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佬好像明戀我
大佬好像明戀我 連載中

大佬好像明戀我

來源:google 作者:見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衍 季晚/紀冉 現代言情

【穿書➕豪門➕先婚後愛➕甜寵】男女主1v1潔一場意外,季晚穿成了紀家二小姐紀冉,為了回家還要被迫完成系統交代的任務:攻略書中男配傅家少爺暴戾無情,清心寡欲,一般人都不敢接近而紀家的二小姐溫柔善良,不染塵埃,像一朵純潔無瑕的茉莉,這兩人卻迫聯姻,眾人覺得這兩人肯定長久不了,紀冉也覺得這任務她可能不太行可在一次生日宴上,有人看到,傅家少爺把人抱在腿上親,小姑娘被親的都快呼吸不上來了此時的紀冉:嗯……好像這次任務又行了!此時的眾人:說好的清心寡欲呢?——某天,有人拍到,燈光昏暗的酒吧里,紀冉身穿火紅短裙,雙腿跨做在傅景衍身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親他,男人扶住女人嬌軟的腰,看向鏡頭的眼裡是赤裸裸宣示主權的佔有慾房間里,男人拿起那些照片,露出得逞的笑容愛了這麼多年,他早就知道,她才不是什麼純潔的茉莉,而是帶刺的玫瑰展開

《大佬好像明戀我》章節試讀:

【叮!恭喜宿主來到小說《深情難放》,已為您成功綁定穿書系統】

季晚扶着剛經歷過車禍還有些頭昏腦漲的頭,試圖讓自己清醒清醒,突然腦海中蹦出這一道聲音。

她剛經歷過車禍,腦子還處在不清醒的狀態:「這是哪?你又是誰?」

【我是這次為宿主綁定的穿書系統,我叫早早】

季晚難受的將五官擠做一團,捶了捶恢復差不多的腦袋,夢境和現實她還是分得清楚的,這顯然不是在做夢。環視周圍發現這個地方有許多高樓大廈非常繁華。

然,季晚並沒有來過這。

好轉後,季晚一臉認真問道:「穿書系統?我不是在接我朋友路上嗎?然後……

【然後宿主和一輛酒駕開車的人撞在了一起,出了車禍】

「那人是酒駕!氣死我了。本來我好好的要不是那個人酒駕開車我能出車禍嗎?還害我現在不知道在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

【宿主……這裡是小說世界。】

季晚面對陌生的環境有些痛苦的搖搖頭:「什麼小說世界,我看小說還真看小說里了?快讓我回家。」

【宿主,不要一來就泄氣,宿主要想回家只有順利完成任務哦】

季晚:「不想做任務,只想回家。」

【不做任務,宿主回到現實世界一樣是會死掉的,但如果完成任務宿主就能安全回到現實世界】

季晚一聽,果斷選擇了後者,態度來了個大轉彎:「其實我從小就喜歡做任務,說吧,任務是什麼?」

【……攻略任務。攻略書中角色:傅景衍】

接受現實後季晚就開始認真研究,露出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攻略任務……按照我多年看小說的經驗,讓我猜猜我是女二還是女三,攻略對象是只愛白月光的霸道總裁還是沒人愛的等着我去拯救的男配,還是去阻止沒有黑化前的小反派黑化!

【嗯……宿主這次情況比較特殊】

季晚一聽,忙問道:「什麼特殊?」

【宿主是女n號,在小說里沒有出現過幾次。】

季晚也沒有絲毫失望:「這樣啊!也行,是誰不重要,只希望趕緊完成任務。 不過這本小說主要講的是什麼東西啊?」

【抱歉,無法為宿主解答】

季晚無奈:「我知道,你們肯定有你們的規定,但你們想想,你們隨隨便便就把我帶到了這裡,什麼都沒有給,問題也不解答,還我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接受穿書這件事後就要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去做攻略任務,這公平嗎?」

【我理解,但是主要這本書的內容對宿主沒有幫助,因……為書中本來就幾乎沒有這個角色,不過是提了幾句,你們倆都是和劇本沒有太大關係的,所以穿書系統管理局沒有向我提供劇本,還有就是有些東西都需要宿主自己去發現。】

季晚看這情形也知道自己問不出什麼,擺擺手作罷:「算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攻略人物介紹應該可以說吧!」

