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宮斗宅斗,古代言情,寵妻,重生,穿越,甜寵,穿書,今穿古,帶球跑,HE,大佬,前世今生›帶球跑路18次,她又懷了暴君的崽
帶球跑路18次,她又懷了暴君的崽 連載中

帶球跑路18次,她又懷了暴君的崽

來源:google 作者:九方千闕 分類:宮斗宅斗,古代言情,寵妻,重生,穿越,甜寵,穿書,今穿古,帶球跑,HE,大佬,前世今生

標籤: HE 今穿古 前世今生 衛九泠 古代言情 大佬 寵妻 宮斗宅斗 帶球跑 甜寵 穿書 穿越 蕭君楚 重生

一睜眼,她就發現自己躺在龍床上,還被瘋批皇帝摁住,瘋狂吸她好運她不淡定了,白天想跑,夜裡想逃,可每次都被暴君逮回來扔床上後來,他指着她隆起的小腹:「這會,不能跑了吧!」誰知,她竟然帶球跑,他徹底怒了,將她牢牢困住:「再跑,腿打斷!」展開

《帶球跑路18次,她又懷了暴君的崽》章節試讀:

疼!

蘇瓷的淚花在眼眶裡打轉兒,疼得想跳腳,卻不敢亂動。

感覺自己不是在被這瘋批啃嘴,而是在被他吸腦子。

「哎呀,你看我哥哥他……」河邊大石頭那兒,少女氣得跺腳。

「琅琊,迴避吧。」巫醫將她掰轉過去,背對那倆人。

其他狼奴,依然跪着嶙峋的鵝卵石上,將腦袋埋得更低。

蕭君楚這次有自己人在身邊,啃得漫長而從容,一心只專註於他的運勢如何增長,並不管會有什麼別的反應。

他毒發這一會兒功夫,已經被折磨得如行屍走肉,現在抱着蘇瓷吸到了好運,居然可以奇蹟般地與體內的毒性相抗衡了。

直到日晷上的第二個時辰金色運勢將滿,他才終於啃得沒那麼兇猛。

蘇瓷的日晷,要消耗三個時辰,才能填滿他一個時辰,讓他不得不小心存着。

而周圍的這些人,他剛才已經一一看過了,並不見頭頂有什麼運勢。

為什麼只有蘇瓷的運氣可以與他共享?

大概是因為上輩子,他們兩個人……

等到整個人都重新活過來了,蕭君楚開始秋後算賬。

「瓷兒啊,你今後若是敢再跑,朕就將你的腳趾頭,一根一根親手揪下來喂狼!」

他依舊閉着眼,嗓音極低,不知為何,有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喘息不平和黯啞,說完,又晃着頭,用力將唇在她嘴上摩挲了一下。

含混而纏.綿,「然後是手指頭!」

「然後……,是身上的每一塊肉!」

之後,總算放開她,睜開眼,將額頭與她額頭抵在一處。

「總之,你哪裡彈,哪裡軟,朕全都知道。」

他上輩子,在崖底生不如死,不人不鬼的那半個月,都幹了什麼,她絕對不會想知道。

「記住,不要再耍什麼花樣!朕從來不嚇唬人。」

說著,又狠狠咬了蘇瓷的臉蛋兒一口,留下一圈兒牙印兒,比琅琊臉上那朵花還大!

嗚~?

兩人身邊,探出一隻巨大的狼腦袋。

銀色的巨狼是在場諸位里唯一不識相的,它坐下來跟蘇瓷差不多高,不知何時杵在了兩人之間,喉嚨里大狗子一樣哼唧一聲,歪着巨大的腦袋,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

蘇瓷書穿以來,就一直在坐雲霄飛車,不但身體又累又餓,神經也已早就綳到極限,此刻被蕭君楚又啃又嚇,眼珠兒再順着聲音,緩緩轉過去,剛好對上巨狼透着血腥味的大嘴,裏面露出微黃的獠牙,就近在眼前。

瘋皇的殘暴,現在已經不是書上寫的那些一帶而過的隱晦橋段了,而是活生生糊在眼前。

她當下一口氣沒上來,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蕭君楚:……

他手臂順勢將軟綿綿的身子撈住,另一手將巨狼的大腦袋按下去,十分寵溺地華麗甩鍋,「銀子啊,看你把朕的人嚇得!」

嗚~!

