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連載中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拾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梁笙 溫驍

【偏執帝王VS矯情寵妃】1V1,雙潔嫁入東宮三年,姜容鶴做了三年的笑話太子梁笙與小妾愛的死去活來卻讓她受盡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陽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說:「容鶴,你願意為我殉節嗎?」姜容鶴一個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頂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鶴直奔敵營辦了年紀輕輕的叛軍頭頭倚在叛軍頭頭懷裡,她得意張揚,以為自己手段了得,發誓以後做個禍國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寵生嬌熟不知,人家對她蓄謀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羅網人前她矯情做作楚楚可憐,人後張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個男人,只會不分青紅皂...展開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章節試讀:

    「世子可是嫌棄我?」她故意放軟了聲音,不過輕輕一推,溫驍就順勢倒在帥椅上,沒了依靠的地方,她身子晃了晃。

    溫驍抬手搭在她腰間,卻把她驚得身子僵硬。

    手指捻着她的腰帶,溫驍故意沉吟不語。

    嫌棄她?

    自己可是惦記她好多年了。

    本打算進了城就把她從梁笙身邊搶過來,現在可好,她自己送上門了。

    「我清白之身,不會污了世子,世子就當我是好色之徒吧。」姜容鶴心一狠,說出話都開始下流了。

    叛軍頭頭這麼俊,她不虧!

    為了證明自己的確很好色,她急忙吻下來,生疏的動作透着緊張。

    溫驍翻身把她壓在帥椅上,抬着她的下巴,眼睛裏噙滿笑意:「你可是梁笙的太子妃。」

    姜容鶴微微發抖,縱使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依舊一狠心拔下發簪。

    一頭青絲散落,襯得她膚白如雪,她抬手環住溫驍的肩膀,輕聲一笑:「這個身份,我從來不稀罕。」

    這話真心的她可以對天發誓。

    若是可以選擇,她絕對不會嫁給梁笙那個瘋子。

    「呵~自投羅網。」一聲嘀咕,溫驍抱起她,掛着一臉肆意得逞的笑步入屏風後的床榻。

    單薄的衣裳在他手裡化作碎片,肌膚大片袒露之後,身上的青紫色的針眼與鞭痕也藏不住了。

    「他打的?」溫驍熾熱的雙眼燃燒起熊熊烈火,如同被激怒的野獸一般,語氣拔高:「那個瘋子打你?」

    姜容鶴心裏一顫,生怕他噁心這一身傷疤,急忙環住他的脖頸,軟語相勸:「妾身柔弱,只求世子憐惜。」

    她的小心翼翼,溫驍瞧了個通透,心疼的無以復加,稍加猶豫,他仍舊選擇要了她,只是動作輕緩了許多。

    他沒有拒絕自己,姜容鶴心裏也總算是落下了一顆大石頭。

    出嫁三年才通曉男女之事,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姜容鶴心中百感交集。

    但她不後悔,她就算清清白白的回去,等着她的也是死路一條。

    以她的身份,縱使梁笙不殺她,大澧亡國後,也必定會被發賣教坊或賞賜他人。

    與其給大澧陪葬,不如另謀前程讓自己活着。

    況且,溫驍年輕有為俊朗帥氣,就算是明早起床就把她剁了,她也賺了。

    天色很快就黑了,年輕人的體力好得驚人,縱使溫驍已經努力隱忍,卻仍舊翻來覆去的折騰了她數次才心滿意足的睡着。

    躺在溫驍懷裡呆愣了許久,她拖着疲倦酸痛的身體披好衣裳,摸索着繞出屏風,腿一軟直接靠着椅子滑坐在地上。

    「嘶~」她的腰啊,啊不,她的骨架子啊~

    就她這傷痕纍纍的身子都能勾起溫驍濃厚的興趣,可見一路行軍打仗,氣血方剛的年輕人憋了太久。

    靠着椅子,瞧着帳篷外面跳躍的火光,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與母親骨肉分離的那個夜晚。

    她是下堂妻所生,她的母親曾與未發跡的姜輔臣山盟海誓結為夫妻,可是姜輔臣恩科高中之後便休了髮妻,另娶了曹家姑娘,依仗曹家幫扶,在官場上平步青雲。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