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品武婿
醫品武婿 連載中

醫品武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丹娜 武江山

廢物女婿陳羽無意中得到青帝訣,從此醫經武道,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展開

《醫品武婿》章節試讀:

第2章張丹娜一頭霧水看着武江山逃似的沖回屋裡去了,她小聲叫了幾聲沒有回應,又不敢太大聲怕鄰居聽到,明明是武江山甜言蜜語的把自己給哄來了,這會兒又莫名其妙的把她攆出來,想起剛剛武江山的舉動,雖然他們沒有越過最後一層底線,但武江山這樣也頗有些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意思,張丹娜覺得很是有些委屈。
其實,她從初中就喜歡武江山了,武江山人長得精神,往那學生堆里一站,就能讓人一眼注意到他。
他就像是一道光和火焰,是那麼的肆意張揚,與眾不同。
學校里的女生暗地裡都在議論他,張丹娜聽了不少關於他的傳說,但那時候張丹娜不好意思跟武江山說話,直到兩人上了高中,才有了接觸的機會。
張丹娜家裡條件好,穿的用的都是最時髦的,不光是臉蛋好看,因為營養跟得上,身材發育的更好,所以她也是所有男同學們偷偷幻想的對象。
在80年代,那些被鄧麗君的歌聲打開了耳朵,也喚醒了被禁錮的心靈的少年們,開始鬼鬼祟祟的做着他們認為最勇敢和浪漫的事,那就是往張丹娜的書桌里塞情書。
又或是藉著問作業的機會,圍着她說話,卻不敢承認情書是自己塞的。
對於這樣連看她都要偷偷摸摸的男同學,張丹娜根本看不上。
反而一臉自然的當著她和那些男同學的面,把她桌里那些情書,彷彿收垃圾一樣收走的武江山,會讓她心跳加速。
武江山很大膽,很霸道,也很壞。
他敢抱她,也敢在同學面前突然牽住了她的手,更是敢像今天這樣,把她帶到這裡來...張丹娜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不出拒絕武江山的話,可能是因為他不用給她寫情書,學校里的同學就都知道她張丹娜是武江山的。
她對武江山的喜歡,也是大膽而熱烈的,只不過,現在這樣被莫名其妙的趕出來,還是讓張丹娜有些不舒服,她不明白自己是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武江山前後變化那麼大?
見喊不出武江山來,張丹娜脾氣上來就準備解開院門上的繩子進去好好問清楚。
可這時候,身後小道突然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有人打着手電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張丹娜一眼就認出了張軍,頓時有種被爸爸抓到現行的局促:爸,你咋來了?」
張軍領着自家兩個兄弟,皺着眉頭看着院外的閨女,衣服頭髮都挺整齊,心下稍稍放鬆,但語氣很是嚴厲:大晚上你不回家,站在這裡幹什麼?」
我..」張丹娜此時記起武江山的話,也算是沒犯傻:我來找同學學習,現在正準備回家的。」
哼,我看看你跟哪個同學學習?」
張軍一把薅下拴門的繩子,推了院門就進了屋。
仲大古家三間土房,中間是廚房,兩邊各一間屋子,之前武江山跟張丹娜在屋裡不幹好事,仲大古就在另一間屋裡翻來覆去的想要聽牆角。
後面聽到動靜出來,武江山都給張丹娜攆出去了。
張軍直接進了點着蠟燭有亮光那屋,看見武江山跟仲大古兩人坐在桌邊,一人拿了一本書在看,桌上還有本子和筆啥的,看起來的確是在學習。
哎呀,這不是張叔嗎?
您咋來啦?
丹娜剛走,你們沒碰上嗎?」
武江山趕緊站起來,表現出了恰到好處的驚訝,張軍盯着武江山看了半晌:你是武屯的吧?」
是啊,叔叔您記性真好,我叫武江山,跟丹娜是同班兒的。」
以後學習趁天亮,還有,丹娜是女孩,你們都快上大學了,不是小孩兒了,盡量不要走的太近,影響不好。」
張軍本能的就不喜歡武江山,倒也不是因為別的,純粹是因為武江山的長相,眉梢眼角都透着野氣,看着就不是個安分的。
張軍是幹啥的?
就是管治安的,經他手抓了多少個偷摸搶劫,投機倒把的?
他覺得武江山身上,就有那些人的特性,眼珠子錚亮,生了一副刺頭的模樣。
這年頭,像仲大古那種一眼看過去就是老實人的,才能給人好感,不過,仲大古是真老實么?
只有武江山知道他心裏有多花花。
張軍當然也看不上仲大古,因為他家上樑不正。
狐山鎮不大,誰家出過什麼事,基本上都能知道,看到閨女跟這兩個小子在一塊,張軍心裏屬實有點膈應,但他沒抓到現行,也不會沒事找事非要說他們有點啥,那是埋汰自家閨女呢。
他說了幾句,見武江山態度不錯,也明白他意思,還主動保證以後跟張丹娜保持距離,這才轉身出了屋,不過在走之前,還去了另一間屋門口拿手電照了一眼。
另個屋裡,一股怪味,張軍捂了鼻子,看炕上也算整齊,沒有多心走出去了。
武江山一路送張軍出了院子,看着他帶着兩個男人領着不斷回頭的張丹娜走遠了,才慢慢的吐出一口氣,抹了把腦門上的汗。
這關就算是過了?
真他嗎的算是撿了一條命啊,太險了,現在只盼着張丹娜這傻妞回家以後千萬別說禿嚕嘴了,就算張軍回頭再找來,他也不能承認。
子彈上了膛,可畢竟沒真發射不是?
他有底氣,誰來也不怕。
把院門重新關好,綁緊,武江山推着探頭探腦的仲大古進了屋。
江山,咋回事啊?
張丹娜她爸怎麼找來了?」
之前武江山瘋了似的叫他用最快的時間去收拾屋子疊被,他都忍住了沒問,現在看武江山放鬆了才問出來。
我咋知道,嚇死老子了。」
這事武江山也沒法跟仲大古解釋,就像做夢一樣,可偏偏一切都是這麼的真實。
不過,他這就算是改變了命運吧?
他今天沒有睡張丹娜,沒有被張軍堵被窩,那麼後面的事就都不會發生。
武江山心中有些激動,習慣性的摸了摸兜,啥也沒摸出來才恍然這個時候的自己,還沒有染上煙癮。
吧唧吧唧嘴,看向仲大古,這個時候的仲大古,黑瘦黑瘦的,頭髮跟狗啃的一樣,穿着一件不合身的灰褂子,裏面鬆鬆垮垮的套着一件彷彿漏洞裝一樣的跨欄背心,根本遮不住他那黑乎乎的一身排骨。
下身一條藍布褲子,挽着褲腳露出了黝黑的腳脖子,腳下踩着一雙露腳指頭的解放鞋....武江山腦子裡那個連落腳的窩草都沒有,因為盜竊反反覆復幾進宮,還不到三十就佝僂的像個老頭一樣的身影,跟眼前年輕的臉龐漸漸重合在了一起。
再見到最好的朋友,武江山心中百感交集,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仲大古的肩膀,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仲大古傻呵呵的笑:江山,你運氣真好,剛才再晚一點就叫張丹娜她爸給堵屋裡了。」
武江山也跟着笑:可不是,我運氣真好。
大古,你運氣也好。」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醫品武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