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楚鎮妖司
大楚鎮妖司 連載中

大楚鎮妖司

來源:google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胡萬安

【changdu】「不要亂來,帷幕之後是你找惹不起的存在,想與那位共飲,你還不夠資格!」「登徒子不要痴心妄想,小心被人扔下山來自取其辱」「大膽狂徒,莫要打擾姑娘雅興」三位貴人自然比旁人清楚,假山上到底是何人...展開

《大楚鎮妖司》章節試讀:


而葉辰聽到長公主的請求,卻是心潮翻湧。

「心潮翻湧」只因為,這牽動了葉辰塵封的傷心過往。

出身燕王府,後入青雲門,葉辰如何會不知儒道築基之法,在燕王府、青雲門,他試過不知多少次,可惜……。

無數個夜晚,朗誦一篇篇千古佳作,奈何是沒有半點作用,儒道走不通,葉辰才會一心修道,進而因為築基丹,被青雲門坑的要死要活,其中憋悶不能說,說多了都是淚。

「公子……?不知意下如何?」

長公主項羽自小總是被人捧在掌心,寵到天上,何曾有求於人,即便天生聰慧,第一次當面求人,還是難免有點兒生疏。

葉辰自信自己手中的詩詞,在這個世界絕對是「原創」,只是不知為何不能幫助自己修鍊儒家功法。

既然長公主想要試試,葉辰不介意貢獻一首「大作」,試一下自己的「原創」,到底能不能幫助他人築基。

成功了,自己便多了一根金手指,若是不成功,那也怪不得他,只能說公主機緣不夠,畢竟葉辰的詩是貨真價實的「原創」。

「公主有請,自然不敢推辭,只是不知殿下,以何相酬以作潤筆之資?」葉辰心中盤算哪一首意象不俗,配的上長公主的身份,順便調侃一下眼前的姑娘。

「啊……?不知公子想要什麼?」長公主想了半天,居然不知道要拿什麼東西才能入得了「詩仙」的法眼。

金銀?法器?官位?只是這些俗物怎麼能打動「洒脫不羈」的「詩仙」?

長公主一直以來都衣食不缺,從來不曾求人,第一次求人,卻發現貌似自己也沒有什麼拿的出手的東西。

哎,除了權錢,自己窮的一無所有!

長公主內心的凡爾賽幸虧沒有傳入葉辰耳中,否則他一定會親手毀掉「詩仙」人設。

「我要公主你……。」葉辰看着帷幕輕聲笑道。

項羽貴為大楚朝陽公主,何曾想到有一天居然敢有人當面提出這種要求,一時間竟然呆了。

帷帳旁的胖嬤嬤五六十歲一臉嚴肅,本來侍立一旁毫無存在感,聽到葉辰大不敬之言,手指一抖,一根銀針出現在指尖,只待一聲令下,定要讓這登徒子知道「銀針無敵」可不是浪得虛名。

「容嬤嬤不要!」

容嬤嬤等來的不是出手的命令,反而是急迫的阻攔,生怕葉辰真的受到什麼傷害。

「小女子蒲柳之姿,不知公子為何……。」長公主臉色通紅,一邊是理智告訴自己,現在應該憤怒,大楚皇室威嚴不容冒犯,另一方面,哪個少女不懷春,別樣的悸動讓她說出的話,顯的半推半就。

長公主對於自己的表現非常不滿,氣的說到一半停下來,不再言語。

自己是因為有求於他,才會容忍這登徒子,一定是這樣,自己只是有求於人,才會委曲求全的……。

長公主內心的糾結,葉辰並不知道,當容嬤嬤亮出銀針之後,一股寒意自後背升起,彷彿千萬銀針已經刺在身上。

葉辰此時才發現,貌似裝逼有點過了,不敢再開玩笑。

「我要公主你……。」葉辰強裝淡定點笑着說,「我要公主你……,敬我一杯美酒。」

「要公主」和「要公主敬酒」,兩者雖然都是大不敬,但是就程度而言,確實相差十萬八千里。

相比「要公主」,「敬酒」還是勉強可以接受的。

本來糾結的長公主,突然心中一松,貌似又有一點淡淡的失落。

「公子詩才驚世,小女子敬公子一杯。」項羽貌似賭氣的,掀起帷帳,低頭走出,手中端着一支酒杯。

葉辰本來只是開玩笑,沒想到公主居然真的給自己敬酒,關鍵是居然走出帷帳給自己敬酒,這就有點逾越禮教了。

反應過來的葉辰連忙,彎腰行禮,只是彎腰之前,還是偷偷打量了一下這位長公主。

與想像中的金玉滿身並不相同,長公主頭上只有一支簡單的發簪,成熟知性的神情,陽光照射在她白皙的臉上,散發出乳白色的光暈,配上一襲白色長裙,不似凡俗公主,更像仙女下凡。

葉辰即便是見過現代都市中各色美女,但是對於長公主的美,依然是動人心魄,整個人突然都拘謹起來。

「小女子敬公子一杯。」發覺到葉辰的「緊張」,長公主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

以大楚國的禮制,葉辰不能抬頭直視長公主的盛世美顏,隱約感到眼前佳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連忙找來一支酒杯同樣一飲而盡。

一杯酒下肚,葉辰也不在猶豫,準備將李白的《望廬山瀑布》拿出,此詩將廬山看作香爐,寫的也是十分宏大。

心中想定,葉辰張口就開始準備「詩興大發」,卻被長公主攔下。

「小女子突破需要提前準備片刻」項羽溫柔說到,「公子不用思慮一下嗎?」

這好歹是用作於築基的本命詩,怎可如此慢待,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滿足對方?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葉辰不以為意,豪爽一笑,繼續再飲一杯「公主準備即可,在下獻醜了。」

說是獻醜,葉辰對於《望廬山瀑布》還是很自信的,詩仙李太白的千古佳作,豈是浪得虛名?

片刻之後眼見長公主入定,葉辰開始誦讀自己的「隨手偶得」。

「日照香爐生紫煙,…………」

「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abc 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

一首詩,葉辰吟誦之時,一句一頓,好似真是自己現場所做,若是真有第二個穿越者在現場看到葉辰的表現,不用別人說,相信葉辰自己就會尷尬癌發作而死。

可惜,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這首詩從來沒有出現過,香爐峰在陽光的照射下生起紫色煙霞,從遠處看去瀑布好似白色絹綢懸掛山前。高崖上飛騰直落的瀑布好像有幾千尺,讓人懷疑是銀河從天上瀉落到人間。

想像離奇,氣勢壯闊,尤其是對廬山及瀑布的刻畫,形象而壯闊,簡直太適合作為築基之用。

葉辰誦完之後,偷眼打量盤坐在側的長公主項羽,發現項羽自始至終沒有睜開眼睛,而是全神貫注鑄造自己的本命靈物。

大楚皇族築基非同小可,此間葉辰剛剛誦讀完《望廬山瀑布》,那邊就有爭吵聲隱約傳來。

眼看外邊響動可能打擾公主築基,容嬤嬤提起葉辰走出輕紗圍成隔絕法陣。

何人膽敢在此喧嘩?


《大楚鎮妖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