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醫王妃要逆天
毒醫王妃要逆天 連載中

毒醫王妃要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青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凌妍 蕭景宸

「王爺,屬下來遲」冷晚跪倒在床前,看向牆角處時,皺了皺眉王妃身上怎會包裹着王爺的床單?王爺不是很嫌棄……「王爺,都是.........展開

《毒醫王妃要逆天》章節試讀:

作者青桃的一本小說《毒醫王妃要逆天》,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北宸王府,婚嫁喜事。
「竟敢對本王下藥?」
蕭景宸翻身壓下她,心中怒恨此時全數發泄出來。
既然用了如此下三濫的方法,就讓她求死不能。
身下的床單皺褶不堪,而凌陌的心此時也殘破碎爛。
這麼多年來,她費勁心思想要獲得這男人的心,迎來的卻是他嫌惡的嘴臉。
一道聖旨,凌陌如願嫁與他,但這男人連拜堂儀式都沒出現。
她傷心,絕望,只能出此下策,心沒了,他的身體都要留下。
凌陌眼尾的淚珠滑落,手臂一彎,勾上男人的脖子,起身,嘴唇往上探去。
「本王如願與你圓房,竟還想得寸進尺?」
蕭景宸說完,猛地扯下床幔上的紅紗,覆在了凌陌的臉上。
「啊!」
一陣痛苦襲來,凌陌緊咬着下唇,看着紅紗上那張冰寒厭惡的俊臉,淚流滿面,心如刀割。
許久過後,蕭景宸終於放開了凌陌的身子,長袍一卷,憤然起身。
他舉步離開,緊接着就是重重的閉門聲。
「沒有本王的吩咐,王妃不得邁出半步。」
「回房,沐浴。」
冷絕的聲音傳進凌陌的耳朵,心痛如絞,他竟如此嫌棄。
這麼多年來,他依舊痛恨她,更談不上愛。
取下頭上的簪子刺入心房,凌陌的雙手慢慢的沉下……嘶,痛楚蔓延全身。
不知過了多久,凌陌醒來。
不屬於她的記憶此時湧入腦海。
身上撕裂般的疼痛,讓凌陌再次清醒過來,她這是穿越了,成了同名同姓的王妃。
雙腳剛落地,起身不穩,又跌坐回床上。
大腿下方的於紫,床單上鮮紅的血跡,刺眼奪目。
凌陌咬緊牙關,作為一個現代最強毒醫,竟被那男人強要了她?
心中怒火油然而生,這恨,她如何能忍下?
起身,站立,雙腿依舊哆嗦着。
渣男,根本就不懂憐香惜玉。
凌陌一襲紅衣,推門而出,外面的侍衛見到她時,驚慌失措。
「王,王妃,王爺吩咐,王妃不得邁出半步。」
月光傾瀉,使得凌陌膚如凝脂。
但臉上的緋紅,還有脖子處那一抹紅,讓侍衛們慌忙低下了頭。
王爺從不正眼瞧過王妃一眼,今晚竟然……凌陌眼眸緊了緊,那男人把她吃干抹凈,還禁足?
冷眼一掃底下的人:「蕭景宸在哪?」
「王爺在東苑……」凌陌剛邁腿,頓了一下。
突然低身一扯,紅衣裙擺散落在地,膝蓋下方一雙白皙筆直的雙腿顯露無疑。
如此累贅,發揮受限,此時倒是輕鬆了不少。
侍衛們依舊低着頭,諾諾的說:「王妃不可……」「滾開。」
而此時的東苑,一陣陣嬌聲欲滴的聲音傳來。
「王爺,都是妍兒命不好,不能在王爺身邊伺候。」
說完,葉凌妍跌坐在蕭景宸的腳下,邊抽出手帕,邊小心翼翼的拉低了胸前的衣裳。
