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連載中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粒沙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珩 顧錦梔

【腹黑暴君X嬌軟小公主】【古言甜寵】【破鏡重圓】顧錦梔在被嫁給老王爺的當天逃婚了原本想去投奔二哥,沒想到慌不擇路跑到了雍州某位暴君的地界!蕭珩看着雪地里嬌嬌弱弱的小娘子,不屑地嗤笑了聲,「十幾歲的小姑娘,那老王爺也下得了手啊?!」顧錦梔決定逃離魔爪,可是三番兩次被抓回來文案1眼見着蕭珩跟她二哥打得不可開交,顧錦梔覺得這彷彿又是個逃跑的好機會結果剛剛翻出牆頭,就被剛從戰場下來的蕭珩一把接住扛回了屋裡幽暗的室內,男人眼眸里的霸道和偽善都被撕裂,他壞透地親了親她,低喃的聲音猶如惡魔低語,「十幾歲的小娘子,是時候下手了」【全架空】【非重生、非穿越、非女強】展開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章節試讀:

顧錦梔睡覺確實算不得老實。

主要是她怕冷,軍營里的被褥又單薄,她睡下沒多久,就下意識地往身邊唯一的熱源——蕭珩,拱了過去。

蕭珩還沒睡着,後背就又貼上來一個軟乎乎的小玩意。

一回生二回熟。

這回他頭也沒回,就知道是顧錦梔那個嬌氣包又拱過來了。

他閉了閉眼,舌尖抵着下顎,忍耐了一會兒。

蕭珩一向都是一個人睡,現在後背被人抵着,怎麼躺都覺得煩躁難受。

要不把她踢下床算了?蕭珩思考着怎麼處理這個小麻煩精。

偏偏熟睡得一塌糊塗的顧錦梔還不知自己招惹上的人是誰,哼哼唧唧地拱着他的後背,跟一隻鍥而不捨的小倉鼠打地洞一樣,拱得蕭珩一身火氣。

蕭珩忍無可忍,掀被而起,直接讓身後的小人兒一頭拱進了他的被子里。然後天還沒亮就出去外頭練功去了。

他這一走,顧錦梔徹底失去了熱源。

她徒勞地拱了好一會兒,卻半點熱量都沒能得到,最後迷迷瞪瞪地睜開眼,才發現大床上只剩下她一個人,純純是拱了半天寂寞。

床鋪又冷又硬,本來挨着蕭珩還勉強能睡,他這麼一走她就徹底睡不着了。

這時外頭天色已經亮了一些,昨夜巡防的軍兵在交接換崗,到處都是腳步踩在雪泥上面吱吱呀呀的細碎聲響。

顧錦梔打了個長長的哈欠,小手從被子里掙脫出來,使勁揉了揉小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早睡早起身體好,晚睡晚起心情好。

晚睡卻還早起的顧錦梔心情很不好。

因為晚上太冷沒睡好,顧錦梔起床後整個人都奄耷耷的。連蕭珩練完功進了營帳來用早膳,也沒能打起精神來。

蕭珩帶兵打仗沒那麼多規矩,平素在營地里都是跟夏煒他們幾個副將和近衛一起吃的。但是今天練完功,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顧錦梔昨晚使勁拱他的小模樣,很煩人,但是也挺有意思的。於是乾脆讓人把飯菜都送到了自己的軍帳里。

他掀簾進來的時候,顧錦梔還呆坐在床上,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

蕭珩自己睡眠少,自然是理解不了顧錦梔怎麼睡到這個點還打不起精神來。他瞥了她一眼,冷嘲道,

「不下來洗漱吃飯?還等着本王伺候你啊?」

顧錦梔剛睡醒,腦子和身體都遲鈍了一些。她坐在床上看了蕭珩一眼,見他真的自顧自地自己吃起來,沒有打算再搭理她,這才慢騰騰下了床,乖乖地洗漱完畢過去吃早餐。

軍營里的飲食簡陋,早飯就是稀飯饅頭和小菜。

顧錦梔看着稀粥饅頭,想到自己曾經十指不沾陽春水,卻不知道自己還會過上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於是忍不住輕嘆了一口氣。

可是蕭珩並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見她皺巴着一張小臉看似嫌棄,揚了揚下巴,輕蔑地說,

「幹什麼?吃這些委屈你了?委屈就別吃了…」說完作勢伸手就要把她跟前的碗拿走。

顧錦梔立刻抱緊了自己跟前的碗,「沒有沒有!我最喜歡吃稀飯饅頭了!」

她知道自己要是流露出一絲絲不情願,眼前這個大魔頭絕對是能做出不給她飯吃的事情的。

顧錦梔惜命得很,立刻乖乖地低頭喝粥,巴掌大的小臉幾乎都埋進了碗里。

她一變得乖順,蕭珩反倒覺得沒意思。他盯着她微張微合的小嘴看了一會兒,忽然問道,

「你今年多大年紀了?」

顧錦梔一愣,老老實實答,「十五了。」

她剛剛及笄就被親叔叔迫不及待地要送給老建安王當禮物。

蕭珩低笑了一聲,想起昨晚跟她睡一塊的時候,她身上似乎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於是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憋着壞勁問,

「才十五?不會還在喝奶吧?」

顧錦梔:「…」媽蛋老狗比!

