下得安排自己人,原先的那些人,李彪只留些老實能吃苦的,其餘看不上眼的都給攆走。

那個原先掛數記賬的老劉頭,李彪原本打算留着,畢竟肚子里有點墨水的只要稍微有關係門路也不用來碼頭混飯吃,只不過那老劉頭上了年紀嗜酒,前些天回家一壇酒下去,就再也沒醒過來。

而這些都是那個叫張阿蛋坐一旁的憨厚漢子告訴梁誠的。

「跟着咱彪爺干幫里的活,賣力氣就完事,錢一文不少。」

「那老劉頭死了也好,以前那老傢伙整天酒醉迷迷瞪瞪的,仗着是原來東家的親戚,算賬的時候,有些人不是算多就是算少,反正沒一次算對。」

「梁兄弟,別不好意思,這飯敞開了吃,管夠,不夠就讓老余頭下面,咱們雖然是碼頭上幹活的,但今後吃的就是青山幫的飯。」

梁誠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大傢伙也都這般吃,他也不用跟着假客氣,剛進院子看到那用大桶裝的米飯堆得像小山一樣高,他也就是在地主家兒子成親時在門外幫小妹搶喜糖的時候遠遠見過這種場面。

既然是幫青山幫幹活,梁誠就覺得沒有什麼可奇怪的,青山鎮有兩大江湖幫會,一個是黑鯊幫,一個便是青山幫。

比起黑鯊幫的一幫潑皮無賴,青山幫的身後便是財大氣粗的青山商會,兩個幫會的實力相當,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他如今也算是吃青山幫的飯,但他只想好好攢錢。

梁誠已經是三大碗米飯下肚,在家就算是逢年過節也沒能敞開肚皮吃上飽飯,雖然面前一大木盆的菜也是青菜沒有肉,但卻是有油水。

畢竟干體力活若是吃到肚子里沒有油水,哪來的力氣使喚,而且只要有累活重活便有肉吃,這倒是便宜他。

白米飯吃撐的感覺真好,梁誠打着飽嗝往所住的小棚子里走,長這麼大他也是頭一回敞開肚皮吃上飽飯。

看着夜空中漫天璀璨的繁星,大哥腳程快,這個時候也已經到了家,晚上父母還有小妹也能吃上大肥肉,飯後還能吃上一顆甜甜的糖果,那根漂亮的紅飄帶小妹一定會很開心,母親晚上終於也能睡個好覺。

更為讓梁誠感到高興的是,他拍了拍胸口之處的沉甸甸,明天不但能給母親再買些好葯,也能給小妹買些調理身子的葯。

梁誠相信,今後不但他能吃上飽飯,家裡也一定能,將來一家人也一定能過上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衣食無憂的好日子。

回到小棚子,梁誠吹燃火摺子點上油燈,這水火油燈要比家裡昏暗熏眼的松油燈要亮堂得多。

梁誠打開包裹拿起床頭那本厚厚的遊方雜記翻看起來,也不知道那賣舊書的老頭是從哪收來的。

當時怕那賣舊書老頭反悔,給了錢便挑了這本最大最厚的舊書,拿起包着就走也沒細看,書皮之上有不少的泥水印子,像是掉入過泥水坑或者保管不當,用力一拍滿是灰塵揚起。

這是一本手抄書,裡邊的字工整漂亮,他寫的字自然是沒法比,很多書頁因為沾了一些泥水的緣故都粘在一起,不過不算明顯,恐怕很久沒人翻閱過。

賣舊書的老頭雖然說自己不是賣草紙的,但這本書里的紙張如今跟草紙也差不多,不過那些賣舊書的去收舊書的時候都是論斤買,梁誠無奈只能一頁一頁先把這本書粘合的書頁給小心分開。

好不容易把粘着的書頁全都分開,小半個時辰已是過去,雖然這本書的模樣有點不堪入目,不過好在裡邊的字少有模糊難辨,他反正是拿來認字也不算虧,二十文錢能買到這麼大這麼厚的舊書就已不錯,他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好歹也是一本書。

書里除開那些模糊難辨的字,雖然有很多字梁誠不認識,但連猜帶蒙瀏覽倒也能看得出書中所寫的大概內容,裡邊記錄著各種稀奇古怪的見聞。

修真者?

凡人需要有靈根,還得有修真機緣拜入仙門或是得到修士指點,才有可能成為修真者,然則凡人有靈根者,萬中無一。

當梁誠看到最後一篇有關修真者的介紹,不由得有些疑惑,靈根他倒是知道,或許就如同是不是讀書的料一樣,出家人不是也講個慧根嗎?

修真者能移山倒海,飛天遁地,可以長生不老,不就是所謂的神仙嗎?

