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福星,萌寶小八又奶又甜
團寵福星,萌寶小八又奶又甜 連載中

團寵福星,萌寶小八又奶又甜

來源:google 作者: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封戰 花棲

老沈家生閨女了!小福娃降臨洛安村了!沈家小八一出生,洛安村久旱逢甘露!從此流傳的話開始應驗了沈老頭:「媳婦,我撈到了兩大盆河蝦!」沈大牛:「娘,我抓到了好幾條手臂長的大魚!」沈一龍:「奶,我掏到了幾十個鳥蛋!」沈小八愛吃的甜瓜,豐收大賣!沈老太從此抱着孫女愛不釋手:「小八,告訴奶奶,你愛吃什麼?奶奶就讓你大伯二伯給你種什麼」沈小八指着大樹下的小男孩:「奶奶,我喜歡那個傻哥哥!」展開

《團寵福星,萌寶小八又奶又甜》章節試讀:

第5章她的笑容純真又美好,語氣帶着一絲討好。
你覺得呢?」
封戰茶色的瞳仁幽深的像面鏡子,折射着神秘的光澤,卻有種讓人看不清的霧氣在眼底盤旋。
花棲突然低頭咯咯地笑了,隨後她站起身來,像個頑皮的孩子撫了撫衣服上的灰塵,走近了封戰,在他椅子前蹲了下來,雙手拖住下巴,眨着水靈靈的大眼睛,微笑着看向他。
我猜一定是這樣的,像美人您這麼漂亮的人,一定有顆高貴又善良的心,把人家關了這麼多天,一定心裏內疚極了,你要補償小棲嗎?
道歉就不必了,你給我做一套新衣裳吧,再請我吃頓大餐唄!
好吧,我大人有大度就原諒你了!」
花棲說的眉飛色舞,語氣鮮活又生動,聽的立在一旁的山鬼嘴角一抽一抽的,差點沒笑出聲來。
他懷疑這姑娘的臉是不是城牆做的,要不然怎麼這麼厚呢!
封戰對着她勾了勾手指,花棲聽話地把耳朵湊了上前,封戰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耳邊,本座怎麼聽說最近有人想扯碎我的衣服,搶我的銀子,殺我老婆,刮花我的臉呢?」
花棲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憤慨地說道:嗯?
有這事,誰啊?
這麼殘忍?
美人您這麼漂亮的臉蛋,也能下的去手。」
說罷,竟然在封戰的臉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封戰覺得自己臉上突然貼過來的又滑又溫暖的小手,惡作劇般的用了用力,不禁一怔,隨即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冷冷地瞪着她。
站在一旁的山鬼卻是快要把眼珠子瞪了出來,天啊!
他家主上又被調戲了,這丫頭怎麼就這麼能作呢,又是摸又是親,還時不時地言語佔著便宜,他真是活久見了,他就不明白了,他家主上為何至今還容忍她活在這世上!
少在本座面前裝蒜!」
封戰邪魅地挑眉。
花棲看了看自己被他攥在手中的小手,嘿嘿地笑了,怎麼都有種佔了便宜的感覺,那你想怎麼樣?」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座的奴。」
成啊,你老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
花棲看似無所謂地聳聳肩。
封戰茶色的冰眸倏然一涼,你同意?」
果然,這丫頭早有預謀。
他派了那麼多人去查她,居然什麼都沒查到。
我可以選擇不同意嗎?」
花棲雙眼鋥亮,滿含期待地看向他。
不可以!」
封戰冷冷地挑眉。
花棲狠狠地磨了磨後牙槽,一不小心在心底問候了一下他的祖宗十八代,隨即,唇角一抿,雙眼又彎成月牙狀。
好嘞!
您說啥就是啥,我這人沒啥優點,就是超級乖,尤其是對待漂亮的人,我總是超級有耐心的!」
油嘴滑舌!」
封戰冷哼一聲。
哼!
你好,腹黑霸道,傲嬌抽風!」
花棲小聲地嘀咕道。
以封戰的耳力自然是將她的話全部聽入耳中,你又嘀咕什麼呢?」
沒有啊,我是說美人你富貴優雅,傲然風姿!」
是嗎,我還為你要說本座腹黑霸道,傲嬌抽風呢!」
花棲:......」這是聽到了,不會吧,她明明那麼小的聲音,這白狐狸是屬兔子的?
耳朵夠長的啊!
明日隨本座回東夙!」
封戰幽幽起身,冷冷地丟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好嘞!
美人,慢走不送哈!」
直到封戰走遠,花棲幽幽地轉頭看向山鬼,笑的那叫一個甜蜜,山鬼哥哥!」
呃......」山鬼被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句甜膩的稱呼嚇得渾身一抖,防備地看着她。
啥事!」
內個,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是同事了,請山鬼哥哥多多指教哈!」
花棲笑容真誠地說道。
同事?」
山鬼不解地看向她,尚理解不了這所謂的同事究竟是什麼意思。
花棲突然湊近山鬼,壓低聲音問道:內個,山鬼哥哥,跟你打聽個事唄?」
什麼事?」
山鬼戒備地看着她,這丫頭如此能折騰,一看就不是善茬,他自然要小心應對。
就是咱們這位主,大方嗎?
每月工資多少?
在他手下工作有沒有休息天啊?
過年有沒有紅包?
包吃包住吧?」
花棲兩眼放光地打聽道。
山鬼嘴角一抽,麵皮情不自禁地抖了抖,這丫頭,究竟想幹嘛?
打算賴着不走,不會是見主上長的漂亮,見色起意?
這還真沒準啊,真是越看越覺得可疑?
你只要安分守己,主上自然不會虧待你,若是你敢有異心,那就小心......!」
山鬼做了抹脖子的動作,然後冷冷地掃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花棲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山鬼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小心啥啊?」
她撓了撓頭,表情十分困惑,為什麼摸脖子啊?
脖子很癢嗎?」
她也撓了撓脖子,她不知道山鬼是不是脖子癢,她是覺得自己的脖子很癢,被關了這麼多天她都快發霉,豈止是脖子,她渾身都癢的要死!
啊啊啊!
崩潰!
好想洗個澡啊!
......東夙。
花棲站在寬大的壁影前,一臉吃驚地抬頭看着前方,高達一丈多的鑲嵌着九行七列金色浮漚釘的豪華朱門,屋頂上覆著綠色鋥亮的琉璃瓦,屋脊各兩端安了個面目嚴肅的吻獸,大門兩側是一對兇猛的雌性伏獅。
最讓花棲震撼的是屋頂牌匾上那震撼人心的三個純金大字戰王府」。
大門緩緩打開,一排排衣着華麗的侍衛走了出來,單膝着地。
參見戰王殿下!」
誰?
戰王?
不會吧!
花棲不敢置信地看着神態自若地走進去的封戰,徹底傻了!

《團寵福星,萌寶小八又奶又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