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尊臨世
醫尊臨世 連載中

醫尊臨世

來源:google 作者:大漠孤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可可 方天仇

被人陷害入獄,方天仇等他出獄那天報仇雪恨;卻在出獄之後,得知自己的女兒被妻子拋棄展開

《醫尊臨世》章節試讀:

十月的秋風漸涼,卻也涼不過鎮海監獄的鐵門。
時至中午,一個面容冰寒的男人從空曠的鐵門內走出,腳邊還跟着一隻通體雪白,足足有半個人高的大狗。
「六年了,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男人名叫方天仇,六年前因傷人入獄。
他依稀記得自己剛到這裡來的那一天,外面有多少人嘲笑,裏面有多少雙眼睛貪婪地盯着自己。
可今天出獄,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來,哪怕是來看一眼。
方天仇拿出那個熟悉的手機開機,摁下一個記憶深刻的號碼,聽筒里卻是傳來嘟嘟嘟無法接通的聲音。
方天仇臉色微沉,低頭看了一眼大狗:「小雪,我帶你回家。」
「汪!」
一人一狗迅速遠去,轉眼便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從此,鎮海監獄少了一位王者,而外面則多了一尊絕世醫尊!
...... 城市的一角,一個很不起眼的城中村,一人一狗在一間荒廢了很久的房屋前佇立良久。
這裡,是方天仇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但是看上去已經很久沒有人住過了。
「小夥子,你看什麼呢,這裏面沒人住了。」
一個老奶奶坐在隔壁門口沖方天仇說道。
方天仇一眼認出了這是他以前的鄰居張奶奶,他連忙迎上去說:「張奶奶,我是天仇啊,您不認識我了嗎?」
老奶奶微微發愣,一臉狐疑地打量了方天仇一眼,神色微微動容,說:「你是天仇!
還真是你,唉,你可算是回來了。」
「張奶奶,我家這是怎麼了,我老婆林輕語呢?
她搬家了嗎?」
方天仇着急問道。
張奶奶嘆了口氣,說:「天仇啊,你還不知道嗎,小語已經不在了,你進去的那一年,她難產,沒熬過去。」
轟!

