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鎮國公
大魏鎮國公 連載中

大魏鎮國公

來源:google 作者:陳寧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幼薇 陳寧

【zwzx】咔嚓!明晃晃的大剪刀插在陳寧兩腿中間,刺入地板縫隙,距離他的襠下只差一厘米!那大剪刀如果多往前一點,陳寧就要和好兄弟永世分離了!我的媽呀!這瘋女人真要讓我當太監啊!「去你的!」陳寧嚇得滿...展開

《大魏鎮國公》章節試讀:


什麼?

陳寧要三公主?

見過向皇上要官要地的,也見過要金銀珠寶的,甚至還有要名師書畫的,可敢找皇上要女人的,陳寧是獨一份!

不但找皇帝要女人,還要他最寵愛的公主!

此話一出,大殿中鴉雀無聲,眾人都屏住呼吸,偷偷看秦治帝。

哪想秦治帝不生氣,反而笑眯眯問陳寧,「你看上了平陽?想要朕給你賜婚?」

「皇上明察秋毫,臣就是個意思!」

陳寧眉頭一挑,不着痕迹拍了個馬屁,「臣是真心喜歡平陽公主,因為對公主的思念,茶不思飯不想,夜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以至於,臣做了一件荒唐事……」

他欲言又止,故意表現得很為難。

「什麼荒唐事?你說來聽聽。」

秦治帝饒有興趣,輕笑道。

陳寧才說道:「我因為太思念三公主,作了一首詩想送給她,但無奈沒有機會,所以,昨夜酒席過後,我趁着酒意,就跑到了後宮,私闖了三公主的寢宮……」

「陳寧,你私闖後宮,還敢說出口,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可他還沒說完,陳皇后就憤怒起身,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佯裝要打陳寧。

「臣有罪!」

陳寧高呼一聲,跪伏在地。

看似痛心疾首,卻抬眼偷瞧秦治帝的表情。

王天安幾人更是偷偷使眼色,都縮脖攏袖不敢吱聲。

私闖後宮,那可是掉腦袋的大罪,誰敢插嘴?

「皇后不要動怒,沒多大事情。」

沒想到,秦治沒有生氣,反而樂呵呵道:「三公主來告他的御狀,也是為了這事兒?你們還真是大驚小怪,陳寧這小混球來一趟後宮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聽着這裡,眾人面面相覷,極為驚愕。

陳寧卻早有預料,偷偷露出笑容。

早些年,陳寧老爹剛去世那會兒,秦治帝怕他沒人照顧,就讓陳皇后將其接到後宮來教養。

所以,陳寧在十三歲之前都是在後宮裡獃著,跟皇子們一個待遇。

秦治帝對於他的喜愛與寵溺,甚至勝過許多皇子。

「那他畢竟也大了,再過半年就要成人禮了,這後宮不是說來就來的。」

陳皇后暗舒一口氣,可還在說面子話。

「下次再來,跟朕稟報一聲就好。」

秦治帝笑眯眯說完,又沉聲道:「陳寧,你想讓我賜婚,也沒那麼簡單。」

「你說給三公主做首詩,讓我來聽聽,如果作的好,那我就考慮賜婚,如果太差,不但不賜婚,還要治你的罪!」

大魏王朝的詩詞水平很落後,遠不如唐詩宋詞。

李白,杜甫,王維,白居易……隨便找一個人的詩詞出來,就能吊打大魏文壇。

上學那會兒,陳寧把《唐詩三百首》背的滾瓜亂熟,可不怕考他詩詞!

「那臣獻醜了。」

陳寧極為自信,負手在後,開始高聲朗誦。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這兩句一出,頓時畫面感撲面而來,所有人都沉浸在詩詞中。

頓時,鴉雀無聲!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陳寧聲音越發明朗。

短短几句的樸實詩詞,卻將相思之情描繪的淋漓盡致!

這一刻,所有人都沉浸在詩詞的美妙中,幾位文官出身的朝堂重臣,都滿臉震驚。

此等才華,在場無人能及!

這還是那個不學無術的小王爺嗎?

