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夜屍行
白夜屍行 連載中

白夜屍行

來源:google 作者:玄與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知命 玄與貓

【末世+無異能+殺伐果斷】2022年,疫情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變異,感染者變得嗜血狂暴,屠戮倖存者在此背景下,宋知命與妹妹艱難地在末世中的求生展開

《白夜屍行》章節試讀:

樓道里再次恢復平靜,每拖一分鐘,妹妹的危險就增加一分,宋知命必須行動了。

他不顧一樓遍地的血肉殘肢,走到單元門旁。

門外仍停留着一隻喪屍,隨着宋知命的靠近,愈發狂暴,張牙舞爪地盯着自己。

隔着門上的柵欄窗戶,宋知命的頭盔幾乎貼在喪屍猙獰的面目上與之對視。

就像那哪個生化遊戲的第三章第四節,他不自覺地將眼前的畫面聯繫起來。

血紅的雙眼,不知被誰咬一口的殘缺鼻樑。

不過如此!

與樓道里未知的黑暗相比,這喪屍絲毫不能給他帶來恐懼。

與此同時,他也查看了門是否有其他喪屍。

宋知命將一隻手放在把手上,一隻手拿球棒,死盯着喪屍,屏住呼吸慢慢擰動把手。

在把手的徹底鬆動後,宋知命猛退一大步,擺好擊球姿勢準備迎擊。

由於樓道過窄,一旁還有電動車阻隔,他僅有一次機會從側面揮擊它的太陽穴,如果再貼近,被纏上去便只能肉搏了。

他深吸一大口氣,死盯着那隻喪屍朝他撲過來,在進入自己攻擊範圍,用力一揮。

該死,它竟然會閃躲!

宋知命忍不住在心裏罵了出來,只見喪屍在撲過來看到球棒的瞬間,頓住了身子,向後一閃,躲過了那致命一擊。

由於地面濕滑、揮空的慣性再加上有些礙手的護具,咲太隨着這一擊腳步一個踉蹌,身形不穩地向前踏出了一步。

喪屍抓住機會再次撲擊,咲太被壓在身下,被他死死咬住背部,所幸衣服尚且厚實,沒有咬透。

咲太感到背部吃痛,暗叫不好,猛地支起身子將它摔在一旁,對着喪屍的頭部猛踹,又舉起球棒狠狠劈下,終於結束了它的生命。

他靠在欄杆上喘息片刻,拖着屍體丟在單元門外。

藉著昏暗的路燈,並沒有在周圍看到喪屍,宋知命稍稍鬆了口氣。

他沿着牆壁向一樓的窗戶移動,一樓窗戶的防盜欄杆都是空心鐵皮製成,幾乎只是象徵性的裝飾。

他爬上離地面大約兩米的空調外機架,終於放下了心,這個位置,就算遇到喪屍,也可以憑藉地形安然無憂。

宋知命推開窗戶,不覺心頭一喜,一路上終於碰到順利的事情了,這個卧室的窗戶並沒有反鎖。

他拿起球棒,輕鬆地撬開了一根防盜柵欄,巨大的響聲讓他心裏一緊,不出所料,幾隻喪屍從陰影中竄了出來,聚攏在空調外機下,慶幸的是它們並不會攀爬。

他觀察了一番後,鬆了口氣,繼續手頭的工作,就在將要搞定這一切的時候,一隻高瘦的男性喪屍推開了其他喪屍,將雙手搭在檯子上,就要開始爬。

宋知命一驚,似乎仍有喪屍保留一定的智力,反而不急着鑽進一樓卧室,而是盯着它看了一會。

那隻喪屍努力了半天,終於探上去了半個身子,似乎能從它猙獰的面目中看出一絲喜悅。

宋知命一腳將它踹了下去,在確定卧室沒有危險後鑽了進去,反鎖住窗子。

打開手電,發現這裡是一個孩子的卧室,布置的相當可愛,看得出他很受父母疼愛。

宋知命心裏已經有了答案,在這樣的動靜下都沒有人過來,想來這個房子里已經沒有活人存在了。

他一點點靠近卧室門,摘下頭盔將耳朵貼在門上,果然聽到了喪屍無意識地**。

他再次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裝備,確保沒有裸露肌膚後,慢慢擰動門把手,一隻小喪屍突然竄了進來,它的速度很快,但並沒有什麼力道。

