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探陰山
探陰山 連載中

探陰山

來源:google 作者:我的個神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和尚 懸疑驚悚 陳昇

陳昇經營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鋪子,日常糊口還算可以,但是娶妻生子就不要說了;不過他的展開

《探陰山》章節試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忍不住了,瞪眼看向了刀疤臉。
「掌柜,你還沒看出來?」
刀疤臉搖頭,盯着地上的皮子雙眼一凝,「這…是一頭狼嚎子!」
我一聽心裏就是一顫。
大山深處,什麼邪乎事都有,當然也流傳着許多匪夷所思的傳聞,而關於這狼嚎子,還流傳着那麼幾句童謠。
「狼嚎子,比人精,山上遇,繞路行,否則三更拿你命!」
想着,我心裏是一陣寒顫,這時,刀疤臉又坐回了木椅,倒了兩杯豹骨酒,沖我招了招手。
「掌柜,先喝杯酒,壓壓驚,我再細細給你講......」 我點頭坐回了木桌,端起酒杯就和刀疤臉連悶了幾杯,同時,刀疤臉也講起了這狼嚎子皮的來路...... 原來,這狼嚎子皮是刀疤臉前些日子進山打來的。
當時刀疤臉已經進山好幾天,也沒打到什麼稀罕獵物,索性就回程下山,途徑一處骨人溝。
骨人溝是山裡的老話,用來形容大山裡險峻的地縫山溝。
骨人溝往往受到樹木草叢的遮擋,很不容易被發現,如果不是熟路的老獵人,走到那裡一腳下去,肯定就要摔進溝里。
溝里除了碎石什麼也沒有,人當然也出不來,如果沒有同伴,基本上摔進溝的人就只有活活餓死的下場。
所以,日積月累,骨人溝里填滿了屍骨,有人的也有各種動物的,也就造成了骨人溝附近常年吹着陰風,很是邪乎,一般老獵人遇到都會繞着走。
而刀疤臉之所以沒有繞着走,是想在天黑之前趕下山,結果走到骨人溝附近天色就開始黑了。
沒有辦法,山裡的夜晚可不能亂竄,人可沒有野獸適應黑夜,於是刀疤臉爬上了骨人溝旁的一顆老樹,想在樹上將就一晚。
然而,這刀疤臉剛爬上樹,就透過蒙蒙餘暉看見,這骨人溝邊的一條小溪旁,正背對着他坐着一個身披蓑衣的人影。
這着實把刀疤臉嚇了一跳,要知道這可是老山林子的骨人溝,怎麼會坐着個人在小溪邊?
不過獵人的膽子向來都不小,這刀疤臉也很快穩住了心神,盯着那小溪邊的人影細細一打量,只發現那人影的手中還握着一根木棍,似乎正在對着小溪釣魚。
刀疤臉這才鬆了口氣,只想這能釣魚的當然是活人,而敢在這骨人溝附近釣魚的,肯定是藝高膽大的老獵人。
思索着刀疤臉就想下樹去招呼一聲,然而就在這時,那小溪邊的一處灌木里卻突的晃動了起來。
刀疤臉條件反射的就舉了槍,眯着一隻眼瞄準了那小溪邊的灌木,而還不等他放槍,一個黑影猛地躥過,直接扎進了灌木里,正是剛才坐在小溪邊釣魚的人影!
刀疤臉當時就覺得不對勁,這獵人狩獵肯定是放槍,再不濟也要掏刺頭,哪有直接跳進灌木的?
難道真在灌木里下了套?
暗想着,刀疤臉也沒有吭聲,就坐在樹上看,直到那灌木在一陣劇抖後停了下來,跟着,一個叼着一隻野兔、滿嘴鮮血的腦袋探出了灌木。
那腦袋灰茸茸的,一雙眼瞳直冒青光,正是一頭青眼狼!
刀疤臉當時就慌了,只想那躥進灌木的老獵人難道被青眼狼吃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目瞪口呆。
那青眼狼從灌木中叼着野兔鑽了出來,身上披着的,正是剛才坐在溪邊人影的蓑衣!
聽刀疤臉說到這兒,我只覺得後脖頸一片發涼,當然也明白了這狼嚎子皮的來歷。
不用想,這地上的皮子肯定就是刀疤臉嘴中那披着蓑衣的青眼狼!
我忍不住的瞟了地上的皮子兩眼,那慘白的人皮和灰濛的狼頭,心中是一陣惡寒。
「那這位獵頭,這狼嚎子披着人皮坐在溪邊是為了什麼?」
「還能為了什麼?
當然是扮人吃人!」
刀疤臉死死的盯着地上的皮子。
「這青眼狼肯定熟悉進出骨人溝的路,在骨人溝里扒了死人皮子披在自己身上,又撿了溝里的蓑衣斗笠,手中拿着一根木棍,遠遠看去就像一個釣魚的人。
如果有行人經過,真以為他在釣魚,肯定就會去打招呼,到時候它斗笠一掀,一口就要咬在行人脖子上!
…要不是那野兔,我肯定就着了這狼嚎子的道了!」
「有這麼邪乎?」
我嘀咕了一句,卻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太多的原因,只覺的頭暈腦脹,看地上的狼嚎子皮也出現了重影。
「掌柜,那可是骨人溝附近,大山林子里最邪乎的地界,這狼嚎子多半是吃多了溝里的白肉,成了精!」
刀疤臉滿臉酒氣的說著,又是湊着身子靠近了我。
「掌柜你也知道,這裘子是越稀有越值錢,你把這狼嚎子皮收了,找個大主顧一搗騰,保證能換回一座小金山啊!」
其實對於這狼嚎子皮,放在往日,我肯定不會收,畢竟這狼嚎子皮上披着一張人皮,實在太過詭異,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時喝太高,聽刀疤臉這麼一說,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就拍着桌子答應了下來......

《探陰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