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長生的我,壽命加點成仙帝
長生的我,壽命加點成仙帝 連載中

長生的我,壽命加點成仙帝

來源:google 作者:涼拌黃豆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霜霜 徐修

意外穿越修仙世界,開局獲得一顆長生道果徐修以凡人之身,長生不老,壽元無盡還可以利用長生道果,將壽命轉化成屬性點,用來給自己修練的功法加點……君子報仇,百年不晚回報仇人的最好方式是什麼?是殺人誅心,在他生命彌留之際,以最好狀態出現在其驚駭欲絕的眼神中,送他最後一程於是,修仙界多了一個長生者的傳說展開

《長生的我,壽命加點成仙帝》章節試讀:

「剛剛我施展的就是武功,是抱爐功,不是什麼仙術。」

對於恭維自己的話,徐修懶得回應,他回答問他剛剛施展的是武功,還是仙術的鑄劍門弟子。

徐修的話,讓鑄劍門弟子,紛紛瞪大了眼睛。

眼中滿是不信。

騙誰呢?

剛剛那是抱爐功!

當他們沒修練抱爐功是吧?

抱爐功雖然是江湖上,少有能夠修練內力的內功, 只有鑄劍門的普通弟子才能修練。

但終究還是凡人武功。

也沒厲害到徐修那種程度吧?

他們修練的抱爐功,跟徐修剛剛施展的手段,根本沒得比。

徐修施展的,已經技近於道,堪比仙術了。

你說那是鑄劍門更高級的武功,他們這些普通弟子沒資格修練,只有掌門親傳弟子才能夠修練,都比說那是抱爐功,更值得令人相信。

他們卻並不知道。

徐修剛剛說的那一番話,都是真的。

徐修剛剛施展的,的確是抱爐功。

但是他的抱爐功,卻是經過加點升級,修練到了大成圓滿境界地抱爐功。

「徐修師兄,你不想說就算了。」

鑄劍門眾弟子,語氣幽怨道。

只以為徐修不想說。

便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而在這之後,城外的那群馬賊,通過城門上的那條縫隙,進來多少便被徐修殺掉多少。

有一部分,也被徐修讓給,身邊的那些鑄劍門普通弟子解決。

再加上城牆上,手持弓弩的鑄劍門弟子配合。

沒要到兩刻鐘時間,整個東城門攻打安陽縣城的馬賊,便幾乎被全部解決。

他們大多數,除了來不及進城,被城牆上的鑄劍門弟子,用弓弩射殺外。

通過城門裂縫,衝進城內的馬賊,共有兩百餘人。

當然,光憑藉一條裂縫,衝進城內的馬賊,肯定是達不到兩百餘人的。

在徐修連續殺掉了二十多個,衝進城內的馬賊後。

躲在城外死角處的那些馬賊,知道不能在這樣被徐修,守株待兔殺下去了。

不然,光讓徐修一人,憑藉地形優勢,就足以殺的他們全軍覆沒。

所以,他們後來,又用火藥炸了一次城門。

這一次,將原本就被炸出一條大裂縫的那面城門,直接給炸塌了。

徐修他們對於馬賊的地形優勢,瞬間被逆轉。

鑄劍門那十名普通弟子,神色擔憂不已。

徐修卻並不是很擔心。

在一面城門被炸塌的片刻時間後,就有三十多個馬賊,先後騎馬衝進了城內。

但是依舊不是徐修的動手。

在將抱爐功升級到大成圓滿境界的徐修面前,他們就像是孩童面對大人一般,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徐修的一拳一掌,在深厚無比的內力加持下,都擁有非凡巨力。

能夠輕易做到,掌碎兵刃,拳碎人體。

更擁有利用內力隔空傷人,讓對方身體熊熊燃燒的能力。

這怎麼打?

根本不是一個量級和層次的。

堪稱碾壓。

所以這些馬賊,都輕易被徐修斬殺。

後來城內,又衝進了一百四十餘個馬賊。

加在一起,總共兩百一十餘個,其中有一百七十多個,都是徐修解決的。

被那些鑄劍門弟子解決的馬賊,卻只有區區三十幾個而已。

徐修殺到最後,那些馬賊看到徐修的身影就膽寒。

徐修一人站在城門口,便無一名馬賊,敢越雷池一步。

周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人屍和馬屍混合在一起,堆積在城門口處,形成了一座三尺高的屍山,將城門再次堵住。

