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城巴的窗戶玻璃
城巴的窗戶玻璃 連載中

城巴的窗戶玻璃

來源:google 作者:樂呈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鄭慧欣 陶喆

喔」「靚女」我挑起她的下巴,用普通話唱起陶喆那首,「今天你要嫁給我」二十二歲的冬天,我和鄭慧欣擠在麻雀公寓里,她坐在地毯上化妝,邊化邊哼歌我跟十六歲那時展開

《城巴的窗戶玻璃》章節試讀:

喔。」
「靚女。」
我挑起她的下巴,用普通話唱起陶喆那首,「今天你要嫁給我。」
二十二歲的冬天,我和鄭慧欣擠在麻雀公寓里,她坐在地毯上化妝,邊化邊哼歌。
我跟十六歲那時候一樣許願,天后保佑鄭慧欣會成為大明星,然後又私心地多許一個,天后保佑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我送她出門打了車以後趕去補課班,正裝穿得我渾身不舒服。
趕到以後十幾個教師都穿得一樣,我扯了扯衣領,感覺喘不上氣,解開了一顆扣子。
我前面是跟我帶一個班的教師,同我一屆的畢業生,我走過去要坐她旁邊,卻看見她西裝紐扣從上到下全系錯了。
「Miss.陳,」我喊她,「你的紐扣。」
她低頭看了看叫了聲哎呀,馬上解開來重新繫上,我笑說,「點解咁緊張?」
「不是緊張啊。」
她把紐扣重新系好,很不安地說,「是急啊。
我男友畢業典禮,可能趕不上。」
陳老師和她男友大學認識,她男友小她一屆,之前來補課班接她的時候我也見過。
「人一輩子大學畢業典禮只一次架嘛。」
她說。
補課班的窗戶是落地的玻璃,我們兩個坐在面試間外面的凳子上,玻璃中間聖誕節的貼紙還沒摘下來,透過去可以看見冬季的陽光照耀外面庭院里的紫荊花。
筒子樓外面的市道也有一整排紫荊,小時候我和鄭慧欣上學就從花底下走過,上國中以後就在校園裏面的紫荊下走過,契爺在我們大學那年也在酒吧門口栽了兩支紫荊,因為鄭慧欣說兆頭好,契爺就寵她。
我滿腦子都是鄭慧欣,鄭慧欣今天要唱什麼歌,我居然忘記問她。
考試前十分鐘我跑走了。
我從補課班一直跑到馬路上攔的士,每一輛都有客。
我看了一下手機,鄭慧欣唱歌還有半個鐘頭,從這裡到時代廣場要四十分,我把眼鏡和圍巾取下來抓在手裡,開始拚命地向她跑過去。
皮鞋在磨我的腳跟,我想起她第十六歲那一天非要穿高跟鞋,把自己的腳搞得又痛又紅。
那天晚上她親了城巴的窗戶玻璃又親了我,我們睡在一張床上,晚上我聽見她說夢話,「好喜歡林子瑛。」
我和鄭慧欣從八歲一起大,八歲她第一次上台唱shallwetalk,高中一年級唱...

《城巴的窗戶玻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