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連載中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來源:google 作者:櫻桃樹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瑜 陸目成

客觀來講,趙瑜挺同情病嬌男陸目成的,陸家人好不容易給他找了個門當戶對肯嫁過來的女展開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章節試讀:

啪!
浪漫的婚房裡忽然發出一聲巨響。
一對琉璃天鵝被男人摔了個粉碎,他怒氣沖沖,居高臨下的望着床上的女人:「齊詩韻呢!」
女人一臉無辜,摸了摸裸露的香肩:「大概在飛往荷蘭的飛機上了。」
女人半躺在床上,微微嘟起嘴巴,眼神裏面的幽怨卻怎麼都抹不去,微卷的長髮披散在肩頭,憑空增添了一抹嫵媚。
看着這個樣子的女人,男人不知為什麼胸口會感覺悶悶的。
女人看着男人,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新娘跟着另一個女人跑了,你這個總裁,嘖嘖嘖……也只能配我這個混混了。」
男人盯着女人,感覺胸口有一股怒氣,想要衝着女人發出來,甚至想直接掐死這個女人。
可在盯着對方看了許久之後,陸目成知道自己有情感障礙,最終還是將這股火氣硬是壓了下去。
雖說看着女人的眼神沒有任何情緒,但還是是莫名多了一抹冷意。
女人卻還一無所知,竟然還敢大着膽子挑釁:「你怎麼不問我她為什麼會去荷蘭呢?」
男人往後退了幾步,保持不噁心的距離,冷望着她挑眉,示意她說。
女人狡黠的笑了:「因為齊詩韻根本就不喜歡男人啊,她去了荷蘭,就是因為荷蘭能夠接受同性戀。」
男人終於忍無可忍了,扯起地上的床單迅速將她裹起來,像是一根春卷一樣…… 隨後十分嫌棄地走到門口處,「趙瑜,你來我婚房一下。」
電話那頭的趙瑜哆嗦了一下:「新婚之夜去您婚房,不太好吧。」
「新什麼婚啊,新娘都跑了。」
趙瑜一個踉蹌,連忙跑來,將這根「春卷」扛走,按照陸目成的吩咐,將她關進了雜物間。
被打包成春卷的女人叫秦暮,古靈精怪,長得不錯,但是出身不好,渾身上下一副老油條做派,是本市有名的女混混。
她從小被遺棄,由街頭一個乞丐撫養長大,沾染了很多壞習,整個人看起來皮的很。
而她今天發生的一切,是前幾天在機場偶遇了一個女人齊詩韻,改變了她的生活軌跡。
齊詩韻是個富家千金,仔細一看秦暮和她還有幾分相似。
她打扮潮流,短髮紋身性感無比,尤其是掏錢包的樣子,極為誘惑,秦暮被她這一塊氣質壓得死死的。
她用錢引誘秦暮:「今晚好吃好喝招待你,明天給我辦件事兒,保證以後你的生活飛黃騰達。」
秦暮半信半疑,被齊詩韻灌醉了,第二天就出現在了她與陸目成的婚禮上……陸目成將新婚妻子迎進門,掀開蓋頭一看,氣得青筋暴起。
難怪那天齊詩韻特別說了一句,一定要辦中式婚禮,要蓋着蓋頭。
趙瑜失手將秦暮扔在地上,秦暮痛苦的捂着胸腔,摸索了一番,好像有根肋骨斷了…… 下手真狠!
秦暮掙扎着想站起身,可稍微動一下,胸口處都是鑽心的疼痛,抬頭看向陸目成,硬是擠出來了幾滴眼淚,聲音異常委屈的說道:「疼……」 陸目成居高臨下看了秦暮一眼,冷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說道:「活……」 可剛說出來一個字,陸目成硬是將剩下的話給憋了回去,其實陸目成對於自己現在的舉動都有點難以置信。
為什麼他在面對秦暮的時候,會這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低頭,陸目成有點不理解了,自己不是有情感障礙嗎,為什麼還會有這種情緒?
閉上眼睛,將情緒努力壓抑下去了之後,陸目成這才接著說道:「齊詩韻去了荷蘭哪裡,具**置?」
「我不知道。」
秦暮痛苦搖搖頭,蜷縮在地上。
陸目成厲聲又問了一遍:「齊詩韻去了哪裡?」
「我真不知道,人家兩個私奔了,你還要這樣糾纏不清幹什麼?」
看她真實痛苦的樣子,陸目成怒意更甚。
他剛剛得知齊詩韻與自己聯姻是假,為得是帶着自己巨額財產,和別人私奔跑了……她還在這裡說自己糾纏不清?

