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連載中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超愛吃米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雲清 謝運生

21世紀的苦命高中生蘇雲清,高考結束當晚意外失足落水穿書到一本爽文小說里穿書對象還是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草包炮灰穿書任務是阻止反派黑化,但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詭異原書中的男主本來一心搞事業現在:雲清,我知道你一直心悅我,我願意,我們做道侶吧蘇雲清:??說好的搞事業呢?原書中完全沒有感情線,一心想着報仇的反派現在:師弟,能不能抱抱我蘇雲清:!!!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穿書來是為了自由美好的幸福生活啊,不是來談戀愛的啊喂展開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試讀:

「嘀~嘀~,警告,警告,還有十分鐘這具身體就會進入強制休眠,請宿主儘快脫身或者找到應對的方法。」

「我說,以後這種重要的事情能不能請你早點告訴我啊,算我求你了,你早跟我說就剩這麼點時間了,我這不就不來了嘛。」蘇雲清一臉嫌惡道。

「好的宿主,以後會提前半個小時通知您,我們現在要下班了,祝您旅途愉快,明天見哦。」

蘇雲清腦中如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馳而過,這算什麼事啊,他居然下班了,敢情他們這還真是個職業,有五險一金、住房補助、帶薪休假嗎,他也很想去應聘啊,這鬼任務誰願意干啊。

但此刻他只能面對着喜怒無常的男主滿臉苦笑,腦中飛快轉動着「怎麼辦啊,怎麼辦啊,只有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了。」

「那個,你看天色已晚,你葯也上好了,要不咱們就此分別吧,我明天再來看你怎麼樣?」蘇雲清鼓足一口氣,眨巴着眼睛滿臉殷勤地看着謝運生。

「我覺得不行,萬一你一走,我這傷口又疼起來怎麼辦,而且我受了這麼重的傷萬一被別人找到要殺我怎麼辦。」謝運生捂着肩膀上的傷口裝作一副害怕的表情。

「就你,還重傷?也不知道剛剛是誰,掐的我差點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而且剛剛擦藥也沒見你皺一下眉頭啊,就知道一副要吃人的模樣死死地盯着我,要不是我抗壓能力強,當場就得被你嚇死。」蘇雲清在心中瘋狂地吐槽着,他當然知道這種話一旦說出口,他就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陽了。

「那我們睡覺吧,你剛擦完葯,應該好好休息這樣有利於傷口恢復。」蘇雲清不死心道。

「我們?一起嗎?」謝運生一看到他着急的模樣,就忍不住逗弄他,想看他氣急敗壞的模樣。

「當然不是,我怎麼配和您一起睡呢,咱們各睡各的,我睡這邊就行。」說著把身邊的一個蒲團往邊上挪了一大截,一屁股坐了上去。

「那真真是可惜了,不過我已築基不需要睡覺了,我打坐便好,你隨意。」謝運生坐直身體道。

許久沒聽見動靜,謝運生睜開眼睛看過去,破敗的蒲團上坐着一個極好看的人,那雙靈動狡黠的眼睛此刻閉合著,失去了一些活力,身子歪斜着靠在桌邊,卻顯的更加精緻不似活人一般,倒像是一副上好的美人圖。

淺藍色的素衫穿在他身上更顯得他氣質出塵,不需要那些俗物的點綴,坐在這雜亂無章,滿是塵土的破廟裡像極了一件跌落凡塵的珍寶,讓人忍不住想據為己有。

謝運生放緩了步調朝着沉睡的蘇雲清走過去,此時飄在半空中的蘇雲清大聲喊道「別過來啊,你我無冤無仇的,更何況我剛剛還救過你,總不至於恩將仇報吧。」見對方抬手靠近自己的脖子,蘇雲清渾身顫抖,忍不住用手死死地捂住雙眼,不忍看到「自己」再死一次。

「看來是真的睡著了。」謝運生放下手,坐在蘇雲清身邊細細打量着他的睡顏。

「這人也太謹慎了吧,到現在還沒相信我,居然還在試探,估計如果我剛剛掙扎了,他會毫不留情地掐死我。」蘇雲清鬆了一口氣,有些後怕地摸了摸自己脆弱的脖頸,之前被掐到窒息的感覺還歷歷在目。

其實謝運生剛剛真的生出了一絲害怕,他怕蘇雲生是在裝睡,他把手伸向對方的脖頸,當他觸碰到對方纖細脖頸下隱隱跳動着的脈搏時,心想只要他反抗自己稍一用力就能掐斷這脆弱雪白的脖頸,見對方任然沒有絲毫反抗,他鬆了口氣般,立刻收回了手,好像怕自己會嚇到他一般。