對於神仙梁誠自然也嚮往,小時候夏天的晚上吃過飯後或者捧着飯碗,他特別喜歡去到村口老榕樹下聽村裡老人們說那些神仙的故事。

長大一些,聽得多了梁誠除了覺得有些老掉牙騙小孩,卻也發覺,那些故事裏所謂的神仙就如同家裡貼的神仙年畫牌位一般,都是高高在上。

而那些能成為所謂神仙的,不是有什麼特別之處或者厲害的出身,就是天上星宿下凡輪迴重修或者犯天條被處罰貶入凡間,反正與他們這些普通凡人更是與他們窮苦百姓沒半文錢的關係。

就如同那些說書人講的大俠故事一樣,哪個大俠不是什麼名門之後或者身世顯赫,要不然就是有厲害的背景,再不濟也是吃喝不愁,好像不用幹活也有使不完的銀子。

這本遊方雜記整本書粗略瀏覽下來,梁誠除了覺得那所謂凡人能成為神仙一般的修真者有點意思,其他的也就那樣。

書里那些神話故事與傳說,有的梁誠也聽說過,但唯獨沒聽說過這修真者,不過梁誠也只是覺得新鮮並沒往心裏去,而且書名已經寫得明明白白,這是一本遊方雜記。

書中關於修真者的這篇除了一些不認識的字,給人的感覺也是含糊其辭,或許寫這本書的人也不知道所謂的修真者是什麼,道聽途說的故事而後記錄下來。

或許過於荒謬而且又厚又大才沒有大量出書,而他也是第一次在舊書攤上見到,雖然他買不起舊書,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如果有機會便在一旁看,就如同在酒樓飯館外邊聞味一樣,被攆他走便是。

如果他有那所謂萬中無一的靈根,也能成為修真者,那他也要做那神仙,長生不老吃喝不愁,不吃也餓不死,點石成金就有花不完的銀子,還能給父母與小妹治病。

在這本書的最後一頁還有一篇名為引氣訣的功法口訣,說是修真功法,然而書中卻是提醒無從考究真假。

不過書中也說,這引氣訣雖比不得那些已知的武林上乘功法,但若是練習也有着內外兼修的功效,再不濟也能打熬筋骨強身健體。

這最後一頁所寫的引氣訣倒讓梁誠覺得不錯,算是意外的收穫,就算所寫的引氣訣如同街邊地攤般的武功秘籍,他練練也沒什麼損失。

若是真的能內外兼修,即便做不了武林高手也能防身,不是說了嗎,再不濟還能打熬筋骨強身健體。

如果他如同原先那樣連飯都吃不飽,梁誠恐怕也沒那個功夫與念頭去想着學武,打熬筋骨強身健體什麼的,起早貪黑下地里刨食才是正經,窮文富武也不是沒有道理。

雖然他窮更不富,但如今他能敞開肚皮吃上飽飯,不管颳風下雨每月還有兩百文工錢可以拿,一半攢着,一半給家裡補貼家用,還能在碼頭賣涼席草鞋賺錢,那他還愁什麼?

文他學識文斷字,武他學強身健體,他不敢說將來能文武雙全,但若是有機會他也不介意換份更賺錢的活計,對於林山還有李彪的恩情他依舊銘記在心。

不過這都是以後的事情,如今夜色不早,他明天還得早起幹活把錢給大哥,梁誠將這本又厚又大的遊方雜記真的拿來當枕頭,拍了拍懷裡的錢,然後吹燈睡覺。

天剛蒙蒙亮,公雞打第一次鳴的時候,梁誠便如同往常一樣醒來,點燈看了一會書中的引氣訣,雖然引氣訣通篇下來也就一百多字,但很多字不認識,恐怕就算認識也是晦澀難懂。

梁誠倒也不急着練,這練武或許也如同種莊稼一般也得有個過程,不可能一下就會有收穫,他得先把不認識的字給弄懂了。

不過梁誠可不打算抱着一本又厚又大的書,到處去問人,先把引氣訣里一些不認識的字拿張紙依葫蘆畫瓢抄寫下來,然後找機會再去請教別人。

一百來字的引氣訣,他有六十二個字不認識,也就是大半以上不認識,對於功法來說,有一個字不認識,那他也練不了,用了兩張紙才算是寫完,每張三十一個字,他先認功法的前半段,然後再認後半段,全認識了再練習。

將兩張紙揣在懷裡,看了看天色,已快蒙蒙亮,梁誠便往昨天那戶人家而去。

院子里的長桌上,大籮筐里的白面饅頭高高堆着,大桶的粥熱氣騰騰,還有大盆的酸辣鹹菜看着就開胃,梁誠看得是直咽口水,只不過他是第一個來,這讓梁誠有點不好意思。

「是梁小哥吧。」

一個老頭端着一屜熱氣騰騰的饅頭走了出來,看到進到院子里的梁誠,熱情打着招呼。

梁誠趕忙說道:「余大伯,有什麼要幫的嗎,我可以搭把手。」

「嗨,忙得過來,不勞煩梁小哥,我這做饅頭的手藝那可不錯,當初也開過小館子當過掌柜,梁小哥隨便吃拿不用客氣。」

梁誠笑了笑,拿來碗筷也就不客氣,反正是青山幫管的吃。

梁誠大口吃着香噴噴的白面饅頭,大口喝粥,大筷夾着酸辣鹹菜,若是在家這早點也就逢年過節農忙的時候才有,不過沒有管夠的白面饅頭。

就在梁誠吃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老余頭笑呵呵拿來兩個煮雞蛋,放在梁誠的桌旁。

梁誠看着桌上的兩個煮雞蛋,有些不明白看向老余頭。

「梁小哥,昨天不知道你是彪爺手下的夥計多有怠慢,若是梁小哥喜歡喝酒,今後吃正飯的時候,一壺上好的老酒與可口的下酒菜給小哥伺候着。」

梁誠看着這兩個煮雞蛋,又看着老余頭笑呵呵老臉上的期盼,隨即便明白過來,但卻是不由得暗自苦笑,以前他想着該如何去打點別人找活計,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被人給打點。

《凡人漫漫修仙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