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連載中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棠梨12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時裕 淮笙 現代言情

簡介:暴戾偏執大狼狗VS勵志嬌軟小野貓【穿書+甜寵+成長+救贖】淮笙久居宮闈一生嚮往自由,穿書後成了全書的最大bug.反派大佬江時裕開局就要一槍崩了她?bug1出現:心狠手辣江九爺冷冰冰的面容龜裂「笙笙,我冷」他舔着牙尖,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誘哄她,「你是熱的,來我懷裡,它才會熱」——傳言商圈神話江時裕胸口有顆硃砂痣,和他眼角的紅痣相輔相成但後一個天生,前一個依心而生萬人皆知淚痣代表前世為愛所苦,被情所困無人知曉硃砂痣是疼痛難耐後的愛而不得聽說他愛慘了一個不存在的女人,無人能踏足他的心直到淮笙出現,日日軟唇吻向他心際江時裕喉口滿足,命都要給她「笙笙,求你多親會兒」1、女主是男主的女神白月光2、女主失憶穿書,男主有記憶展開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試讀:

江時裕腳步頓住,垂眸,目光落向顫動的槍,瞥開,淡淡道:「傷好了,才有力氣拿穩槍。」

「?」

淮笙發愣,獃獃地看着他抱着她走。

心間緊繃的弦慢慢鬆懈,隨之而來的便是傷口帶來的困頓。

她受的傷還不輕,鎖骨之下被槍擊中,鮮血直流。

臉側和右耳銜接處擦破了皮,也在冒血。

這會兒,感觸神經才開始瘋狂叫囂,意識幾乎瞬間潰散的分崩離析。

「十一,帶她去醫院。」

淮笙努力撐起眼皮看人,視線卻開始越發迷糊。

「爺,我好不容易把自己捎進來的!」

「咱們都知道走這一遭,名副其實的鴻門宴,顧桓那人看着正派,底子不知道有多黑,」

「夠了。」

昏昏沉沉聽了前幾句,就徹底陷入黑暗中。

可她仍然能尋着這幾句話,回憶到書中所描述的內容。

第五百零二章【硝煙四起】,男主把控了Y省和東南亞將近四千公里的航線和海口,故意扼制江氏暗地裡的走私交易。利用這一缺口,同時放出塞蘇**打撈到一條鮫人的消息,引各界商業大佬現身。

誘敵第一步,

江時裕進的來出不去!

*

三月中旬,晚夜十二點左右。

穿書脫險的第十五天,簡陋的木屋外響起了巨浪滔天的炮聲。

淮笙掀開被子,從木板床下來,拉開了燈。

瓦數不高的小燈泡,懸在屋頂一搖一晃。她坐在木板床上發怔了好一會兒,才起身推開窗,往火光那處看。

響聲巨大,但其實離得很遠。

只是看着幾乎映透半邊天的火光,淮笙開始良心不安。

塞蘇,全書最大反派長眠的地方。

顧桓是天選之子,更何況這是一本女強,男更強,感情事業雙線並生的大爽文。

所有配角都是男女主的踏腳板,而最大反派則是男主事業成長線的終點。

書中顧桓在這場商戰中獲勝,取代了江時裕「商業神話」的頭銜,成了京城的領頭人物。

江時裕的結局便是葬身火海!

其實這十五天里,捫心自問她說與不說,改變不了既定結局。

可當結果真實的發生在眼前,淮笙胸口是悶的。

她跟十一接觸過,

問題就出在她從未提及。

提了總歸與不提是不一樣的。

淮笙眨了眨眸,聞着空氣里淡淡的硝煙,突然覺得她該用南國的祭祀禮,送江時裕一路好走。

想着就取了手電筒出門,這裡四處都是流水,也不用走得太遠。

她找到看着沿河能漂好久的水道,蹲下雙手合十,朝着月亮,闔上雙眼,為死人超度:

「屍波羅蜜音.羼提波羅,

蜜音.毗離耶波羅蜜音。

禪波羅蜜音船若波羅蜜……」

淮笙念了三遍地藏經,捏頭去尾的那種。

在南國,她是夫子眼裡最紈絝的郡主,不是上課睡懶覺,就是逃課。

所以,雖已過了及笄的年歲,她卻連八歲孩童就得會背的地藏經,也只記得熟讀的幾段。

「江時裕,我用我們南國最高的祭拜禮送你上路,就算還了我沒說的心眼。」

「非常抱歉,可事實是你殺了原書女配,就算現如今我還好好活着,但也保不准你活了,我還有沒有命活。」

「母后跟我說過,做人不要太過良善,有些時候保准自己的利益才是最值當的。」

淮笙絮叨完,就把手中的手電筒光線朝上,正**水中。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此時的水不如一開始清澈,甚至連空氣中都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道。

只是唯一能照亮的手電筒被她當成河燈放進水裡,不是輕的材質,幾秒的功夫就沉入水底。

霎時,周圍一片漆黑。

淮笙一時適應不了,視線里烏漆麻黑,什麼也看不見。

耳邊突然響起「嘩」地水聲,同時臉和脖頸被水濺得一片清涼。

「離開這兒。」

帶着濕氣的喘息迎面撲來,還夾雜着濃厚的血腥味道。

淮笙視覺恢復,看到的第一眼就是漆黑的深瞳。

從水裡湧出來,像是一頭暴虐狠戾、好不容易逃脫牢籠的猛獸。

是江時裕。

這雙太過獨特的眸子,讓人見了一眼就無法忘卻。

「你……你沒死?」

淮笙想跑,奈何腿已軟成軟腳蝦。

看着近在咫尺的江時裕粗氣重重的呼出,眉眼染着水意,頜角和太陽穴下是腥紅的傷口。

她吞咽口水,三月晚間的氣溫不熱,竟冒出了汗珠來。

江時裕擰眉,聽着順流越來越大的划水聲,猛地從水裡一躍而起。

濕透了的襯衫血跡斑斑,一臂攬過女人的細腰。

他舔了舔牙尖,眸里有股子怒色:

「塞蘇什麼地兒,他沒跟你說過?」

淮笙顫着聲音回:「……我,我很少出來過。」

她知道他口中的「他」是誰,叫十一的男人,在木屋養傷時,來過好幾次,回回都叮囑她好好藏着,這裡混亂得很,外頭都是豺狼虎豹。

其實不用他說,她也知道。

塞蘇,書里詳細介紹過,三國邊境地區的一個三角形地區,因「三不管」,成為了滋養罪犯的天堂。

「這裡離木屋不遠。」

淮笙磕磕絆絆,嘴裏蹦出幾個字。

江時裕感觸懷裡顫抖柔軟的身軀,斥笑出聲。

他硬生生的一臂箍緊她,來到簡陋的小木屋門前,木屋的門頂似乎還沒有他人高。

「咣」地一聲,木板門被一腳踹開。

江時裕眸光落在斷了的門栓上,舌頭抵了抵腮幫,微低頭,邁步進去。

合門,便將懷中柔嫩的嬌花抵着門縫之間。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