宋知命一隻手便制住了這個小傢伙,他並沒有下殺手,而是將它拎了起來塞到了衣櫃里。

顯然他還沒有做好屠戮喪屍的心理準備,畢竟除了血紅的雙眼,這隻喪屍和人類幾乎沒有外貌上的區別。

在確保它不會從柜子里逃出來後,宋知命再次探索起這間房子,現在只能寄希望於牙醫會在家裡儲備布洛芬什麼的吧。

他小心地觀察四周,將卧室門外的燈打開,舉起球棒敲擊着門板,一隻成年男性喪屍從另一間卧室沖了出來。

宋知命退回卧室跳在床上,給自己的球棒以充足的空間。

居高臨下,手起棒落。

那隻喪屍倒在地上抽搐,宋知命緊接着跳到地上,一隻腳踩在他的背上,舉起球棒狠劈他的頭部。

幾下就沒了動靜,宋知命打喪屍的架勢已經愈發熟練。

想來他就是牙醫,他有些歉意地看了一眼衣櫃。

再次打開房門走進主卧,令他驚喜的是一箱藥品已經散落在床頭柜上,但隨即又有些擔憂。

連醫生都不能倖免地變成喪屍,這些葯又有什麼用呢,布洛芬就拆開在床頭柜上,似乎牙醫也剛用過這些葯。

宋知命找了個包將所有藥物一股腦塞了進去,轉身搜尋着屋子其他東西。

簡單看了眼這裡的廚房和冰箱,便拿上鞋柜上的房門鑰匙離開了。

他已經耽誤夠久了,不能再讓妹妹等下去了。

宋知命已經徹底適應了這環境,大踏步地向樓上跑去,背包在身後一顛一顛的,感應燈也隨之逐盞亮起。

徐雅打開門探出半個身子,看到是宋知命,臉上的表情明顯緩和了下來,看起來是聽到聲音來接應他的。

「沒事吧?」

「牙醫也變成喪屍了,從他家裡翻了些葯,妹妹怎麼樣了?」

「還在床上躺着,倒是沒什麼變化。」

宋知命鬆了口氣,至少沒有惡化,也許真的只是有點嚴重的發燒吧。他摘下頭盔,換了身衣服,又用牙醫家裡拿的消毒水簡單清理一下,便去找妹妹了。

徐雅已經幫妹妹服過退燒藥,接下來如何就要看妹妹的造化了。

......

街道上

「你有收到這條短訊嗎?」

女人靠着車門躺在後車座,語氣帶着些許狐疑,她翹起腿看着躺平在駕駛座上的男人。

在這一萬平方公里出頭的地方,整整擠着兩千萬人口,如今這些人從大廈上走下來遍布在街上,才能看得出這個數量有多麼的恐怖。

一隻喪屍突然出現在女人車門旁盯着車玻璃看,女人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黑色的車窗膜讓外面的喪屍看不見裏面的動靜,只是怪叫着繼續遊盪。

「都路過多少了,還這麼膽小。」男人撇了他一眼,裝作雲淡風輕的樣子。

「**要『宵禁』,是不是要把在外面的人全殺了啊...」

女人沒有理會他的嘲笑,而是繼續訴說著她所擔憂的事情。

「哼...怎麼可能,光這條街上怕是就有小几千人,這是想亡國了!不,這就是屠殺!」

男人越說越激動,驚動了幾隻路過的喪屍,它們拍打着車門嘶吼着。

男人閉上了嘴巴,等待它們失去耐心,這樣的場景已經出現數十次了,但好在這些喪屍並沒有什麼特殊能力,別說打破窗戶,連車門都不會打開。

「啊!」

女生突然尖叫起來,一隻喪屍突然掰起了車門把手,啪嗒啪嗒的聲音在車子里顯得格外恐怖。

「別叫了,你把喪屍都引過來了。」

男人有些着急地小聲斥罵著,此時的他只能賭他們會慢慢散去,路上停的車子太多了,他根本動不了,也不敢動,引擎的聲音會把喪屍都招過來的。

女人雙手捂住嘴巴不敢再吱聲,男人仍然保持着一個姿勢,全身繃緊捏住了拳頭。過了一會,其他喪屍逐漸散去,只剩下那隻特別的喪屍仍然在試圖開門。

「它怎麼回事?」

「喪屍不會還能變異吧?」

女人拿起手機將眼前這隻喪屍錄了下來,就在這時,遠方傳來轟隆的巨響,伴隨着開炮與機槍掃射的聲音,那隻喪屍扭頭朝響聲沖了過去。

女人的鏡頭死死對住喪屍,更是拍到了遠方行進的軍隊。

畫面里,穿着綠色熒光工作服的士兵在裝甲車上架着重型機槍跟在坦克後面進行掃蕩,成群的喪屍前仆後繼地倒在街道上,幾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整整十分鐘,槍聲終於停止,又繼續碾壓過路上的汽車前進。

「請室外的倖存者舉起雙手向我靠攏,室內的倖存者保持原地不要走動。」

身後的大卡車藉助喇叭開始循環喊話,同時藉著喇叭再次吸引着零星的落單喪屍。

「要過去嗎?」

女人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儘管周圍已經被喪屍搞得屍橫遍野,但與戰車旁的血海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男人沉默地抽着一根又一根煙,眼睛幾乎紅腫,嗓音沙啞地說:「走!不走還能怎麼辦?被坦克壓死嗎?」

女人將眼前的一切錄好後,發到了社交平台。

他打開了車門,舉起了雙手,緩緩朝軍隊移動着,女人躲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倖存者請舉起雙手步行緩慢前進,嚴禁奔跑。」一位士兵在裝甲車上,拿起半自動步槍,瞄準二人,同時進行喊話。

男人有些踉蹌地靠近着裝甲車,看着烏黑的槍管,心裏不免有些犯怵。

就在剩下不到十米的距離時,兩名穿着防護服的醫生,將他們帶到一旁進行檢查。

醫護人員拿着手電筒,扶起他們的頭照向他們的眼睛對他倆進行吩咐道,「你去第一輛卡車,你去第二輛。」

男人放下雙手,頭也不回地走進了第二輛卡車的車廂。

「他被感染了。」

......

「你瘋了嗎!這個命令至少七成人口會被屠殺,是至少!是屠殺!」

一身戎裝的老人歇斯底里地朝着電話吼着,自從當上這個位置後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激動了。

「他們的大腦只剩下腦幹。蟲子,或者說某種生命體代替了大腦的其他部分。

他們已經是行走的屍體了。」那邊似乎在解釋着什麼。

老人頓時沒了精氣神,「真的,不能治好嗎...」

老人沒有說話,那邊的聲音又安慰道。

「全世界都發生了這樣的災難,我們已經做的很棒了。」

《白夜屍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