長相俊美不凡的徐修,就如同一顆磐石。

鎮壓在安陽城東城門口,擋住了馬賊們的去路。

身材魁梧,面目兇惡,臉上長滿了橫肉,從額頭到下臉,經過中間鼻樑,有一條五寸長,如同蚯蚓一樣恐怖的斜面刀疤,手持一根百斤重,五尺長,長滿倒刺黝黑狼牙棒兵器的馬賊首領。

騎在一匹神駿的黑馬上,站在城牆上,弓弩射不到的死角,看着站在城門處的徐修。

以及他身邊,堆積如山的屍體。

即便兇悍如他,眼中也滿是驚懼。

因為這個少年,實在是太兇殘了。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你不是普通人。」

最終,馬賊首領沉聲道。

「你是修仙者吧?」

隨後馬賊首領問。

因為只有那些,被尊稱為「仙師」修仙者,才掌握有這種恐怖的力量。

別說青州了,放眼整個大周,即便是那些榜上有名的大高手,他都覺得不一定,是眼前這個少年的對手。

「我不是修仙者,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鑄劍門弟子而已。」

徐修搖頭否認。

或許他以後可能是。

但是至少現在不是。

「不可能,你不是修仙者的話,為什麼會這麼強?」

馬賊首領難以置信道。

徐修懶得解釋,反正他說了,馬賊首領也不信。

「你輸了,現在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四臂蛟龍劉東子?」

徐修看着身邊只剩下十幾個人,全都擠在城牆上弓弩射不到的死角,也不敢進城,就待在城門入口處的馬賊首領,他詢問道。

一番交手過後,他覺得眼前這批馬賊,雖然沒有傳聞中兇悍,不是傳說中的黑山盜。

但的確是一夥,戰鬥力算得上極為不錯的馬賊。。

「老子不是四臂蛟龍,是流風盜首領秦天霸。」

看到徐修詢問,懷疑起他們的身份,這馬賊首領大笑一聲,也不隱瞞,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流風盜,不是黑山盜?」

徐修疑惑。

自從接下了師父張呂陽,安排他帶領鑄劍門弟子,守衛安陽縣城的任務後,他就私下裡,了解過一番安陽縣城周圍的馬賊勢力。

除了名頭最大, 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山盜外。

安陽縣城周圍,還盤踞了一些諸如流風盜、白龍盜、響馬盜、鬍子山等,十多個馬賊勢力。

這些馬賊勢力,有大有小。

大多只是些,盤踞一方的普通馬賊勢力。

遠沒有黑山盜那般兇惡,以及惡名遠揚,實力也並不如黑山盜強。

「誰說這次攻打安陽縣城的,只有黑山盜一群兄弟?」

「這次四臂蛟龍,劉盜首召集我等,就是為了攻下你們這安陽縣城,平分城裡的財寶和女人,就算你守住了這一座城門,其他三座城門可不一定能守住,只要被打下一座,結果都是一樣的,你們安陽縣城,恐怕保不住了。」

秦天霸眼中,滿是嘲笑道。

徐修心中一震。

他這才明白,這一次四首蛟龍劉東子,率領黑山盜攻打安陽縣城,恐怕是蓄謀已久。

除了黑山盜外,還聯繫了其他馬賊,一起聯手。

「這次安陽縣城,怕是要危險了。」

徐修心中一沉。

「除了你們流風盜和黑山盜,這次攻打安陽縣城的,還有那些馬賊?」

徐修目光看向秦天霸。

「你覺得老子,會告訴你嗎?」

秦天霸反問徐修。

「看來你沒打算活?」

徐修神色有些意外地看着秦天霸。

「老子告訴你了,你難道就會放過老子嗎?」

秦天霸聞言臉上,閃過了一絲譏笑。

剛剛他們那麼多人,都不是徐修對手,他沒指望就靠他身邊的十幾個人,就能夠翻盤。

更沒指望,他說了實話,徐修就會放過他。

「也是。」

徐修聞言點頭。

他的確沒有打算放過秦天霸。

話音剛落,他直接腳尖輕點幾下,踩着地面的屍體,如同一隻輕盈的鵬鳥一般,迅速無比地朝着站在城門外死角處,剩下的十幾名流風盜撲了過去。

連續十幾聲凄厲的慘叫後,徐修身邊多了十幾具,流風盜的屍體。

徐修五指虛張,隨手抓住,胯下騎黑馬的秦天霸,向自己砸來,力道驚人,重達百斤的狼牙棒。

狼牙棒頓時無法再前進分毫,就像是被一把鉗子,牢牢地鉗住了一般,秦天霸想要抽回兵器,卻發現即便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氣,運上了全身內力,臉色憋得通紅,手中的狼牙棒都紋絲不動。