方天仇的腦子中轟隆一聲巨響,整個人怔在原地。
不等他緩過神來,張奶奶下一句話更是讓他精神恍然。
「唉,更可憐的是你們那孩子,一出生就沒吃過一口奶,都是她外婆用狗奶喂活的。」
「後來她外婆也病死了,這孩子只能今天去王家討一碗飯吃,明天又到劉家討一口水喝,出生到現在就沒吃過一頓飽飯,真是作孽呀!」
張奶奶說著,拿起帕子揉了揉濕潤的眼睛。
「怎麼會這樣?」
方天仇心都在滴血!
老婆死了,自己的孩子還過着這種食不果腹的日子。
他枉為人夫,更枉為人父。
「孩......孩子在哪!」
方天仇哽咽道。
張奶奶啜泣了一聲,連忙收了收,指着前方說道:「今早我看到她在巷子口賣花,你快去吧,你回來了,這孩子也算有條活路了......」 沒等張奶奶把話說完,方天仇就往那個方向跑去了。
他的身體一直在顫抖,他一刻都等不及要見到那個孩子。
還沒到巷子口,就聽見前面傳來刺耳的叫罵聲。
「誰讓你在我家門口賣花的,有媽生沒媽養的野種,快滾!」
一個穿着小貂的兇狠胖女人,一巴掌就把一個小女孩手裡的花籃打翻在地,然後幾腳跺在那些花上,踩得稀碎。
「啊!
不要,我不是故意的,求你別踩我的花......」小女孩急忙趴在地上,伸手去摸散落一地的花,心裏十分焦急。
「一個瞎子還學人家賣花?
去死吧你!」
胖女人抬起腳,惡狠狠地往小女孩手上踩去。
「吼汪!」
突然,一個如狂雷一般的犬吠聲傳來,直接嚇得胖女人一個哆嗦,踉蹌得絆倒在地上。
她還沒反應過來,便只見一條通體雪白的大狗飛奔過去,擋在小女孩身前,一臉兇狠的瞪着她,彷彿只要她敢動一下,就會撲上去咬死她。
「媽呀,這麼大的狗!
嚇死人了,是誰家的,趕緊拉走啊!」
胖女人被嚇得滿臉煞白,說話的聲音都在發抖。
半人高的雪獒帶來的威懾力,實在是太強了。
方天仇忍着滿眼的酸澀,跑過來扶起小女孩,看到她乾瘦的樣子,還有身上那破破爛爛的衣服,頓時感到一陣鑽心的痛。
「你摔傷沒有?」
方天仇無比痛心地將小女孩攙扶起來,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謝謝叔叔,我......我沒事。」
小女孩怯生生地說道。
「你......」方天仇頓了頓道:「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方可可。」
方天仇心頭猛然一顫!
方可可,她也姓方!
其實當方天仇看到小女孩的臉時,淚水已經本能的浸潤了雙眼,因為她和小語長得太像了。
「叔叔,你怎麼了?
你好像哭了?」
方可可伸手摸了摸方天仇臉上的淚水。
方天仇握住方可可的小手,激動的說:「沒、沒有,我沒哭,我只是看到你太高興了。」
「你認識我嗎?」
「可可,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
方天仇的話說到一半,又改了口。
六年的缺失,他現在還沒勇氣來和女兒相認。
「爸爸的朋友?」
方可可半信半疑。
爸爸這個詞對於她是那麼的陌生。
就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再次響起。
「喂!
你們別在那裡演苦情戲了,老娘被你的狗嚇了一跳,你得賠我的精神損失費!」
胖女人大吼道。
剛剛她聽到方天仇和方可可的對話,已經聽明白了什麼,原來是這個野種的家人來了,她又壯起膽子站了起來。
方天仇眉頭皺了皺,輕咳了一聲,雪獒頓時嘶吼着用力撲倒了胖女人,狠狠地將她踩在地上,暴戾的目眥死死瞪着她。
「媽呀!
救命啊!
快救命啊!」
女人掙扎着,可越掙扎,雪獒的力氣越大,爪子都嵌入到她的肉里,疼得她齜牙咧嘴,哀嚎不已。
方天仇冷冷地瞥了一眼胖女人,一臉冰冷地說道:「閉上你的臭嘴,你要是再敢放一個屁,我就讓它把你撕碎!」
丟下這句話,方天仇抱起方可可就離開了。
來到不遠處的一家飯店裡,方天仇柔聲說道:「可可,餓了吧,你想吃什麼?」
方可可咽了咽口水,弱弱地說道:「叔叔,可可能不能要一個包子?」
「你喜歡吃肉包子嗎?」
方天仇笑道。
「不不不,可可不愛吃肉的,可可只要有包子皮,饅頭就可以了,叔叔,可可吃的很少的。」
方可可連忙擺手,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令人心痛。
方天仇的笑容凝固了,心頭一陣發酸,他深吸了一口氣把老闆叫了過來,讓他把店裡的好菜全都上上來。
很快,桌上上了一桌子的菜。
方天仇給女兒盛了一大碗米飯,但方可可半天都沒有動手。
「可可,吃飯呀。」
方天仇將筷子放在方可可的手上。
「叔叔,可可不......不會用筷子......」方可可抵着頭,用細如蚊蠅一般的聲音說道。
方天仇心中一陣刺痛,他這才意識到,面前的女兒已經六歲了,都沒有人教過她用筷子。
「那叔叔來喂你!」
他端起碗,小心翼翼地一筷子一筷子地喂女兒吃飯。
儘管她很餓,但依然是細嚼慢咽的吞下去,好像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東西,不管方天仇喂她吃什麼,她都會咽下去...... 她太乖了,乖得讓人有些心疼。
不知不覺中,方天的眼眶濕潤了,兩行清淚悄然划過臉頰。
這六年的缺失,他虧欠女兒太多太多了。
過了好一會,方天仇才回過神來,看着女兒空洞的眼眸,強忍着心中的情緒,問道:「可可,你的眼睛一點也看不見嗎?」
方可可點點頭,說:「看不見,但是可可耳朵可好了,可可還會唱歌,可可會打掃衛生,可可雖然看不見,但是也能做很多事的。」
方天仇沉默了。
一個瞎眼的六歲女孩,獨自生活着。
這日子,他無法想像,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自責。
若是自己早點出來,那該多好?
可事已至此,過去的事他無法改變,那就只能在未來,十倍、百倍地賠償女兒!

「可可,你過來,叔叔給你看看。」
方天仇讓可可靠近,檢查了一下她的眼睛。
下一秒!
他的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牙齒咬得嘎嘣作響。
因為他發現,可可的眼睛失明,竟是人為的!

《醫尊臨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