兩點一過,蘇雲清自動回到「蘇雲清」體內,卻因為靈體漂浮太久,一進入身體後累的立馬昏睡過去,還因為睡得不舒服發出了輕微的囈語。

一直盯着他的謝運生見他在睡夢中難受的囈語出聲和皺成一團的小臉,勾起了唇角,坐到他身邊,輕輕攬過他的頭,讓他靠在自己沒受傷的胳膊上。見蘇雲清終於眉目舒展,才放心的合眼打坐。

睡夢中的蘇雲清感覺身體靠在一個舒適溫暖,還軟乎乎的物體上,不禁得寸進尺,扭動着身體給自己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

謝運生渾身一僵,猛地睜開眼睛,他沒想到自己不過是讓蘇雲清靠在胳膊上睡,這個人卻不知廉恥地在自己身上扭來扭去,還越滑越往下,最後竟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險些枕上……。

雖然羞憤不已,但看到蘇雲清一臉滿足的睡顏,謝運生忍住了想一巴掌拍醒他的衝動,就這麼一直僵坐着。

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破廟窗戶上的破口猶如一束追光打在了蘇雲清臉上,睡夢中的蘇雲清被刺眼的陽光直射着,弩起了秀氣的眉毛,揉了揉眼睛,一時還沒認清自己究竟睡在什麼地方,他一如往常想伸個懶腰,一抬手摸到了硬邦邦的肉體,疑惑得睜開眼。

「啊!」

一聲大叫,劃破長空,驚飛了深山老林里的倦鳥,蘇雲生瞪大眼睛一臉恐懼地看着距離自己只有十幾厘米的俊臉。

明明對方正一臉溫和地看着自己,蘇雲清卻覺得如臨冰窖,好似透過這無比和善的臉看見了對方隱藏在心底的殺意,徹骨的寒意瞬間席捲全身,他僅剩的睡意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雲清連滾帶爬地從謝運生腿上離開,結結巴巴道:「早……早啊,你起的這麼早啊。」

謝運生看着他狼狽的模樣,揉了揉被枕了一夜早已酸麻的腿說道:「不早了,你已經睡了四個時辰了。」

「啊?這樣啊,肯定是我昨天趕路太累,一不小心就睡過頭了,我平時都起很早的。」蘇雲清無力的辯駁着。

然後又想到什麼似的道:「那個,你看天也亮了,我也該回家了,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吧,我保證不讓那些壞人找到你,還能找大夫幫你治傷,好不好。」

「帶我回家,你真的不怕我嗎,我可是剛殺了自己的師尊,直到現在還在被天元門追殺呢,你不怕我一時興起滅你滿門嗎。」謝運生看着蘇雲清玩笑般說著,但表情冷的好像真的會殺他滿門一般。

「我知道江掌門肯定不是你殺的,這裏面一定有什麼隱情,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查清楚,讓真相大白,還你一個公道。」蘇雲清挺直脊背一臉認真道。

見蘇雲清這幅全然相信自己的模樣,謝運生又一次動搖了自己的心,他不知道對方這麼做的目的,但是被人無條件信任的感覺真的很好,他心裏的天秤又一次傾斜了,先是沒有殺他,甚至讓他在自己腿上安然地睡了一夜,現在他竟然忍不住想相信對方。

「滴~主角好感度加五,積分餘額六,恭喜宿主,再接再厲哦。」系統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就加五分,這個主角也太容易被感動了吧。」蘇雲清忍不住在心裏吐槽。又大着膽子抓住謝運生的袖子道;「走吧走吧,跟我回家,我一定會幫你的。」

見對方沒有反抗的意思,蘇雲清更加大膽,想了想從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料,踮着腳就要把布往謝運生臉上捂。

「你幹什麼?」謝運生不悅地擰起了眉,揮開了蘇雲清伸過來的手。

「幫你蒙面啊,你這張臉太引人注目了,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出去,不出幾里肯定會被發現的。」蘇雲清理所應當地說著。

「我自己來。」說著謝運生接過蘇雲清手裡的布,飛快地繫到臉上,呼吸間還能聞到布料上淡淡的甜香,只是不如在蘇雲生本人身上聞到的那般好聞,他一個大男人也不知用的什麼香粉。

「你這衣服上什麼味道啊,難聞死了。」謝運生皺着眉一臉嫌棄地說著。

「沒有啊,我聞着沒什麼味道啊,而且我出來時也沒熏香啊。」蘇雲清低着頭小狗似的在自己身上聞來聞去確定真的沒味道後,疑惑的說著。

「那可能是我聞錯了吧。」謝運生咳嗽了兩下,掩飾着說道。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