銀狼趴在地上,嘴巴不情願地搭在兩隻前爪上,眨巴眼,委屈屈。

蘇瓷昏睡了許久,迷迷糊糊中,隱約感覺有什麼冰涼的東西,帶着細細的鱗片,從她胸口向脖頸遊走。

她腦子沉,忘了自己在哪裡,也不知現在是什麼時候,只憑着身體本能,抬手!夾出來!掐!

那冰涼的東西,忽地就消停了。

緊接着,便是女人一聲刺耳尖叫!

「啊——!你殺了我的小青青!」

蘇瓷終於被吵醒,眼皮挑開一條縫,頭頂的天已經黑了。

她正躺在一塊大石頭上,身下墊着熱乎乎的獸皮墊子。

面前,一個滿身花里胡哨,綴滿叮叮噹噹珠寶石頭和獸牙的異族女人,臉上一朵小花刺青,正對着她跳腳!

蘇瓷茫然。

她還是有點緩不過來。

不知身在何處,想不起這女人是誰。

琅琊跳着去找蕭君楚告狀。

「哥~~~~!那個臭女人剛剛掐死了你親手送我的小青青!!!」

篝火邊,蕭君楚正單手負於身後,微微俯身,用樹枝畫著地圖,給眾狼奴部署接下來行動。

他此時已處置了傷口,精心梳洗過,束了長發,戴了黑玉發冠,換了嶄新的錦緞黑袍,又披了件雍容華貴的漆黑大氅。

大氅的領口,一圈黑色皮毛,在火光中泛着油亮的光,簇擁着刀削斧鑿的下頜,襯得整張臉有種濃墨重彩地魔魅之色。

蕭君楚手底下一頓,緩緩抬頭,目光先看向琅琊,接着,又投向坐在獸皮上的蘇瓷。

她坐在暗處,薄薄的黑綢衣裳和髮絲,被夜風吹佛,身姿曲線隱約畢現,如山間憑空出現的妖靈,惹得每個狼奴都忍不住偷偷多看幾眼。

蕭君楚氣息一沉,身後的篝火,沒來由地轟然升起丈高!

周圍的狼奴,呼啦啦全部跪下。

哥哥震怒了。

琅琊得意。

哥哥馬上就要給她的小蛇蛇報仇了!

她臉上本來就沒眼淚,這會兒也不裝了,專門等着看好戲。

她與蕭君楚幾年未見,此番剛一重逢,兩人之間就擠進來一個渾身是戲的臭女人,自然是一百個不樂意,於是趁蘇瓷睡着,就把隨身帶着的小毒蛇塞進她領口深處去了。

讓她長那副妖精樣!

讓她穿哥哥衣裳!

讓她身上香味那麼沖!

讓她胸那麼大!

那條小毒蛇是蕭君楚送給她的禮物,是他對妹妹寵愛的象徵!

現在這個臭女人居然眼睛都不睜,就給掐死了!

看哥哥怎麼收拾她!

蘇瓷的那邊離篝火略遠,周遭昏暗,還是一臉懵逼,被蕭君楚這麼一瞪,好不容易重新想明白自己現在是誰,又是在哪裡。

這時,身子底下熱乎乎的皮草動了動。

她低頭。

嗚?

巨狼銀子回頭,沖她露出獠牙,擠了一個又丑又「兇殘」的笑!

是它把狼主的女人給嚇暈過去了,狼主就罰它給女人當床用。

蘇瓷:……!

再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裡,滑溜溜,冰冰涼,還捏着一條軟噠噠的死蛇!

……!!!

睡在狼身上,手裡拿着條死蛇!

這都是什麼人間煉獄!

「啊——!!!!」

蘇瓷瘋了,甩飛了死蛇,從狼背上跳下來就跑!

可烏漆嘛黑的亂石灘,不管跑到哪裡,都會撞上兩眼冒着綠光的狼!

這周圍,到處都是巡守護衛的巨狼!

她沒頭蒼蠅一樣嗷嗷叫着到處跑,慌不擇路,七拐八拐,最後沖向唯一人多的地方,撲向蕭君楚,掀起他的大氅,一頭鑽進去蹲下,抱住他大腿,用臉緊緊貼住,瑟瑟發抖!

蕭君楚:……!

巨狼:……

所有人:……

《帶球跑路18次,她又懷了暴君的崽》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