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柔老公快寵我
溫柔老公快寵我 連載中

溫柔老公快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錦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驍 現代言情 蘇萊

被狗男女聯手算計,五年的真心付出,成了嘲諷她愚蠢的最佳證據遇到渣男賤女怎麼辦,展開

《溫柔老公快寵我》章節試讀:

蘇萊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腳面,平靜的抬起頭,「怎麼了?」
「初戀的資料呢?
實驗室找遍了都沒有。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不好好在實驗室待着,你亂跑什麼?」
順着她的視線,洛遠航也看到了她腳面上被划出了一道細小的口子,一陣心虛,但是很快就想到關於今晚參賽的事更重要。
「新品展示和比賽不是晚上才開始?
我想時間還來得及,就去買了身衣服做下準備。」
洛遠航還沒開口,一旁的江時薇笑了,「怎麼,你還打算出席嗎?」
「不行嗎?」
她轉眸看向曾經的好友,反問道。
江時薇笑意更深了,「不是不行,只是擔心你到時候會難受。
而且以往的這類活動,你不是都不參加的嗎?」
「是啊,你從來都不喜歡這些追名逐利的地方。
你就安心在家,等我們的好消息!
資料呢?」
朝着她走過來,洛遠航伸手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可蘇萊卻巧妙的側了側身,剛好避開。
洛遠航手指凝了下,接着就看到她掏出一個牛皮紙袋,注意力瞬間被轉移。
「資料都全的吧?」
他接過來,大概不太放心,打開仔細查看了下,又順手遞給了江時薇。
動作那麼自然,而江時薇接過來隨意的掃了幾眼,唇角勾起滿意的笑容。
她也不是完全不懂調香,但是相較於蘇萊,就缺了些天分。
再加上勾搭了洛遠航以後,就更加放棄了後天的努力,這些年,她的那點知識估計都快忘的差不多了,一直躺在蘇萊創造的功勞簿上坐享其成。
握着那疊資料,她幾乎已經看見大賽的獎盃在朝她招手了。
「樣品呢?」
江時薇追問道。
「你們出發之前來實驗室取。」
蘇萊見兩人極為興奮,竟然當著她的面就交換眼神,胃裡一陣噁心,「遠航,今晚的活動,我真的不能參加嗎?」
洛遠航愣了下,眉頭立刻皺了起來,「蘇萊,你這是怎麼了?
我不是說過了,都是為了你好。
難道你忘了兩年前的新秀大賽,你……」 「當然我不是說一定會失敗,但是,你想想凡事總有萬一,萬一出了什麼岔子,那……」 後面的話掐了沒說,那模樣彷彿真的是一心一意為她着想。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親眼看到,蘇萊幾乎要被二人感動哭了。
字字句句都是為她考慮,多麼體貼,多麼善良,多麼……讓人噁心!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我只能祝你們,今晚精彩絕倫!」
說完她轉過身,「我先回實驗室了。」
洛遠航忙不迭點頭,「對對,你趕緊去把樣品準備好,確保不能出一點岔子,明白嗎?
!」
蘇萊勾唇冷笑,她當然會,不出一點岔子。
在路上她給爾妍打了個電話,那邊的聲音很關切,「蘇萊你沒事吧?
對了,洛總找了你大半天了。」
「我知道。」
蘇萊專註看路,一邊說道,「爾妍,我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可是……初戀已經調試過很多次,你確定要在這個時候在裏面加一味嗎?」
爾妍有些擔心的問道。
跟在她身邊做了這麼久的助理,對於蘇萊的能力和鑒賞水平,她毫不懷疑。
可是初戀這款香水調試了好幾個月,大功告成的時候蘇萊也是很滿意的,眼看着今晚就要參賽了,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做調試?
「你相信我嗎?」
「說的什麼話?
我相信你,我當然相信你!
但是你真的還是不親自參賽嗎?」
明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可武爾妍還是忍不住多嘴問一句。
作為助理,她知道每款新的香水調試出來要花費多少的心力和精神,而蘇萊明明調試出多款暢銷的香水,卻沒人知道是她。
光環和榮譽都被江時薇那女人領去了,想想就覺得憋屈。
蘇萊笑了笑,爾妍是向著她的,這她知道。
「該是我的,就會是我的。」
她意味深長的說,「爾妍,等下他們會去取樣品,你把我交代的辦好就行,辛苦你了。」
「我辦事,你放心!」
掛了電話,她拐個彎就直接進了環亞的地下停車場。
環亞的公司規模大,佔地面積更大,整棟樓都是環亞的,就連地下停車場都大的駭人。
幸好司驍做了準備,跟着導航開到定位好的停車位,徐峰已經等在那裡。
「蘇小姐請跟我來。」
從專屬的直梯上去,徐峰語速很快的把目前的情況告訴她。
「資料和樣品都已經給了項目部,這款香水將會在今晚,和環亞的另外兩款一起參賽。」
「謝謝。」
蘇萊點頭。
司驍能做成這樣,已經是很給情面了。
就拿V·L做例子,從選定主題到策劃方案,早在大賽開始前三個月就做準備定下來了。
現在臨時加進來一個,且不論會不會頂掉別人的,就是風險性也得好好估量的。
徐峰幾句話就帶過了,但她猜測,環亞的人未必會這麼輕易接納,怕也是動用了點權力壓下來的。
今晚這一場,她必須要贏,還得贏得漂漂亮亮!
蘇萊進門就看到司驍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左右手邊各有厚厚的一摞文件,正在批閱。
或許是聽到動靜,他抬頭看過來,那一瞬蘇萊有點兒緊張。
「過來。」
他放下筆。
蘇萊乖巧的走過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眼眸眯起,「你受傷了?」
被他這麼一提醒,蘇萊才想起腳面被碎瓷片劃傷的事,剛要說沒關係,身體陡然一輕,人已經被他打橫抱起。
 

《溫柔老公快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