「王爺,請你不要怪罪姐姐,姐姐只是一時糊塗罷了。」
葉凌妍抬眼看了看,他面無表情,臉上沒有半點的波瀾。
她嘴角上揚,今晚,雖是洞房花燭夜,但是此時卻是她,葉凌妍在王爺的房中。
「王爺,妍兒……,妍兒甘願在王爺身旁服侍,即使無名……」突然,房門被一腳踹開,冷冷的聲音響起。
「妹妹還真是情深啊。」
凌陌側身倚在門邊,一臉冷笑的盯着面前這兩人。
「既然妹妹這麼喜歡服侍別人,那正好,今晚弄髒的床單,就交給妹妹吧。」
葉凌妍聽到之時,眼露疑色,王爺……王爺何時去了那賤人的房間?
她不信,抬頭看向凌陌的時候,脖頸處那一抹紅紫,格外刺眼。
不可能,王爺怎會,怎會碰她?
王爺對她只有厭惡。
葉凌妍怒目泛紅,咬着下唇,抽噎着說道:「姐姐,良家婦女,怎能在大庭廣眾……」「喲,妹妹還知道羞恥啊,即是良家婦女,妹妹又為何深夜衣衫不整的出現在男子房中?」
這語氣,盡帶戲謔與譏諷。
匆匆趕來的侍衛們,全數聽了進去,瞬間,全都慌張的跪在門外,低着頭。
因為此時的葉凌妍,胸前的那一抹肌膚若隱若現。
葉凌妍瞬間漲紅了臉,淚珠在眼眶流轉,可憐兮兮的對着蕭景宸說:「王爺,妍兒只是想過來照顧王爺,沒想到姐姐誤會了。」
蕭景宸依舊端坐在那裡,臉上表情並沒有半分變化,不過眼神卻鎖在了門框處那抹身影上。
「誤會?」
凌陌慢悠悠的進來,每走一步,腳下就酸軟一分,但是語氣卻沒有半點退步的意思。
「一個未出閣的女子,竟口出狂言,姐姐的夫君,妹妹居然想親身照顧?」
啪嗒一聲,掌心落在了葉凌妍的臉上。
空氣瞬間凝噎,這新晉的王妃凌陌,相國公府的嫡長女,今晚竟然敢動手打了她的妹妹,葉凌妍。
從前,這位嫡長女只是葉凌妍的出氣筒。
葉凌妍臉上火辣辣的疼,那白皙的臉蛋上出現了五個鮮紅的指印。
「你,你竟敢……」「從前都是姐姐不好,沒有好好管教妹妹,讓妹妹忘了自己的身份,都說長姐如母,妹妹放心,姐姐以後定會好好教導你的。」
葉凌妍雙目通紅,緊咬着雙唇,唇角邊處已經滲出絲絲血跡。
長姐?
只是區區比她年長半日,嫡長女之身份就被搶去,不然今晚,這個王妃就是她,葉凌妍。
葉凌妍她恨。
她抬頭看向凌陌之時,心頭一顫,以前任打任罵,唯唯諾諾的人,今晚卻如此盛氣凌人?
「王爺」葉凌妍轉頭看向蕭景宸,抽泣着柔聲說道:「妍兒,妍兒只是單純想服侍……」下一秒,一巴掌又落在了葉凌妍臉上。
「你……」葉凌妍抬頭之時,嘴角滿布鮮血。
這一幕幕,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
溫柔體貼,嬌柔艷麗的二小姐,無人不知,她可是王爺身邊唯一的女人。
而新晉的王妃,雖傾心王爺,但是王爺對她厭棄之極,曾言道與她老死不相往來。
但是今晚,那人居然當眾羞辱了王爺的心頭之人。
這位新晉王妃的下場,可會是慘不忍睹。
蕭景宸,當今聖上的皇六子,常年征戰,早就戰功赫赫。
傳言說,王爺殺伐果斷,從不手軟。
不近女色的王爺,一直以來,只有葉凌妍能接近半分。
即使現在蕭景宸把這新晉的王妃就地解決,也無人敢阻止。
所以,王爺接下來的處置,不是已經昭然若現了嗎?

《毒醫王妃要逆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