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臣妾要休夫
臣妾要休夫 連載中

臣妾要休夫

來源:google 作者:紫菜雞蛋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冰恩善 冰藍月 穿越重生

男主是冰恩善女主是冰藍月的小說《臣妾要休夫》又名《一品嫡女:皇帝難伺候》現代的天才女學霸意外穿越,成了將軍府懦弱無能的嫡女,上有兇狠霸道一手遮天的庶母,下有貌美如花心如蛇蠍的庶妹幸好,她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之前那個備受欺凌的懦弱女庶母算計,反咬一口,庶妹陷害,直接踹飛!還有那個一天到晚沒事找事針鋒相對的渣男皇帝,姑奶奶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惹急了,一拳打歪你的俊臉,一腳踢爆成太監,然後休夫!展開

《臣妾要休夫》章節試讀:

第4章全部丟水裡淹死春兒伺候冰藍月再次躺下,然後隔着帘子睡在了冰藍月的不遠處的床上,吹了燈沉默了好一陣,說道:小姐,你千萬不要和林姨娘對着干。」
我知道,睡吧……」冰藍月原本就很清醒,聽見春兒的話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冷意,她知道春的意思,記憶中的冰藍月被林姨娘可是治的服服帖帖的,可是她可不是記憶里的那個冰藍月。
天色大亮,昨日的頭疼一覺醒來已經好了許多,老太君特地去太醫院請了宮裡的醫女給她診治,這讓府里的人都感覺很意外。
以前去世夫人留下的這獨獨的一位嫡女老太君總是冷冷淡淡的,不親近也不孤立,怎麼一夜之後彷彿就上心起來了?
醫女給冰藍月把脈之後用銀針為她針灸,然後寫了方子交給了一旁的春,讓她去按方抓藥。
春兒去給我拿些蜜餞過來。」
當一碗黑乎乎的葯汁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冰藍月皺了皺眉,這葯她之前喝了六七天了,頭疼反而越來越厲害,這一次她不打算再喝葯,趁着春兒不在的功夫,她將葯倒掉了三分之二,剩下的留在了床底下自己準備的小罐子里。
等春兒回來,看見小姐已經皺着眉擦嘴,葯碗里已經乾乾淨淨的時候顯得有些吃驚,說道:小姐,你今天真是好難得這麼爽快。」
冰藍月含了一粒蜜餞在嘴裏,輕輕的颳了一下春兒圓圓臉龐上的鼻子,說道:我想快點好,自然要乖乖吃藥啦。」
小姐如今變得越來越好伺候了,春兒好開心!」
春兒高興的拍了拍手,冰藍月卻悄悄的拉住了她的手,低聲說道:春幫我找些東西來可好?」
小姐要吃什麼?
還是要玩什麼,春兒一定給你弄來。」
春以為自家的小姐是要什麼好吃的好玩的,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這時,冰藍月從枕頭底下拿出了一張紙條,上面用細毛筆寫着密密麻麻的東西,春兒看了一眼面露難色,說道:小姐,這些東西我弄不來,這府里春兒只能到第四道院門,第五道的將軍府大門只要是我們這些沒出嫁的丫鬟都出不去。」
冰藍月抿了抿唇,看樣子她想要的工具只能出府才能找到了。
那春兒願意幫我另外一個忙嗎?」
冰藍月笑得很溫柔,卻讓春兒後背一股冷意。
小姐,你說……」幫我抓幾隻老鼠!」
啊?」
晚上,冰藍月藉著房間里微弱的燈光看着面前竹籠裏面關着的老鼠正在不安的到處嗅聞,眼睛裏發出了亮光。
小姐,這是二門的小魚幫我在廚房抓住的,這死老鼠好找這活老鼠讓我們倆費了好大的勁,偏偏你又讓我不能告訴別人。」
春兒嘟囔着,聽着更像是自言自語,弄不明白自家小姐要這麼噁心的東西做什麼。
春兒,給我找一個鐵籠子來吧,這籠子經不起這些老鼠折騰,一晚上就全都跑光了。」
冰藍月自然聽見了春兒的嘟囔,可是現在還不是解釋的時候,現在她只是懷疑一些事情而已,沒有證實之前她不打算告訴任何人,包括春兒。
哦,小魚已經給我了,我嫌太臟就拿去洗了洗,說是廚房用來關穿山甲的,油膩膩的。」
說著春已經從外面拎了一個小鐵籠子回來,黑漆漆的籠子看着就讓人壓抑。
冰藍月擼起袖子,戴上了自己親手做的厚手套,將手伸了進去抓住了其中的一隻老鼠,只聽見老鼠發出吱吱的怪叫已經被冰藍月扔進了鐵籠里。
小姐,你你你……」春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時連花園裡的丹頂鶴都不敢去摸的小姐,居然敢抓這麼黑乎乎又噁心的老鼠。
春兒,我餓了,給我弄點吃的吧。」
冰藍月的語氣淡淡的,臉上卻掛着微笑,春兒愣了一下眨着大眼睛走了出去。
冰藍月趁着春兒離開的功夫把一塊已經泡在葯汁里一天的雞肉扔進了籠子里然後用布罩上放在了自己屋後小花園的角落,只要不仔細聽根本不會被發現。
咦,小姐那些老鼠呢?」
春兒回來看見自家的小姐正拿着一本書慵懶的翻看,不僅有些好奇。
我把它們扔在水裡淹死了……」冰藍月說得很淡定,而春兒卻打了一個哆嗦,這是別人說的狠毒嗎!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臣妾要休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