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二月二十雙月雙日
二月二十雙月雙日 連載中

二月二十雙月雙日

來源:google 作者:晏欣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珠珠 韓觀

下我算了算退掉一切儀式的費用,心在滴血我決定去找韓觀說個明白別的不說,既然是他的過錯導致婚禮取消,那損失怎麼也得他出大頭當然我承認宋寒瑩的釣魚行展開

《二月二十雙月雙日》章節試讀:

下。
我算了算退掉一切儀式的費用,心在滴血。
我決定去找韓觀說個明白。
別的不說,既然是他的過錯導致婚禮取消,那損失怎麼也得他出大頭。
當然我承認宋寒瑩的釣魚行徑也有不妥之處,所以我可以出一部分。
哪想我還沒動身,韓觀的書童就急匆匆地找上門來了。
他喘得大氣不接小氣:「公子、公子他負傷了!」
我一驚,現世報這麼快?
看來前段時間拜的菩薩還挺靈驗,以後專拜祂了。
醫館裏,韓觀和另一位男子並排躺在一張床上。
我到時韓觀正掙扎着從床上逃離,看見我,他大喜:「珠珠,你扶我一下。」
他一臉嫌棄地看向身旁的人:「真晦氣。」
對方單手撐起身,淡然道:「韓兄怎可讓女子相扶?
在下來助你。」
他火速伸腿,靈敏得不像剛醒的人,結結實實一腳踹在了韓觀腰側。
韓觀不察,一個軲轆從床上滾下來,鼻尖結結實實地撞在地板上。
「溫驚蟄!」
他捂着鼻子,氣到手抖。
溫驚蟄指了指自己額頭的傷:「韓兄別生氣,一報還一報罷了。」
他朝我禮節性頷首,全作打招呼,拂袖施施然離去。
韓觀想追,被我攔了下來。
「鼻血。」
我指了指他的鼻子。
兩道殷紅正從他鼻中瀉下。
韓觀臉氣得發白,他抱怨道:「我早就說了,你不該把溫驚蟄捎來。
如今……」「你便是因此對我有怨?」
我凝視他。
韓觀不自然地偏過頭:「我只是隨口一說罷了。
他這個人實在討厭。」
他朝我笑了笑:「是我不對,珠珠,我們去看婚服吧。
金姨說已經制好了。」
他神色自然:「正好,我也有些事同金姨商量。」
回到家,韓觀哄着我先回房,獨自和我爹娘一起進了書房。
不知道他們聊了些什麼,爹娘出來時臉色都不好看。
難得的一次,娘沒有讓韓觀帶東西回去給伯母,只是淡淡吩咐了一聲送客。
翌日,我娘就喊着我坐上了茶樓的雅間,對着樓下經過的學子們上下打量。
臨走時,娘擰着眉似是不經意道:「珠珠,若是我們不與韓家結親,你可能接受?」
我一頓,心下有了決定。
我去找溫驚蟄時,正逢二月二十。
雙月雙日,...

《二月二十雙月雙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