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皇子:開局被李世民趕去封地
大唐皇子:開局被李世民趕去封地 連載中

大唐皇子:開局被李世民趕去封地

來源:google 作者:大唐鎮國將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山 李祐

穿越大唐成為李世民第五子李祐,因為李祐老是懟李世民,所以被李世民趕去封地齊州當都督李祐心中狂喜,開局穿越成身份尊貴的皇子不說,還直接被趕去了封地,這下乾脆都沒人管他了!絕對的天胡開局啊!至於什麼李世民沒給他錢啥的,這不是小問題嗎?他穿越到古代還能賺不到錢?分分鐘就讓老爹李世民知道什麼叫富可敵國!展開

《大唐皇子:開局被李世民趕去封地》章節試讀:

「你管這叫十歲?」

「十歲就敢頂嘴了,二十歲那不得翻了天了?」

「什麼?朕的兒子?」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朕是他的兒子!」

大唐長安,太極宮外,內侍,宮女恭敬站在幽長的門廊下傾聽大殿內暴躁的腳步聲,互相對視之時,眼神之中還傳遞着肅穆和畏懼,還有一絲絲疑惑。

一向身體健康極少生病的陛下,為何三天內暈倒了五回。

睿智的陛下今天為何如此暴躁,聲音激動,心情煩悶,腳步極重,恨不得要把地磚踩碎,就連最心愛的琉璃盞都砸碎了。

殿外的廣場上,十幾個大臣跪了一地。

烈烈艷陽炙烤着大地,也炙烤着這些大臣的身心。

啪嗒,啪嗒……

汗如雨下。

噗通!終於有年老的大臣撐不住了,直接倒在地上,中暑了。

太極殿內,龍椅上的中年男人虎目圓睜,只是這虎目上,赫然有着兩個黑眼圈。

「你們莫要勸了,朕的兒子,竟然嫌棄朕?」

「今日開始,讓他去齊州封地,朕再也不想看到他!」

「嘶……龜兒子,氣死朕了……來人,傳孫神醫,朕頭疼……」

此話一出,殿外嘩然。

皇子住所,李祐披着輕薄的長袍躺在榻上,頭枕在一個宮女的腿上,美滋滋的享受着宮女的頭部按摩,腳則是耷拉在另外一個宮女的身上,腳下正是熱氣騰騰的泡腳水。

「往上點,輕一點,嘶……就這裡。」

「真好啊!」

李祐閉着眼睛,回想起自己穿越旅程,暗暗感嘆命運的神奇,感謝命運的饋贈。

穿越過來後,李祐的身份不是天生孤兒,沒有苦大仇深,不存在國讎家恨,沒有情與義值千金的兄弟被殘害,更沒有親人住狗窩,而是成為了一個根正苗紅,堂堂正正的皇子,大唐皇帝李世民第五個兒子,李祐。

李祐嘴裏哼着小曲,十歲的身體抖動着小短腿,頗為愜意。

「殿下,水溫還合適嗎?」

宮女掩着嘴,輕聲詢問。

李祐眯着眼睛,伸了個懶腰,舒服的哼了一聲。好不容易穿越了,還成了皇子,就不能享受享受?

隨後目光看向一旁正打開金絲錦緞包裹的小宮娥,包裹裏面有棵人蔘,個頭極大,跟宮女的胸脯有的一比,是李世民珍藏的,被李祐順了出來。

但即便是當今皇帝李世民,也只有這麼一株。

李祐搖頭唏噓,本以為自己會從此起飛,過上貴族奢華生活。

可萬萬沒想到,李祐去了一趟李世民的府庫,除了少許金銀,幾盞琉璃,啥都沒有了。

堂堂大唐皇帝,居然窮的響叮噹。

只能讓宮女們勞累一些了。

「誒,對,腳心這個位置,用點力。」

咚咚咚!

急促的腳步聲出現,越來越近,最後在門外停了下來。

「陛下有旨,請殿下出來接旨!」

李祐眉頭一皺,這麼快就來了?不就是打碎一盞琉璃,還害得李世民不小心摔了一跤嘛,至於嘛?