【當然可以,攻略人物

姓名:傅景衍

性格:清心寡欲,暴戾無情,一般人都不敢接近。

介紹:雲城一手遮天的人物,傅家掌門人,這本小說男主的表弟,有一個喜歡了很多年的白月光,還有他非常喜歡玫瑰花,討厭芒果味的一切東西。】

季晚聽完若有所思:「怎麼還有喜歡了很多年的白月光呢,這有點難辦了,討厭一切芒果味的東西是對芒果過敏嗎?喜歡玫瑰。行,我大概知道了。」

【提示:宿主一般都是以女主視角看的小說,可宿主真正的來到小說世界,宿主不能保證你一定是會被保護的女主而不是我們看小說從來沒在意過的那些路人甲亦或是那些最後都沒有好結局的反派,你也不能保證你的劇情一定會走向女主,所以我希望宿主還是要全力以赴。】

季晚聽了系統那一番話後也迫有感觸。

在別人已經構造完整的小說里,她這個插入者會有人來接納她嗎?她會像其他穿書文里有超越女主的配角光環嗎?沒人能回答她,也沒人為她書寫答案,為她填寫一個滿意的結局。

思考過後她堅定說:「你放心!我以後會盡量全力以赴的。」

氣氛一轉,她又弱弱的問道:「不過在這裡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吧?」

【對了,忘記告訴宿主,宿主是身穿,在這裡所受的傷都是真真實實在你自己身上的,所以宿主一定要小心加油完成任務哦。】

季晚沒想到她是魂穿,她還以為自己是穿到別人身上而自己的身體在現實世界,說不定還躺在醫院沒有蘇醒,要等到她完成任務才會醒。可現在告訴她自己是身穿了。她清楚在這種霸道總裁的文裏面小配角很容易就會替主角或因為危害到主角而小命不保,雖然她已經差點死過一回了,但好不容易活下來她還是想珍惜這生的機會。

她有點後悔,「我承認我怕了,我剛才是有點吹的成份在的,全力以赴的前提是有個盡量啊,盡量就是不能搭上我的小命」

【放心吧宿主,不會有什麼事的,宿主只要記住攻略角色傅景衍就可以了。還有就是要記住你現在不是季晚而是紀家二小姐紀冉。】

季晚還是有點擔憂:「紀家二小姐?我對她一無所知。」

【人物介紹已自動傳入你腦中】

【好了,現在進入重要劇情,前方右轉有個花店,你只要在那看到正在包玫瑰花的男士並向他要朵玫瑰花或買朵玫瑰花就行,接下來的路你就知道怎麼走了,我就先走了宿主拜拜!】

「唉,別走啊系統!沒有你我怎麼活啊!系統!系統!早早?」

【……】

「我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為什麼不給幾天讓緩緩呢,一下子就讓我進入劇情我真的不行啊!那個包花的男士是不是就是傅景衍,什麼都不說,就給個名字,世界上一樣名字的人這麼多,攻一半發現人錯了我找誰去」

街道上只有來來往往的車輛,腦海里沒有半點聲音,看樣子系統是真走了。季晚也不好意思在那一個人繼續對空氣說話。

但季晚是真的想去投訴它。氣的她現在滿腦子都是一種植物。

前方未知的一切讓她感到不安。

季晚順着系統給她指的路,來到了名叫盼晚的花店,周圍幾乎沒有什麼其他的店,這地方開的偏僻,季晚覺得應該就是這家了。

雲城的街道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這裡沒有人靠近,反而被一群保鏢圍起來,季晚只好裝作正常去買花的樣子,可剛走到門口就被攔那了,

「抱歉紀小姐,我們傅總吩咐了這裡現在誰也不能進」

季晚沒有注意他喊的稱呼,執着道:「我就是來買點花」

「來幹什麼現在都不能進」

「但是我現在走了好遠就見你們一個花店,你就讓你老闆通融通融讓我進去買個花,行嗎?」

季晚在內心暗暗吐槽系統這給她找的什麼開頭啊,現在進都進不去,要是進去了不買花,還給人要花,那她不是找揍嗎?

裏面的男人似呼聽到了這裡的動靜,詢問道:「牧澤,發生什麼事了?」

「傅總,紀小姐不知道為什麼非要進來買花」

裏面的男人似乎在往外走,門打開的那一剎那,季晚有些恍惚。

只見男人身傳一件深黑色西裝,勾勒出完美的身材。那一雙丹鳳眼銳利深邃,可仔細看右眼好像有一道細小的疤,更為他填了幾分狠戾。

男人薄唇微抿,望向季晚,開口道:「紀小姐不好好在家養着,來這買花幹什麼?」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大佬好像明戀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