徐修神色平靜地看着面前,距離自己不過三五尺遠,騎在馬背上的秦天霸問:「還有什麼遺言嗎?」

秦天霸卻神色篤定道:「你果然不是凡人。」

如果徐修是凡人的話,沒道理他修練了三十年的「蛟龍三十六式」,會連徐修一招都擋不住。

這還是在他手持重兵器,有胯下戰馬助力的情況下。

他在整個青州地界,勉強也算是一名薄有聲名的綠林高手。

但是在這個剛剛成年的少年面前,卻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可想而知,兩者的差距之大。

隨後他直接鬆手,手中的兵器狼牙棒也不要了。

揮舞着兩隻虎虎生風的拳頭,體內所有內力,都匯聚於雙拳上,從馬背上一躍而起,氣勢驚人地朝徐修面門砸去。

他身為流風盜盜首,沒道理會如此輕易認命。

他並沒有選擇逃跑。

他知道,以他和面前這個英俊少年之間,天塹般巨大的實力差距,他轉身逃跑時的一瞬間,就足以讓對方將他殺死。

這樣,他只會死得更快而已。

「下輩子不要再做馬賊了。」

徐修神色平靜道。

對於秦天霸向自己面門,劈來的兩隻拳頭,徐修並沒有任何閃避抵擋的動作。

因為眼前這位流風盜首,別說那兩隻拳頭打不中他,即便打中他了,依然對他造成不了絲毫傷害。

話音剛落,徐修抓住對方兵刃狼牙棒的單手,瞬間猛然用力。

頓時這根重量驚人的狼牙棒,瞬間被徐修捏碎,炸裂開來,向四面八方迸射而去。

噗噗!

徐修全身上下,都有深厚地抱爐功內力護體,狼牙棒被徐修捏碎,向周圍濺射的碎鐵塊,落在徐修身上,就像是擊打在牛皮上一樣,只留下悶響聲。

被卸去力道,掉落在地上。

而這位流風盜首秦天霸,可就沒有這樣的本事了。

被徐修捏碎,碎裂成上千塊的碎鐵塊,其中有一半,都落在了秦天霸,和他身後所騎的黑馬身上。

那些碎鐵塊肆無忌憚的,破壞着秦天霸,和他那匹黑馬的身體。

他的面門首當其衝。

在這麼多碎鐵塊的破壞下,一時間慘不忍睹。

血霧噴洒,腦袋幾乎碎裂。

「奶奶的,就不該聽那劉東子蠱惑的,這次老子栽了。」

在失去生命前,徐修隱約聽到了,這位流風盜首的感嘆。

在馬匹的悲鳴聲中。

秦天霸的屍體,連同他所騎的黑馬同時倒地,這位縱橫青州的馬賊首領,就此殞命。

於他陪葬在一起的,還有整個流風盜。

「馬是匹好馬,可惜跟錯主人了。」

解決了最後一個敵人後,徐修掃了一眼地上,那跟隨秦天霸一同死去的黑馬屍體,搖了搖頭道。

他看得清楚,剛剛秦天霸,向他出手時。

這匹黑馬配合秦天霸,讓狼牙棒砸向他的勁力,至少增加了兩成。

若不是他們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這匹黑馬還真是秦天霸的一個好助力。

這種能配合主人的馬,徐修也是第一次見。

不用多說,這匹黑馬,肯定是一匹,難得一見的好馬。

可惜已經死了,不然徐修還真想養養看。

突然。

徐修不由抽了抽鼻子。

因為他聞到了一股,難聞的腥臭味。

這種味道,從四面八方向他湧來,似乎到處都是。

他這才注意,剛剛和敵人交手沒感覺。

此時大戰結束後,周圍躺了一地的馬賊屍體和馬屍。

他聞到這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道,正是人血味和馬血味的混合。

他第一次聞,有些不太習慣。

他強忍住了心中的不適。

徐修轉身,踩着一眾流風盜的屍體,走進了城中。

對那十名,看他神色敬畏萬分的普通鑄劍門弟子道:

「我還有事,此地就交給你們了,你們把屍體清理掉,想辦法把城門給堵上。」

隨後徐修又想到,現在只剩下一門城門,而流風盜已經全軍覆沒,應該再沒有其他的馬賊,來攻打了。

他又補充道:「實在堵不上就算了,你們守在這裡,不要讓任何人進出。」

說完,徐修在鑄劍門眾弟子的目送下離開。

他馬不停蹄的,趕往下一座城門。

他想看看,那流風盜首秦天霸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長生的我,壽命加點成仙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