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
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 連載中

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金鴻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冰蓮 秦天復 都市小說

高考完的妹妹,為了賺上大學的學費去當禮儀,被人下了葯她為了逃出壞人的魔爪,不惜跳樓,摔成腦出血哥哥秦天復為了借二十萬的住院費,受盡了屈辱深受刺激的他,因禍得福,恢復了記憶:他是被當成擋箭牌的徐家上門女婿,他也是神秘之地醫武雙絕的玉面修羅大夏第一神醫和南境戰神,只是他七師姐的兩個記名弟子雄獅蘇醒,王者歸來,查真相,報家仇,恩怨必報,縱橫都市登臨榮耀之巔時,卻發現出了大問題......展開

《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章節試讀:

徐家大院,劍拔弩張,氣氛肅穆。

徐冰蓮心如死灰,長那麼大,還從未那麼失望過。

她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徐家有個傾力打造的地產項目,現在急缺八千萬的流動資金,才能盤活。

盤活了,徐家的發展還能更上一層樓。

再搭上李家的關係,那真是如虎添翼。

要是成為爛尾樓,徐家便可能面臨著破產。

為了那八千萬的無息貸款,看來柳翠英和徐仁,已經不惜採取強硬手段,強逼她就範了。

今天這徐家大院,怕是已經走不出去了。

想到這裡,徐冰蓮心如死灰。

果然,不出她所料。

柳翠英使了一個眼色,兩個壯實的婆娘便快步上前,一左一右拽住了徐冰蓮。

她們是柳翠英娘家的人,一切唯柳翠英馬首是瞻。

見兩個老婆娘,緊緊拽着自己不放手,徐冰蓮怒斥出聲:「放開手,別拽着我!」

拚命掙扎,卻沒法擺脫。

這一刻,她終於意識到,這些曾經搬磚的手,力氣還真是大,比玩鍵盤的大多了。

徐冰蓮滿心絕望,情不自禁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秦天復。

這一刻,她發現,在這個世界上,自己能依靠的人,竟然只有秦天復一人。

面對柳翠英的威逼利誘,父母肯定會站在家族利益的角度,勸她投降。

只有秦天復,才捨不得她嫁給其他男人。

秦天復伸手一把推開擋在他身前的徐濤,上前一步,伸手一彈。

兩個婆娘感到手背一陣鑽心的刺痛,急忙鬆開手。

徐冰蓮急速抽身離開,退到了秦天復的身後,美眸含淚。

秦天復凌厲的目光,掃過全場眾人,最後落在柳翠英身上:「老太太,你太過分了!」

「你當著我的面,逼我老婆嫁人;為了利益,不惜犧牲自己的親孫女。

「你們是真把我秦天復當成空氣了嗎?」

講到這裡的時候,秦天復的聲音驟然提高,深邃如墨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芒。

徐家這群人,真是賤皮子,有必要給他們一點眼色瞧瞧。

說話間,他抬腿一腳踏下。

轟的一聲,他坐過的那個石凳瞬間破碎成渣,四分五裂,石屑紛飛。

此刻的秦天復,就像醒來的雄獅,勢鎮山河萬里。

徐家眾人見狀,渾身一哆嗦,感到腳底發涼。

秦天復竟然隨便一腳踏下,就能踩碎石凳。

這爆發力,當真恐怖。

徐冰蓮挑了這樣一個老公,看來也並不是毫無眼光。

柳翠英氣的渾身哆嗦,面露猙獰之色,想要發作,卻被秦天復強大的氣勢壓迫的不敢動彈。

秦天復轉身,銳利如刀的目光,掃過徐仁和徐濤等人,怒斥出聲:

「你們徐家的這些男人,才真的個個都是廢物慫貨。

「有困難為什麼不自己去解決,為什麼要犧牲一個弱女子。

「花着用女人換來的錢,你們不覺得可恥嗎?!」

徐冰蓮聽到這裡,感到芳心瞬間被擊中,悲從中來。

蹲下身子,大顆大顆的熱淚,脫框而出。

這些話,她也想說,可是說不出口。

開公司這兩年,她知道了公司的艱難,每個人都不容易。

這個社會,海量的資源和財富,被少數人牢牢控制在手中。

他們建立了堅不可摧的城堡守護,還安排了無數的持槍守衛。

沒什麼關係和背景的普通人,想要得到一點,都難如登天。

面對秦天復的訓斥,徐家眾人,陰沉着臉,面如豬肝色。

徐濤回過神來後,嗖的一聲,一把抄起桌子上的雙截棍,甩動着撲向秦天復。

一腳踩碎石凳,他確實做不到。

不過,他深信自己手中的雙截棍,一定能把秦天復這個牛逼轟轟的二愣子抽的滿地找牙,讓他知道大言不慚的代價。

可惜,不知道是慌張,還是激動,還是沒有練熟的緣故。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他手中的雙截棍重重砸在自己的腦門上。

腦門上瞬間起了個大包,眼冒金星。

身子一歪,摔倒在地。

磕在碎石上,瞬間血流如注。

徐家眾人見狀,滿頭黑線。

這簡直太丟人。

另外一邊,徐仁急急撥通了一個電話,追問韓家下聘禮的人什麼時候到。

有秦天復在,他們沒法留住徐冰蓮。

電話那邊的人表示,今天不來下聘禮了。

三天後在柳翠英的壽禮上,韓凌雲會親自到場,既祝壽,又向徐冰蓮現場提親。

徐仁掛了電話,湊到柳翠英的耳邊,嘀嘀咕咕耳語商量了一通。

母子二人,很快就達成了一致的意見,準備先穩住徐冰蓮。

柳翠英緊了緊手中的龍頭拐杖,緩步走到徐冰蓮的前面,用袖子拭去徐冰蓮眼角的淚痕,長嘆了一口氣:

「老五啊,願賭服輸呀,搞的像我們欺負你似的。

「當初又不是我逼你,是你自願同意的賭約。

「你是成年人了,總要對自己的行為和承諾負責吧。

徐冰蓮遲疑了一下,凄然道:「奶奶——不是還有三天才到期嘛。

她原本想說,哪怕為了家族利益聯姻,我也有選擇的權利,不見得非要嫁給韓凌雲。

想到秦天復就在旁邊,便改了口。

「三天後,你就能完成任務?」柳翠英譏諷。

徐冰蓮垂下了頭,神色黯然。

她管理的只是一家小廣告公司,大客戶都談不下來,只能簽些小單,三天內壓根就不可能完成任務。

她其實已經想好了退路。

今天脫身後,就準備跑路,離家出走。

秦天復見二人糾纏了半天,也沒定論,感到啰嗦,上前握緊徐冰蓮的玉手,看向柳翠英:

「我老婆是講信用的人,說過的話,當然算數。

「三天後,再定輸贏。
若是輸了,我們絕不耍賴。

說完之後,便帶着徐冰蓮,準備離去。

徐冰蓮心中一陣苦澀,不過也不好再說什麼。

現在也只能這樣,先離開再說。

「小秦啊,剛才你說的很好,很有志氣,像個男人,我可以另外給你們個機會。

柳翠英老臉厚皮,叫住了秦天復,皮笑肉不笑。

華飛虎欠徐家670萬的工程款已經快兩年。

三天內,秦天復能討要回來,柳翠英便不再干涉徐冰蓮的婚姻,且在壽禮上,為他慶賀,承認他是徐家上門女婿。

要是三天內要不回來,秦天復永遠離開徐冰蓮,不要再出現在徐家人的面前。

「機會給了,就問你敢不敢要?」

柳翠英大體介紹清楚之後,注視着秦天復,面露挑釁之色。

《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