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鬢邊海棠依舊
鬢邊海棠依舊 連載中

鬢邊海棠依舊

來源:google 作者:萌不萌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傅枕書 武俠修真 蘇棠

她愛傅枕書,愛了十年如願嫁給他之後,他卻恨她入骨他愛的人,從頭到尾都是她的小姨展開

《鬢邊海棠依舊》章節試讀:

  高級病房裡,主治醫生給沈蓉檢查過後,又為她掛了水:「夫人的病,可能要住院觀察一晚。」
  
  沈蓉遲遲沒有醒來。
  
  裝暈的人,怎麼會輕易醒來呢?
  
  主治醫生給她掛的,也不過是葡萄糖罷了。
  
  傅枕書在一旁閉目養神。
  
  他一閉上眼,眼前便全是季海棠絕望哭泣的臉。
  
  這個面容扭曲心腸惡毒的女人,和當年那個對着他笑得甜美的季海棠,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他的小姑娘,如今怎麼變成了這副樣子?
  
  傅枕書第一次感到茫然。
  
  鬼使神差地,傅枕書開口:「我和蓉兒還沒有成婚,叫她沈小姐就好。」
  
  「是,少帥。」醫生慌忙應聲。
  
  想到季海棠姆媽的遺體應該還留在病房內,傅枕書起身。
  
  「找個護士來這裡守着,你和我去處理一下季夫人的後事。」
  
  兩人離開後,沈蓉不甘地睜開了眼。
  
  傅枕書雖說願意娶她,但卻遲遲不肯跟季海棠那個賤人離婚。
  
  如今,竟然不讓別人叫她少帥夫人了!
  
  季海棠,既然你和你姆媽一樣擋我的路,我就早點送你去見你短命的姆媽!
  
  ……
  
  傅枕書回到沈薇的病房內,卻不見季海棠的身影。
  
  他感到詫異,卻也沒有細想。
  
  反正季海棠一個人,又能跑到哪裡去。
  
  她早晚要回到少帥府。
  
  可接下來一連半個月,季海棠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完全消失在傅枕書的眼前,竟連她姆媽的後事都不管了。
  
  為了逼出季海棠,傅枕書在全城放出消息,要給季海棠的姆媽辦葬禮。
  
  可直到葬禮結束,傅枕書布置下的警衛沒有一個人找到季海棠的身影。
  
  傅枕書看着靈堂上沈薇的棺槨,眼神陰鬱。
  
  「棠棠她應該是誤會了我,才賭氣離開,如果這樣能讓她好受一些,就隨她去吧。」
  
  沈蓉扯着傅枕書的袖口,做出一副慈愛長輩的模樣。
  
  「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在追究了。」
  
  「不,季海棠還沒有給你贖罪,不能就這麼便宜了她。」
  
  對,他想找季海棠回來,就是為了讓她給沈蓉贖罪。
  
  而不是擔心她!
  
  傅枕書咬着牙慢慢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接下來的日子,傅枕書瘋了一般動用手下軍隊尋找着季海棠。
  
  整個上海灘都要被他翻了個遍。
  
  可就是沒有沒有季海棠的影子!
  
  哪怕沈蓉三番五次勸傅枕書不要找了,也被傅枕書搪塞回去。
  
  找不到季海棠,只能從她消失前的行跡調查。
  
  很快,傅枕書收到報告,季海棠之前去醫院,除去看望她姆媽,還和一個叫裴問方的醫生來往密切。
  
  傅枕書的理智被憤怒沖得潰散。
  
  他立刻命人將裴問方綁來少帥府。
  
  「季海棠在哪裡?」傅枕書坐在沙發上看着裴問方,面色陰狠。
  
  一路被押到少帥府,裴問方卻渾然不懼。
  
  「季小姐已經死了,恐怕少帥只有去陰曹地府才能找到她了。」
  
  「胡說八道!你是不是覺得本帥不敢殺你!」
  
  暴怒之下,傅枕書抽出手槍,直直頂在裴問方太陽穴。
  
  「說實話,否則我送你去見閻王!」
  
  「我怎麼敢騙少帥?她得了絕症,又懷着你的孩子,原本還能堅持活到生產後。可惜啊,那天她被你踹到流產。」
  
  裴問方盯着傅枕書,笑容諷刺。
  
  「一、屍、兩、命!」
  
  傅枕書繃緊了手指,一下秒就要扣動扳機!
  
  這姦夫,口裡沒有一句實話!
  
  「枕書,你在做什麼?」沈蓉的突然出現打斷了他的動作。
  
  她被傭人從樓梯拐角推了過來,抱着胳膊虛弱地開口:「我身體不舒服,你可以送我去醫院嗎?」
  
  如今,少帥府的一切都是屬於她沈蓉的。
  
  不管季海棠是死是活,她都不希望這小賤人再次出現。
  
  她眼含警告地看向被傅枕書挾持的醫生,卻在看清裴問方的模樣時,臉色倏然一變。
  
  裴問方也同樣在打量沈蓉。
  
  他眯起眼睛,仔細辨認了幾秒,忽然輕笑一聲,看向傅枕書的眼神就像看一個傻子。
  
  「傅少帥真是天下第一良善之人,寧肯逼死自己的妻兒,也要將別人的妻子寵得如珠如寶。」
  
  「這頂綠帽子,您戴得可還暢快?」
  

《鬢邊海棠依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