與此同時,外殿。

秦月霜俏臉微微變化,美目光芒流轉,透過珠簾向里看。

陳寧站在窗邊仰望天空,眼神深邃,充滿文人的魅力。

夏風順着窗戶吹進大殿,吹動陳寧的長袍,衣袂飄飄,更讓他有一股謫仙人的感覺。

「陳寧何時有這等文采?」

秦月霜震驚之餘,心中更是充滿疑問。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良久,秦治帝起身鼓掌,哈哈大笑:「陳寧啊陳寧!朕沒想到,你還有這等文采!好詩!好詩啊!」

「這首詩,叫什麼名字?」

「回皇上,就叫相思。」

陳寧淡淡回答,心中卻感謝王維大才子的救命之恩。

「相思,切合詩詞意境,好名字!」

秦治又是讚歎,毫不吝嗇誇獎之詞。

「恭喜皇上,喜得才子!」

胡和川眼中滿是欣賞,笑着說道:「只憑這首相思,小王爺的文采,孤篇壓倒半個大魏!」

「我等欽佩不已。」

剩餘幾人也讚歎不絕,對陳寧大為改觀。

「你小子,今天表現不錯,這婚,朕准了!」

秦治極為高興,揮揮手,「桂來,把平陽叫進來,朕要給她賜婚。」

「是,皇上。」

吳桂來面色一喜,趕忙起身要出去。

「父皇,我不同意!」

可就在此時,秦月霜滿臉憤恨,提着裙子跑進來。

方才在外殿,她可是全都聽到了。

「父皇,他昨夜闖我寢宮,就是個淫賊!整個魏都城,誰不知道陳寧是個浪蕩公子,讓我嫁給這個淫賊,我寧可終身不嫁!」

秦月霜指着陳寧大罵。

長得漂亮的見得多了,脾氣像你這麼臭的倒是頭一次見。

你不想嫁剛剛好,我還不想娶呢!

陳寧撇了撇嘴,也不是很在意。

他如果不是為了保住小兄弟,才不會演這麼一齣戲,說喜歡秦月霜。

「放肆!陳寧夜闖你寢宮,那是去給你送詩詞!他的相思,可是大魏多少文人作不來的絕句!」

秦治帝龍顏大怒,「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這由不得你不同意!桂來,立刻擬旨,將朕給陳寧賜婚的事情,昭告天下!」

「父皇,我真不想嫁給他……」

秦月霜眼角都流出眼淚了,狠狠瞪了陳寧一眼,「陳寧,我恨死你了!我就算死,也不會嫁給你!」

說完,她哭着往外跑去。

如此一鬧,整個大殿的氣氛都十分陰沉,秦治的臉色更是差到了極致。

「這個平陽,真是氣死朕了!罰她的俸祿,禁她的足!讓大司儀看她抄三從四德,抄十遍!」

「皇上,您別著急,我去看看平陽,以免她做什麼傻事。」

陳皇后行了個禮,帶人追了出去。

事關皇上家事,王天安等人更是不敢做聲,只能低着頭。

「好了,朕今日也無心再談政事。」

秦治揉了揉額頭,沉聲道:「這北河的蝗災一事,就由陳寧全權負責,李愛卿,明日讓他去戶部掛個賑災欽差特使的職位,你全權配合他!」

「陳寧你給我聽好了,北河蝗災治理之事一定要辦好!如若有半點差錯,你就提頭來見!」

「臣謹遵聖令!」

李宗榮趕忙應下,心中有些發苦。

陳寧夜闖後宮,皇上能不知道?

不但能讓陳寧睡到大天亮,還要把受了欺負的三公主下嫁給他。

如今,又提了一個欽差的職位。

任誰也看得出來,秦治帝這是要扶陳寧一把,想要栽培他了!

這恐嚇的話,不是說給陳寧聽的,是說給李宗榮等大臣們聽的。

「臣定當不辱使命!」

陳寧也高聲應下,心裏卻沒太在意。

反正人生如戲,全靠演戲。

今天這場完美演完收官,明天的戲明天再說。

……

眾人告退,從御書房出來,往宮外走。

「王爺請留步!」

陳寧才走到宮門口,就看到遠遠的跑來個小宮女,急匆匆攔住了他。

這宮女陳寧認識,是姑姑的貼身宮女,小蘭。

「王爺,皇后娘娘讓我送封書信給您。」

小蘭臉色焦急,壓低聲音,「娘娘吩咐了,這信件事關重大,讓您閱後即毀。」

「好,我知道了。」

陳寧接過書信,皺眉打開閱讀。

開頭第一句話,就讓他心頭一震。

「小寧,有人想要害死你!」


《大魏鎮國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