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巔峰戰王
都市之巔峰戰王 連載中

都市之巔峰戰王

來源:google 作者:春去秋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文東 白軒 都市小說

白軒,本是北寧市第一家族白家的繼承人,入贅一年,受盡屈辱,家族也因為被圍攻而落魄,父母雙亡一怒之下,他進入軍隊,經歷六年的戰與火,成為了統領百萬大軍的戰王!這一次,他要強勢回歸,掃平北寧市的所有黑暗,讓那些從前高高在上,欺他辱他的人,都低下那頭顱,尊他為王!展開

《都市之巔峰戰王》章節試讀:

話音落下,白軒一個踏步,狠狠的踢在了王文東的臉上。

咔嚓一聲脆響,這貨的鼻子直接飆出一地的血!

哀嚎聲響徹大廳,王文東在地上翻滾着,想要抱着頭,卻被斷了手腳,只能止不住的哭嚷。

「當年,你對我父母下手。」白軒彎下腰,抓住掐住他的脖子,將王文東的臉按在地上:「如今,到了你償還的時候了。」

緊接着,他就一步一步的朝主位走去。

鮮血不斷的從王文東臉上流下,將大紅地毯染得愈發鮮艷。

「你,你等死吧!」

王文東奄奄一息的說:「只要你還在北寧,我就有千種萬種辦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軒不答,反手扯起對方,將王文東狠狠摔在了餐桌上!

「嗬——」

這老傢伙兩邊胳膊一響,徹底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狀。

「跪下。」

白軒緩緩吐出這兩個字。

「我呸!」王文東怒目瞪他。

「壓住他!」

話音落下,幾名黑衣人立刻湊近,分別按住了王文東的肩膀。

在難以抵抗的力量下,他的膝蓋撲通一聲栽在了桌面上。

緊接着,那顆高傲的頭顱也被按下,狠狠的磕在了牌位面前。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

這沉悶的響聲,彷彿是砸在眾人的心裏。

那些往日里被庇佑的一流家族,也開始心慌了。

為什麼救兵還沒到?

又到底是什麼背景,才能讓這個年輕人敢如此的為所妄為?

「雷林海,你過來。」

白軒轉身,朝角落裡一招手。

「少爺。」雷林海心中狂跳,趕忙走了過來。「您吩咐,我聽着呢。」

「我相信你當年沒參與,為了家族,又不能報信。」

白軒說著,冷厲的目光便一一掃過眾人驚懼的臉龐。

「但這些人,我不信。無論是誰,只要有參與,哪怕只是半隻腳,都要付出代價。當然,你們也可以在靈位前跪下。什麼時候,這王文東跪死了。你們這些從犯,才有活命的機會。都聽明白了嗎?」

白軒瞥了一眼雷林海。

「少爺,我明白了。」

對方趕忙恭敬的低下頭。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都騷動起來。

「我願意跪,白少爺,當年都是王文東逼我的!」

「王文東,你這不要臉的狗東西,該死!」

「這老狗,罪該萬死,應該千刀萬剮。」

所謂牆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或許就是這樣子。

「當年白家夫婦對你這麼好,你就這麼忘恩負義?」這時候,林峰都忍不住站起身,朝白軒大聲叫喚着。

「白少爺,當年的事,說不定有誤會呢!等你把王老放下,我們再好好談!這其中,說不定還有諸多誤會啊!」

這樣的話,讓白軒苦澀一笑。

當年只要有一人敢報信,白家,也不至於遭受到那樣的下場。

這些人都是牆頭草,只有自己身懷力量,才會畏縮低頭。

他之所以還會給雷家一次機會。

就是因為對方這幾年來,時不時就會給白父白母供奉一些鮮花瓜果。

六年過去了,其他人根本就不認得,他就是當年的白家長子。也只有他,自己一出現,就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那些沒參與的,留條活命,逐出北寧。」

白軒轉身,朝着門口走去。

「雷林海,從此以後,北寧市由你雷家話事!」

眾人見白軒走出會客廳,皆是哭嚎着朝雷林海撲去。

他們有直接跪下的,也有為自己打抱不平的。

更有甚者,對王文東是又打又罵,甚至吐濃痰,一副要活剝了對方的樣子。

王文東再恨,再喊,再吼,卻只能被眾人的討伐聲淹沒,徒留一地的刺眼鮮血。

而雷林海渾身冷汗如雨,半天都沒緩過來。

看着滿眼的黑衣人,他知道,這北寧市是要徹底變天了。

從此以後,白家的大名,將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但他卻不知道,當白軒轉過拐角後,臉色卻是霎時變得慘白。

「戰王。」

等候多時的劉子揚趕緊上前,將大衣披在了對方的身上。

「醫生說了,不易動氣,您剛才還親自出手,這一下,恐怕是傷着了。」

白軒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這麼小心。當年槍林彈雨,我沒死,這種病,也不會成為我的阻礙。」

劉子揚又擔心的說道。

「可醫生說這種怪病,最多……」

劉子揚的聲音一頓,面上顯出幾分憤恨。

「戰王,您放心。我早就讓人去查了,到時候,肯定找幾個厲害醫生來。等辦完了事,部隊的人還都等着戰王歸來!」

「唐夢雨的去處查到了嗎?」

白軒閉了閉眼,扯開了話題。

「查到了,資料就放在車裡座位上。」

劉子揚急忙側身,帶着白軒朝越野車走去。

「戰王,您自己去嗎?」

「她是我曾經的妻子,我自己就足夠了。」

白軒嘆了一聲,獨自上車。簡略的看完資料,白軒便啟動車子,朝目的地趕去。

半個小時後,他便來到了北寧市的另一處地方。

北寧市,景園。

這裡風景優雅,修建的古色古香。

平時很多來喝茶看景,也有人來專門包場,辦中式婚禮。

今天,這裡便是紅妝遍地,顯然是正在進行婚禮。

「資料里怎麼沒提到這個?」

白軒一愣,隨即下車朝景園裡走去。

今天是王文東的生日宴,很多大人物都去了那邊,所以來的客人並不多。

但他們個個油頭滿面,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鋪着紅地毯的高台上,站着大紅喜袍的女子,正是許久不見的唐夢雨。

她披着紅蓋頭,身段窈窕,看起來還是那麼的美。

僅僅只是站在那,就俘獲了全場的視線。

無論老少,只要是個男的,眼神都死死的黏在對方身上。

看着這些貪婪的視線,白軒的心中略過一絲冷意。

可想到兩人尷尬的關係,他也只能無奈的嘆一聲。

七年前,他隱藏身份,入贅唐家。

然而岳父岳母頤指氣使,完全把他當成了牛馬來使喚,一點尊嚴也沒給他。

唐夢雨也只是把他當做躲避聯姻的工具,對他愛答不理。

不僅如此,被寵大的她,性子乖張的厲害。

稍有不耐煩,就會對着白軒亂髮脾氣。

而白軒始終再忍,等待着有一天,對方對自己的態度有所好轉。

這一切,不為其他,只為當年的救命之恩。

白家當年尚未達到鼎盛,被許多家族嫉恨。

而這份嫉恨,理所當然的轉移到了白家長子,白軒的身上。

《都市之巔峰戰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