陸目成一想怒氣更重了,順手就拿起杯子澆了秦暮一臉的水。
而秦暮早就痛暈了過去,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陸目成冷漠看了一眼,本想離開,可不知為什麼,陸目成心裏竟然有了一絲絲的不忍。
皺緊眉頭,陸目成盯着躺在地上可憐兮兮的秦暮看了許久,這才扭頭小聲對趙瑜說道:「給她找個醫生過來。」
對於一個情感障礙者來說,任何事情都是隨心而為,沒有太大情緒波動,自然也不會有過多的顧慮。
陸目成是爽了,可對於秦暮來說卻是尤為憋屈,混跡於社會,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趙瑜如釋重負,趕緊出去找醫生。
也不知沉睡了多久,秦暮渾身酸痛的醒來,半眯着眼看着周圍,秦暮發現天都已經黑了。
而自己正置身於一個雜物間里,一張狹小的床搖搖晃晃,但是比之前的生活環境是要好多了。
這是哪裡?
秦暮掙扎着起身,門卻開了,進來的是趙瑜。
秦暮一見他,就用眼神剜了他幾眼,趙瑜有些尷尬,用偷拿來的被褥和食物賄賂她。
趙瑜無奈:「你還是有什麼就說什麼吧,別再藏着掖着了,陸總不知道齊詩韻的下落,是不會放過你的。」
秦暮白他一眼:「我說了,我不知道她的下落,荷蘭也不大啊,仔細找找吧!」
最好能找到齊詩韻與她相好琴瑟和鳴的一幕……那應該會很刺激!
「好好好。」
趙瑜怕了她:「你斷了肋骨,別動氣了,要是真查的水落石出,陸總會放了你的,你好生養着。」
秦暮沒說話,心裏卻巴不得。
她可要在這裡紮根下去,齊詩韻說了,只要她纏住了陸目成三個月,她就會有一筆巨額補償的。
為了這筆錢,她得死皮賴臉的待在這裡。
之後一段時間,秦暮一直都被關在這個雜物間里,沒有再見陸目成一面,她一直野慣了,哪裡受得了這樣的關押,差點沒把這雜物間的牆給拆了。
趙瑜來得也很勤,一來二去和秦暮也熟了。
趙瑜的到來引來了一個小朋友,這個小朋友十二歲,長相甜美,身着精緻,行為舉止都非常有貴族氣質,儼然是這個家的小公主。
秦暮一番巧妙打聽,果真,這個小朋友是陸目成的妹妹,名叫陸目安。
陸目成極其疼愛她,因為她是上天派來救他命的天使…… 曾經陸目成大病一場,患上了白血病。
他母親為了救他,就懷了陸目安,用陸目安的臍帶血救了他。
陸目安?
秦暮眼底滑過一絲狡猾,她壞笑道:「你叫陸目安是嗎?
我就叫你安安吧,從此以後我就收你做小弟了。」
「小弟是什麼?」
陸目安一臉茫然:「我聽說你是我哥哥的老婆,你是怎麼惹我哥哥生氣了,被關在這裡?」
「你哥那人需要惹嗎?
整天就是擺着一張臭臉。」
秦暮誘惑她:「我看你長得漂漂亮亮的,肯定不會打架吧,你想不想學打架,就像是武俠劇裏面很帥氣的那種。」
一向接受高等教育的陸目安,哪裡見識過這些事兒,她一下就被秦暮給吸引了,當場拜了秦暮為師傅。
秦暮還給她變了幾個小魔術,將陸目安哄得團團轉。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目安每天都會來雜物間學學髒話,學學打架,學學偷偷摸摸的小把戲。
趙瑜勸陸目安幾次不要再來了,陸目安早就上癮了,才不聽趙瑜的。
而且她還被秦暮指使羞辱了陸目成一番,把陸目成氣得將陸目安給關了禁閉,就是不讓陸目安出來。
陸目成坐在書房冷笑一聲:「被關在雜物間還這麼不消停,別以為我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