門外,長孫無忌眯着眼睛,臉上掛着陰惻惻的笑容,負手而立。

這下跟自己親外甥爭皇位的,又少了一個。

老太監聲音尖銳,高聲宣讀皇帝手書聖旨:「今有皇子李祐,年少頑劣,不堪教化……」

李祐本來躺着,突然就一個激靈,好你個李世民,罵街是吧?

穿越第一天,李祐就利用身份便利,摸進了他父皇李世民的私人庫房,那一刻,李祐才知道什麼叫皇帝家也沒有餘糧。

偌大的庫房之中,各種木箱空空蕩蕩,裏面只有為數不多的金銀,足足十幾米長的架子上,光潔如新,可見日日有人擦拭,就是不放寶貝。

那日日擦拭之人,心裏面是多難受啊。

本着來都來了的原則,李祐毫不客氣,將府庫之中本就不多的金銀捲走了一大半。

只是,在離開的時候,發生了一點點小意外,恰好打碎了桌子上的琉璃瓶。

而這時候,恰好有個中年人走了進來,恰好看到捲起包裹的李祐。

這個人,恰好就是李世民,而李世民恰好動怒,一個箭步就沖了過來,大手揚起。

恰好,他一腳踩到了碎裂的琉璃,一個沒站穩……

現在李祐回想起那一刻,都覺得疼。

黃金被沒收了回去,沒關係,主要是心疼大唐皇帝。

先不說李世民屁股里扎進去琉璃碎渣沒有,也不說李世民腦袋磕在桌子上腫了沒,主要是面對李世民質問的時候,李祐來了句「你這麼窮,有什麼好拿的」,太扎心。

大唐貞觀五年,此時的大唐帝國從上到下,依然還是窮的叮噹響。

李祐這句話,直接讓李世民暴怒,幸好,李祐當時跑得快,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聽說李世民氣的睡不着,三天暈倒五次,眼圈發黑,怒髮衝冠,如果不是魏徵攔着,怕是要殺人。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該來的,還是來了。

李世民的聖旨又臭又長,老太監的聲音還在繼續:「齊州之地,民風淳樸,風調雨順,百姓富足,官員忠直,責令李祐即日啟程,去往封地!」

老太監話音落下,站在老太監一旁的長孫無忌臉上抽搐了兩下。

不愧是陛下,對皇子從不心慈手軟。

齊州之地,哪有什麼民風淳樸,民風淳樸的地方,一年大大小小的匪患一百多起?

風調雨順?那地方要麼就旱,要麼就澇,就沒有消停過。

百姓富足?那長安外面的流民哪裡來的?

官員忠直?陛下還真是敢說啊。

李祐朝着旁邊的小太監努努嘴:「你去替我接旨……」

小太監腿軟了,戰戰兢兢,直接跌倒在地:「殿下,奴才不敢……」

「怎麼了?害怕了?」

小太監年幼,哪裡見識過皇帝發配皇子這種事情,一時間嚇蒙了。

嘴裏嘟嘟囔囔:「這……殿下……壞消息……」

李祐挑起眉毛打斷:「不,好消息!這是好消息!」

話音落下,李祐光着腳,背着手,披着薄紗長袍,推門而出,陽光刺眼,微風燥熱。

李祐撇了撇嘴,看着宣旨的老太監悠悠說道:「父皇說給我多少安家費沒有?」

老太監默不作聲,這時候,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殿下,陛下親口說了,不憤不啟,不悱不發,此去齊州,殿下當自力更生,好生磨鍊。」

長孫無忌看着自己這個十歲的小外甥,以為他會哭出聲。

皇宮裡的皇子怎麼長大的,是個什麼尿性,他長孫無忌比誰都清楚。

可下一刻,李祐的話險些讓長孫無忌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說得太好了!不給錢方能彰顯我的絕世才華!」

《大唐皇子:開局被李世民趕去封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