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雲少寵妻太過火
雲少寵妻太過火 連載中

雲少寵妻太過火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南意歡 祈景延 霸道總裁

「就一次哪裡夠?我要天天抱!」安瑾年代替胞姐跟易雲深洞房花燭,卻被他一抱成癮她是自小跟隨母親過顛沛流離生活的女孩,嬌弱的身軀,堅韌不屈的性格,迎接着風雨飄搖的人生他是雲天集團的大總裁,霸道狂拽,長得有多瀲灧,心就有多冷硬「一天是你的男人,一生就是你的男人,你逃到哪裡我追到哪裡,哪怕是地獄,我也跟着你去!」展開

《雲少寵妻太過火》章節試讀:

第2章 側室不行……」女孩恨意滔天的眼眸讓他意外。
好似,真的是走丟多年的景團。
只是,身份之事,非同小可,祈景延不會輕信,更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
男人盯着女孩,拿出手機撥通號碼:立即安排醫院,我要做DNA鑒定!」
他這裡,有當年妹妹落下的長髮。
還有,領養一事,外人不知,如果鑒定出有血緣關係……南意歡聞言,眸光微微閃爍,速度太快,讓人無法捕捉。
翌日。
南意歡早早就被傭人叫醒,說夫人正在打麻將,讓她去伺候。
南意歡冷哼一聲,便跟傭人下了樓。
安苑是祈老爺的初戀,當年祈老爺貪戀權勢,娶了富商女,扶搖直上,安苑被拋棄後,又去勾搭別的有婦之夫,在人家生產之際登門,氣的人差點一屍兩命。
之後又帶著兒子登堂入室,處處打壓正房,更是找來外人玷污了正房,那一日,她捂着正房女兒的嘴站在門外,讓小女孩眼睜睜看着自己母親受辱。
正房母女兩深受重創,之後安苑大肆宣揚那日的事,逼的正房差點跳樓,備受打擊的正房不得已帶着女兒遠走。
正房身體不好,只能帶着女兒乞討,兩人受盡白眼,差點餓死街頭!
就這樣,安苑也不曾放過,十四年後,再次找到正房,將人逼死在屋內!
想到這,南意歡眉目驟然陰寒。
當年安苑小三上位後沒多久,老公公司破產,她一腳踹了那人,又帶著兒子來了祈家,一番折騰後,又把祈夫人氣走,自己小三上位!
這些年,安苑憑藉自己過人的勾引手段,把祈老爺拿捏的死死的。
哪怕祈景延是正房所出,成就卓越,祈老爺依舊沒有徹底放權,還在等安苑的兒子蘇醒。
麻將室。
三萬。」
安苑只拿餘光瞥了眼站在門口的南意歡:給夫人們倒杯茶,日後少睡懶覺,我們祈家家大業大,數不清的事要處理!」
給自家兒子端屎端尿可不值得她花abc 萬。
打掃家裡,供她發泄也只能抵一半的價錢,等兒子醒了,再把這小妮子賣了回回本!
南意歡也沒反駁,乖乖去廚房準備茶水。
安苑。
好戲才正式上演!
南意歡端着的托盤上放了四杯茶,一一放到那些夫人身邊,只剩最後一杯時,她放下托盤,端起茶盞。
安苑伸手去接。
南意歡自己仰頭喝了一口。
安苑詫異了一秒後,拍桌而起:你什麼身份,這杯茶你也敢喝!」
南意歡輕飄飄的回應道:抱歉啊婆婆,在家時,母親教導過,要向長輩敬茶,但……」側室不行!」
嘭的一聲,南意歡重重摔了杯子。
她的意思很明顯,喝了茶的,才是正房,哪怕是被人看不起的她,都有資格喝這杯茶。
可安苑,不行!
這些年,誰都知道側室,小三等詞彙是安苑的禁忌。
同輩份的都不敢說,更別說剛進門的媳婦。
安苑一把抓起面前的麻將,狠狠砸向南意歡的腦袋。
麻將砸在南意歡腦袋上,一時間,耳畔嗡嗡作響,太陽穴都在抽痛。
南意歡捂着臉,咬着後槽牙,鄭重道: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隨機,她冷哼:要不是你噁心事做多了,你兒子也不至於變活死人!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安苑維護了二十多年的臉面,今天被兒媳婦當中打了兩次,怒火將她的理智燒的粉碎。
安苑還想在動手,餘光瞥見吃瓜的三位夫人,只得咬着牙道音:把她關到祠堂,不認錯,不改口,不準出來!
一滴水,一粒米都不許給她!
不許!」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雲少寵妻太過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