喝奶怎麼了?我喝你家奶了?不喝奶怎麼長個子?

顧錦梔個頭不高,眼見着跟她同歲的檀雲都快比她高出小半個頭了,於是她每天都在使勁喝奶,試圖抓住機會再長高一點。

身高是她的硬傷,本來顧錦梔想懟他幾句,可是發現他就連坐着都比自己高出半個頭。

顧錦梔:「…」就無語。

蕭珩見她不說話,以為她是耍小脾氣不高興了,難得善心大發,不再逗趣她,反而把裝着牛乳的大碗往她跟前推了推,語氣玩味地說,

「行了,多喝點。省得回頭又要說本王虧待你,害你長不高。」

顧錦梔悄悄白了他一眼。

就要說!就要說!

反正長不高這件事就賴定你了!

————————–

兩人用過早飯之後,隊伍已經整肅好準備繼續出發。

蕭珩這次是出來巡查邊營的時間很趕。這幾年雍州和梁州關係緊張,說不好什麼時候就又要打起來。

巡查完畢,布置好防禦,便準備打道回府。

雍州州府在雍城,距離此地馬上疾行需半日,不過他們隊伍裡頭還有不少步兵和輜重,最快還得走個兩三天才能到。

「抓緊時間出發。本王的隊伍不帶累贅,拖累全軍行進者,直接丟棄!」

他見顧錦梔還站在軍營里磨磨蹭蹭,於是故意放話警告她。

顧錦梔聞言卻眼前一亮,誒?丟棄?

這彷彿是個逃跑的好機會。

————————-

回雍城的路上,顧錦梔照例跟蕭珩同騎一馬。

蕭珩知道這小公主絕不像她表面表現出來的那麼乖巧,一個不留神說不定就逃跑了。

她這張漂亮的臉蛋太具有欺騙性,交給別人他不放心,於是一路讓她坐在自己的馬上,親自看管着才安全。

顧錦梔一路都沒有找到逃跑的機會,窩在他的大氅里,忍不住小聲嘀咕,

「表叔,你帶着我去雍城幹嘛呀?」

蕭珩把大氅撥開一絲縫隙,顧錦梔側坐在馬背上,只露出了一點兒腦袋尖,眼睛像是蒙了一層水光,亮晶晶的,裡頭倒映着他的身影。

他盯着她水光瑩潤的眼睛,弔兒郎當地說,

「誰說你沒什麼用?你哥最近沒少找我麻煩,我把你留在手裡當人質不是正好嗎?」

雍州和梁州邊界線很長,平時商貨往來很是頻繁,按理說應該以和為貴,共促繁榮才對。但是養兵需要糧食和兵械。

如今大魏國力衰弱,而這兩邊反倒軍強馬壯,交易起了摩擦,一言不合便打了起來。

蕭珩會遇到顧錦梔,並不是完全是巧合。留她在手裡,自然也大有用處。

顧錦梔聽到人質兩個字,心裏咯噔了一下。

他她小的時候在宮裡長大,二哥最是疼她,經常會從宮外給她帶好吃的好玩的東西,所以即便隔了九歲的年齡差,感情卻是最好的。

但是此時她被蕭珩拿捏在手裡,只能裝出一副六親不認的模樣,把她和二哥的關係摘得一乾二淨,

「我跟他又不熟,小時候他還老是欺負我。現在他更不會為了我放棄梁州的利益的,你留着我也沒有用。」

蕭珩看着她忽閃不定的眼神,看似遺憾地啊了一聲,

「看看吧。如果真的沒用,我就把你丟回順州去,還給建安王那老頭當媳婦。」

顧錦梔:「…」

我給老頭當媳婦你就很高興嗎?人家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兒子都有了,而你連個媳婦都娶不上好不好?!

顧錦梔在心裏瘋狂咆哮。但是又真的怕他把自己丟回順州去。

撇開建安王的年紀可以給她當爹不談,光是她被蕭珩擄走這些天,清白這件事就說不清楚了。

想清楚這一點之後,顧錦梔知道,如今她的唯一出路就是去梁州找二哥。但是前提是蕭珩肯放她走。

「你為什麼一定把我送回順州呢?我又沒有得罪你,你幹嘛非得讓我過不好呢…不如就把我丟在這裡吧,讓我自生自滅,也不耽誤你的正事,對吧?」

顧錦梔小聲地跟他打商量。

「誰說你沒有得罪我啊?」

蕭珩端坐在馬上,看都不看她一眼,氣定神閑地應道。

顧錦梔:「嗯?」

有嗎?我們這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

她正困惑着呢,扶着她腰身的那隻手臂忽然收緊,緊接着耳邊傳來他沉沉的氣息,

「小公主,言而無信,是要掉腦袋的。」

顧錦梔:「???」

她什麼時候言而無信了?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