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此情至深
此情至深 連載中

此情至深

來源:google 作者:陌陌123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盛言 林舒意

林舒意知道落到這樣難堪的境地,都是咎由自取,可她想不明白,秦奕為什麼非要步步逼近,連一條活路都不給她留直到後來,她才知道,這個男人不過是卑微又隱忍地愛着她而已展開

《此情至深》章節試讀:

中年男人聽懂了秦奕的話,只是笑了笑:「既然葉總開口,我就算了,那麼,今天就先到這兒,場子留給你們。」

說完,起身,拍了拍秦奕的肩膀,奸笑道:「這小妞有意思,葉總可要好好憐惜。」

聲音不大,卻讓在場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林舒意緊緊握着拳頭,站在原地,整個人僵硬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秦奕只是微微動了動唇角,開口的聲音有些不近人情的清冷:「謝謝。」

轉眼間包廂就只剩下林舒意和秦奕,她低着頭,卻仍然能夠感覺到頭頂直直而來的視線。

包廂裏面靜默了許久,秦奕抬腿在那長沙發上坐了下來,抬頭看着她:「調酒。」

他的聲音清冷淡漠,聽不出分毫的喜怒哀樂。

儘管這樣,林舒意還是忍不住顫了顫,半響才低着頭走到他跟前,單膝下跪,動作僵硬地開始調酒。

秦奕沒有再說話,只是視線始終落在她的身上。

林舒意一時之間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她只覺得害怕,比剛剛被逼着喝那下了葯的紅酒還要害怕。

時至今日,物是人非,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樣了,她不再是當初那個高高在上的林舒意,他也不再是那個鋃鐺入獄的秦奕。

而現在,她正匍匐在他的腳下,卑躬屈膝地等待他的發落。

夜色的規定是,調酒的人,必須要呆到包廂裏面的人都走了,才能夠退場。

她咬着唇,漸漸穩了心緒,將就兌好,放到他跟前,低着頭:「先生,酒調好了。」

深黑色的眼眸微微一沉,「抬起頭來!」

林舒意一顫,嘴唇被她咬破了一層皮,雙手緊緊地抓着緊身褲,抬起頭平靜地看着秦奕。

他似乎變了很多,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變,眼底依舊是她看不懂的深邃,原本還有些嬰兒肥的下巴完完全尖削下來,整個人瘦了很多,臉部線條硬朗得有些冷冽。

她看着他,覺得心跳都在停止。

秦奕伸手將那酒杯端了起來,微微抿了一口,突然拿着酒杯在她頭頂一頓:「你這是調酒嗎?」

話落,冰冷粘稠的液體直接就倒在她的頭頂上。

林舒意笑了笑,「抱歉,調得不好。」

她的態度溫和,甚至就連嘴角都帶着笑意,一切看起來都好像是真心實意。

秦奕看着她,直接將玻璃杯往她旁邊一扔,碎成一地。

抬手就掐着她的下巴:「林舒意,好久不見啊。」

林舒意一怔,下巴被他緊緊地掐着,好像恨不得要將她的骨架碾碎了一樣,她疼,忍不住皺了皺眉,抿着唇不說話。

她這樣的態度只讓秦奕覺得火氣更甚,掐着她下巴的手忍不住又用了一分力,他想看她求饒,想看她皺眉哭泣。

可是她沒有,任憑他怎麼用力,林舒意都只是淺淺地皺着眉,抿着唇,視線微微往下,落在那沙發邊沿的花紋上。

秦奕只覺得一團火在身體里亂竄,抬手就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林舒意猝不及防,整個人被一團力拉到一邊倒,手直直撐在了剛剛碎了的高跟杯的渣子上,手心立馬就滲出了血花。

好看的,就好像那懸崖峭壁上的兩岸花一樣。

可是她只是咬着唇,濕噠噠的頭髮緊緊貼着她的臉,她仍舊沒有說話。

「林舒意,你當年的倨傲哪裡去了?」

他雙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微微伏着身子看着她,嘴角揚起譏諷的笑意。

林舒意閉了閉眼眸,抬頭對上那一雙墨黑的眼眸,嘴角微微一扯,鮮血順着那嘴角流出來,她卻笑了:「先生還要喝酒嗎?」

她笑得若無其事,他卻覺得諷刺。

視線突然落到一旁,那杯被加了料的紅酒還安安靜靜地躺在原地。

薄唇微勾,他微微動了動,傾身端過那杯酒,遞到她面前:「我不喝,但是,我想讓你喝。」

《此情至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