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帝少的枕上歡寵
帝少的枕上歡寵 連載中

帝少的枕上歡寵

來源:google 作者:一世尋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靈兒 陸白秦

結婚當天,男友跟閨蜜在洗手間的對話她才知道,渣男不僅害死她父母,還想奪走她家產!為了復仇,她大膽走進高冷總裁的視線直到合約結束,她忍不住抗議:「墨先生,我們結束了」「再說」展開

《帝少的枕上歡寵》章節試讀:

  蕭淺歌的臉,瞬間羞紅。

  墨庭笙看着跪在身上的小腦袋,聲音黯啞的低咒:

  「該死!」

  他一把將她扯起來,猛地將她壓在牆壁上,一手解開皮帶,霸道的直接佔有她。

  蕭淺歌痛得蹙眉,身後是冰冷的牆壁,身前是滾燙的衝撞,每撞一下,她的後背都會傳來冰涼的撞痛。

  她難受的只能緊緊環繞住他的脖頸,避免碰到牆上。

  可是這樣又太深了……太深了……

  她想要求饒,可知道自己沒有求饒的資格,只能咬牙忍着。

  從傍晚到深夜,蕭淺歌被折騰得全身近乎散架,險些暈睡時,墨庭笙才放過她。

  浴室里傳來「嘩嘩嘩」的水聲。

  蕭淺歌虛弱的躺在床上,冷清的眸子里升騰起些許的迷茫和悔恨。

  今夜的墨庭笙是那麼的可怕,在這種事上也沒有絲毫的柔情,仿若要吃了她的肉喝盡她的血。

  她忽然有了深深的恐懼,總覺得以後會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是不是從一開始,決定和他達成那魔鬼契約,就是一個錯誤?

  看着浴室方向,蕭淺歌又淺淺一笑。

  錯了也不能挽回,自己選擇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現在她能做的,就是儘快扳倒陸白秦和夏靈兒,拿到他們謀害自己父母的證據,儘早的離開墨庭笙。

  「咔」的一聲,浴室門打開。

  蕭淺歌立即收起思緒,她艱難的坐起身,就見墨庭笙從浴室走出來。

  他裹了浴袍,上半身果露着,緊實精壯的身體在柔和的燈光下十分誘人,宛若時尚高端雜誌的封面。

  饒是兩人已經做了負距離的事情,蕭淺歌還是忍不住對此感到震撼。

  這個男人,有讓天下所有處!子都為之放!盪的資本。

  不過,她不是其中之一。

  她努力讓自己的情緒恰到好處,嘴角也揚起十分友好恭敬的微笑:

  「能不能麻煩墨先生給我套換洗的衣服?」

  墨庭笙走到衣櫥前,拿起裏面的時裝袋扔給蕭淺歌。

  蕭淺歌準確的接住,她打開一看,從連衣裙到內!衣,都是高達至少五位數的奢侈品。

  墨庭笙出手還真是大方。

  她站起身,感激的低頭:「謝謝墨先生。」

  興許是對她這樣的態度滿意,墨庭笙的面容沒有之前那麼嚴肅,他徑直邁步走到酒櫃前,自顧自的倒了杯紅酒。

  蕭淺歌便提着袋子往浴室走去。

  換洗出來後,她撿起地上破掉的衣服收拾進袋子,對正坐在長桌前抿酒的墨庭笙說道:

  「墨先生,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

  墨庭笙並未理會她,只是優雅的搖了搖紅酒杯。

  蕭淺歌邁步往外走,可還沒走到門口,忽然被叫住。

  「等一下。」

  清冷沉厚的嗓音傳來。

  蕭淺歌立即停下,轉身小心翼翼的看向墨庭笙:

  「墨先生還有什麼吩咐么?」

  「女人,我不管你接近我是什麼目的,做我女人期間,你必須保證你身體的乾淨,否則……」

  墨庭笙幽深寒鷙的眸子緊緊的噙着她,宛若九月高空的蒼鷹在噙着一隻獵物。

  屋內的氣氛驟緊,危險之氣明顯瀰漫。

  蕭淺歌很快明白,墨庭笙肯定是調查過她,知道她和陸白秦的關係。

  在所有人看來,她和陸白秦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肯定早已發生些應該發生的事情。

  墨庭笙是擔心她回家後和陸白秦在一起么?可惜陸白秦忙着哄夏靈兒那狐狸精也來不及吧。

  蕭淺歌微微一笑,「墨少放心,從始至終,我只會是你一人的女人。」

  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因為連相戀七年的男人都會背叛,又談何其他?

  離開墨庭笙以後,她應該會有全新的、只為她自己而存在的生活。

  她心裏忽然生出了些許的嚮往。

  墨庭笙看着她極其真誠的面容,竟絲毫也懷疑不起來,心情莫名愉悅的他揮了揮手。

  不過他若知道蕭淺歌只想着趁早離開他,恐怕又是一番懲罰。

  蕭淺歌這才轉身離開富麗堂皇的別墅。

  走在夜深人靜的街頭,蕭淺歌忽然有種自己真是小姐、剛伺候好顧客離開的錯覺。

  可這一天,本該是她的新婚之夜。

  生活是多麼可笑啊。

  不過,好在她看清了。

  想到明天的計劃,她冷清的眸底升騰起一抹絕冷。

  第二天,城郊森林,藍雪兒拍攝現場。

  蕭淺歌為夏靈兒打着遮陽傘,藍雪兒廣告負責人對夏靈兒說道:

  「夏小姐應該聽說過我們藍雪兒的要求向來極高甚至可以說苛刻,廣告策劃你也應該看過,我就不多說,總之你要記住,這則廣告你要拍攝出超凡脫俗的清塵仙女氣息。」

  夏靈兒微笑着點頭:「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一旁的導演便讓眾人開始準備。

  忽然,不遠處走過來一行人。

  隔着遠,看不清來人身份,只覺得為首的男子十分高挑偉岸,渾身散發出逼人的威壓,令人心底不由自主生出敬畏。

  在他身後還跟着兩行保鏢,共十個,將他的氣場襯得更加強大。

  待走近了,導演看清楚時,險些從座椅上跌下去。

  他連忙起身,立即恭敬的迎上前去:

  「墨先生,您怎麼來了?」

  所有工作人員也立即走到一旁,態度恭敬的表示歡迎。

  藍雪兒的廣告負責人更是疑惑,墨庭笙怎麼會來?

  藍雪兒是由出國深造回來後的女總裁、為亞洲皮膚特地研發的國產新銳護膚品,由於總裁的交際,藍雪兒名聲大躁,因此所有要求都按照最嚴格的執行。

  當初公司是想邀請墨庭笙旗下的靈魂歌后白非煙代言,同時也希望藉助墨庭笙的人脈和名氣,擴大藍雪兒的可信度。

  可藍雪兒在護膚品界資歷實在太淺,墨氏集團壓根看不上。

  今天,傳說中的墨庭笙又怎麼會親臨現場?

  跟在墨庭笙身後,穿着白色休閑西裝的經紀人萊森對導演說道:

  「之前你們不是想讓墨氏集團旗下的綜藝放你們的廣告?墨總親自來看看你們的廣告水平。」

  「熱烈歡迎!熱烈歡迎!墨先生請坐!」

  策劃人立即上前表態,並且使眼色讓助理抬了些辦公椅來。

  墨庭笙也未說話,就那樣優雅的坐下。

  蕭淺歌正在給夏靈兒補妝,隔着人群看過去,就見墨庭笙身形昂藏的坐着,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和做過的那些事,她的心咯噔一聲,心跳漏掉了半拍。

《帝少的枕上歡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