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帶着夫君做權臣
帶着夫君做權臣 連載中

帶着夫君做權臣

來源:google 作者:藍白格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時卿落 蕭寒崢

當時卿落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陌生環境的時候,她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展開

《帶着夫君做權臣》章節試讀:

  言談之間,時卿落髮現蕭母的性子善良又不愛計較,是個好相處的人。

  蕭妹妹性子靦腆,溫順勤勞。

  蕭二郎雖然才八歲,但卻十分的懂事,和現代八歲的熊孩子,完全是兩個極端。

  時卿落出生豪門,父母是聯姻那種,各有自己的事業,給了她最好的教育,給錢也爽快,就是陪伴的時間少。

  所以她從小就養成了自立強勢的性子。

  要是遇到個強勢的婆婆和小姑子什麼的,估計相處不下去。

  蕭家這樣就挺好的,她也能護住她們,她們也能有人依靠。

  就是不知道那個昏迷的蕭秀才是什麼樣的。

  聽八卦和蕭二郎幾人言語中的話,應該是一個護短又有責任感的人。

  否則肯定跟着富貴爹去京城了,不會分家斷親跟着窮苦娘,還要照顧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她想了想說:「我以前在道觀的時候,師傅煉過一種專門用來降燒的葯。」

  「你們如果放心的話,我倒是可以幫蕭秀才看看,餵了試試。」

  經過剛才的交談,蕭母也知道時卿落是隔壁村,從小跟着那位老神仙在道觀生活,差點被嫁去陪葬的時家姑娘。

  她雖然性子軟善,可直覺卻很准,感覺得出來時卿落是帶着善意的。

  能讓家裡主動退婚,肯定還是個有本事的。

  而且早上郎中來看過大郎,讓她最好有心理準備,高燒降不下去,怕是醒不過來,更活不久了。

  現在時卿落既然有那個老神仙煉的葯,她忍不住生出了一種希望,像是想要抓住最後的稻草。

  「相信,我相信姑娘。」

  「求姑娘幫大郎看看吧。如果他能退燒醒來,我給你當牛做馬報答都行。」

  蕭母說著就想向時卿落跪下,可見為了兒子,她什麼都願意做,有一顆慈母心。

  時卿落急忙攔下,「不用當牛做馬,我先看看。」

  她雖然有了想要嫁進來的想法,但如果那個蕭大郎不合眼緣,或者長得太磕磣,她還是就不考慮了。

  畢竟她雖然急切的想要將自己嫁人脫離時家,方便自己搞事業,可還是有要求的,更是個顏狗。

  跟着蕭母走進一個房間,她朝着床上的人看去,眼中露出絲意外之色。

  床上緊閉着眼睛的人,十六七歲模樣的少年。

  皮膚白皙五官端正清俊,長得很好看。

  此時臉被燒得有些泛紅,更添了一分色彩。

  容貌完全長在了時卿落的審美點上。

  目測身高還不矮,除了瘦點,就是個美少年。

  時卿落沒想到蕭大郎會長得這麼好。

  她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額頭,滾燙的厲害,怕是有39度以上。

  「他燒得很厲害,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她伸回手,對蕭母繼續道:「我的葯對他應該有用,你們要試試嗎?」

  蕭母毫不猶豫的點頭,「要試試。」

  她們現在也沒什麼可圖的,兒子都快被燒死了,她們也沒錢再抓藥,還不如搏一搏。

  時卿落點點頭,「行,你們去倒小半碗溫水來,我將葯給他服用。」

  蕭母立即讓女兒去端水。

  時卿落伸手從袖子里拿出一片強效降燒葯,她其實是從空間里拿的。

  剛才換衣服,蕭母是出去的,所以還以為這葯是剛才時卿落換衣服時拿出來的。

  這會蕭大郎已經昏迷咽不下去,所以等水到了,時卿落將葯捶碎碾成粉放水裡融化。

  然後讓蕭母自己扶着蕭大郎喂下,畢竟這是古代,還得注意男女大防。

  喂下藥去後,蕭家母女三人生出一種期待。

  時卿落又留下了幾顆消炎藥和一顆降燒葯,讓蕭母隔一會喂消炎藥。

  再次發燒又喂一次降燒葯,沒有發燒就不餵了。

  蕭母一個勁的感謝。

  時卿落想起自己還要抓魚,不然天色晚了就不好抓了。

  正好洗乾淨的衣服還在院子里晾着,她就打了一聲招呼,先去抓魚了。

  蕭二郎聽說她要抓魚,沒忍住想要跟着。

  剛才他姐姐蕭白梨,幫他揉過腿,已經不疼了。

  時卿落挺喜歡這個小孩的,於是就帶着他一起。

  有時卿落在,蕭母也就同意了。

  到了河邊,時卿落拿起一個尖銳的樹枝,將褲子卷上去走下河。

  過了一會,就叉到了好幾條魚。

  蕭二郎見狀眼睛特別的亮,一邊幫着接魚,一邊激動的說:「姐姐好厲害。」

  時卿落笑着自信的說:「那是!」

  兩人抓了五條魚後,就提着木桶回蕭家。

  蕭家門口此時停着一輛馬車。

  兩人剛走到院子門口,裏面傳來了蕭母凄慘的哭聲。

  「不要,求你們不要帶走白梨,她不嫁人。」

  這是蕭小妹的哭求聲,「大伯母,我不嫁人,求求你放過我吧。」

  一個尖酸刻薄凶兮兮的聲音,「呸,不知道好歹的東西。縣城裡的吳家可是富戶,能嫁入他們家是白梨丫頭的福氣。」

  「她是我們蕭家的人,老太太做主讓她嫁人,她就得嫁,你這個賤婦阻攔也沒用。」

  接着是蕭母絕望帶怒的聲音,「啊,我和你拼了。」

  時卿落兩人一推開院子門,就見蕭母一頭朝着個健壯的婦人撞去。

  健壯婦人和另一名中年婦女,一邊一個拖着蕭白梨。

  而院子里還站着幾人,很湊巧時卿落剛好也認識,上次差點將她帶走的吳家那個老嬤嬤。

  同時她也覺得很無語,這難道就是緣分?

  她這邊退了親,沒有嫁去吳家陪葬,就換成了蕭家小妹被強抓……

  蕭母一頭將健壯婦人撞倒,她自己也跟着摔倒在地。

  「你這個賤人,膽子肥了,看老娘不給你點顏色看看。」

  健壯婦人臉色難看不已,從地上爬起來就撲過去,騎着蕭母就要開打。

  誰知道手剛舉起來,還沒落在蕭母臉上,就被人從後面抓住了胳膊。

  她轉頭看是個陌生的小姑娘,一看穿着打扮是村裡的。

  於是皺着眉凶聲道:「你是誰?別管閑事,不然老娘連你一起打。」

  蕭母看到時卿落出現,還主動拉住了蕭大伯母,一時間緊張不已。

  她這個大嫂是村裡出了名的悍婦,罵人打人都可凶了,她不想牽連小姑娘被打。

  於是急忙看着蕭大伯母開口道:「她就是路過的,你要打就打我,不關她的事。」

《帶着夫君做權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