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妃是個說謊精
渣妃是個說謊精 連載中

渣妃是個說謊精

來源:google 作者: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慕白 葉寒辰 現代言情

戰王殿下很無辜,意外撿了個小美女,甜美奶凶,軟萌腹黑,可下飯,又能安眠,還有一雙靈動天下的巧手,各種手藝極好!卻不料她是噬人的花!荼毒的茶!謀心的渣!小美女也很無辜,她一個穿越過來的千手魔術師,本來以為泡個天下第一美男,是個寵她入骨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卻不料他是殺人的簫!剔骨的刀!嗜血的魔!可不可以退貨?一句話總結全文:愛是一道光,甜到你發慌!展開

《渣妃是個說謊精》章節試讀:

第3章 害死了葉寒辰來人是一個年紀二十歲左右的女孩,身後還跟着幾個女傭,她濃妝艷抹,穿着黑色的V字領弔帶裙,這成熟的打扮在她身上顯得格外彆扭。
就像一個小孩要強裝成大人。
你就是我三哥的沖喜新娘?
怎麼長得那麼丑?」
喊葉寒辰三哥?
看來是葉芸馨了。
覺得我丑就出去,別看我。」
雲慕白眼皮都沒抬,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
她最不喜歡在給人看病的時候,被人打擾,心下莫名煩躁。
你只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這些年,因為葉芸馨是女孩,所以沒有參與家庭鬥爭,葉子良又是老來得女,對她更是寵愛有加,養成了她驕縱任性的性格。
雲慕顏根本就不想跟一個小丫頭計較,她只是來拿葯,不想沾染任何麻煩,轉身坐在床邊,繼續為葉寒辰看病。
我跟你說話呢!
你憑什麼在我三哥房裡?
趕緊給我滾出去。」
此時,葉芸馨已經快要氣得發瘋,從來都沒有一個人敢這樣無視她。
自從被接到葉家,走到哪兒都是眾星捧月,現在居然被一個鄉下野丫頭無視,她完全咽不下這口氣。
你真是太沒教養了,你是沒媽教你么?」
提起媽媽,雲慕白心頭一緊,她知道媽媽很可能被潘建業害死了,但今天有人堂而皇之這麼說,令她怒火中燒,回頭剜了一眼葉芸馨。
這眼神還有她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嚇得葉芸馨背後一涼。
可葉芸馨又氣惱自己居然被沖喜的野丫頭嚇到,用手指着雲慕白,命令身後女傭:你們快給我上去抓住她,我要狠狠教訓這個野丫頭。」
雲慕白沒想惹事,可她們偏偏要動手。
兩女傭原以為這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頭片子,誰知,剛伸手要去抓雲慕白時,手就反被雲慕白抓住。
嘎吱」一聲,是倆女傭的手骨折的聲音,疼得二人直接倒在地上,額頭直冒冷汗,蜷縮着。
之後,雲慕白又睨了一眼葉芸馨,一步步朝她走去。
你……你想做什麼?」
步步緊逼的氣場和壓迫感,把葉芸馨嚇得說話結巴,色厲內荏地用手指着雲慕白。
你別過來!
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去告訴爸爸,他不會放過你的。」
然而,雲慕白就像是沒聽見一樣,徑直向她走去,只是微微動了動手指,葉芸馨就動不了了。
只見葉芸馨像抓狂的小貓,想伸手撓雲慕白,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彈不得了,她只能無奈地怒吼:你做了什麼?
快放開我!」
倒在地上的兩個女傭趕緊起身,用手去幫葉芸馨,試着讓她走路,發現她如一塊木頭,怎麼也動不了。
嘎吱」一聲。
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蘇錦青,她面色平靜,看到周圍亂作一團,一片狼藉,眉頭微蹙不悅地問: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雲慕白才又用銀針解了葉芸馨的穴位,讓她能行動自如。
媽,是她,她剛才欺負我們,而且還隨便進入三哥的房間,您快把她趕出去。」
對於這個五小姐,一向知道,她從來不讓人省心,刁蠻任性,最愛惹是生非,又是那個女人生的,更讓她沒半點好感。
今天是你三哥的大喜日子,她是新娘,自然得在這裡,倒是你,趕緊出去。」
這下徹底讓葉芸馨炸毛了,她氣得跺腳,瞪着,又指着雲慕白:我就知道,我不是您親生的,所以您就為了一個鄉下來的沖喜野丫頭,要把我趕出去。」
滾出去!」
蘇蘇錦青的耐心已到極限,立即呵斥葉芸馨。
好,你們給我等着,爸爸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臨走前,雲慕白還不忘發下狠話。
等所有人走後,一切總算是清靜了,雲慕白又可以專心致志地給三少解毒了。
原本她不想管這閑事,只想拿到葉家祖傳葯,救了外婆就想辦法離開。
可當她一見到床上這個男人的五官時,她就忍不住想幫幫他了。
因為這精緻的五官,總給她一種溫暖的感覺,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縷光。
另一邊,葉芸馨去主葉園裡,跑到葉子良的書房裡哭訴,把雲慕白說得骯髒不堪,還說是雲慕白挑起事端。
她當真讓你滾出去,還說以後要把你攆出去?」
葉子良坐在書房內,練字聽着女兒哭訴,對自己這個女兒他也是頭疼。
不過,相比商場上,幾個兒子明爭暗鬥,葉芸馨只在生活瑣事上計較,讓他省心得多。
爸,您覺得我會騙您嗎?
她只是個鄉野丫頭,還那麼丑,才嫁過來就要把我趕出去,以後說不定也把您趕出去。」
忽然,葉子良手一頓,停止了練字,他並沒將一個丫頭放眼裡,只是覺得她才過來就大放厥詞,這麼囂張。
也不知道大師到底算得準不準,這個女孩嫁過來當真能讓寒辰醒過來嗎?
要不是這些年,葉家沒葉寒辰的經營,許多產業都下滑厲害,他也不會迷信到去相信一個算命大師的話。
有我在,任何人都動搖不了我們葉家,更沒人把你趕出去。」
葉芸馨見爸爸還不懲罰那個野丫頭,心有不甘,又開始添油加醋。
爸,今天我看到她在三哥房間,三哥都成植物人了,難道她今晚還想給三哥洞房嗎?
那三哥會不會……」葉芸馨作出驚恐狀,意思再明顯不過。
眾所周知,葉子良再怎麼風流,最寵愛的還是自己這個三兒子,一聽說自己兒子可能有事,他立刻放下了筆,厲聲道:走!
去看看你三哥。」
看來爸爸很快就要懲罰那個野丫頭了,任何人敢欺負她堂堂五小姐,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葉芸馨非常得意,立刻就領着自己爸爸往前走,恨不能跑起來,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爸爸把那個野丫頭趕出去了。
沒一會兒,葉芸馨就率先跑到了房外,重重地砸門:開門!
快開門!」
房內的雲慕白正在施針,只差這一下了,她完全忽視了敲門聲。
直到最後,一根銀針從葉寒辰腦袋上的穴位,**,收回袖中,她才慢悠悠地起身,開了門。
你這個醜女人,你把我三哥怎麼樣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渣妃是個說謊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