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連載中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來源:google 作者:阿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建軍 李英英

他是被稚嫩的孩童音給叫醒的,醒來之後,觸目可及的便是破舊的傢具和一個所在角落裡瘦展開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章節試讀:

英英本來狼吞虎咽吃着面,看到棒梗出現,神情瞬間變的慌張。
  碗一丟,直接躲到李建軍身後,彷彿只有這樣才有安全感。
  見此情形,李建軍怎會不明白,英英平時肯定沒少被棒梗欺負。
  小白眼狼在外頭胡作非為偷雞摸狗,李建軍管不着。
  但英英是李建軍的逆鱗,他絕不能忍受寶貝女兒再被棒梗欺負。
  「隨機任務:給英英出氣,請將棒梗送進少管所!
完成任務即可獲得單車票一張。」
  就算沒有單車票,李建軍也不打算饒過棒梗。
  棒梗一直就有小偷小摸的習慣,早該進少管所接受改造了。
  賈家只知溺愛,院子里的禽獸們又各個心懷鬼胎,不願將事情鬧大,這才讓棒梗始終得不到正義的制裁。
  所以要想將棒梗送進少管所,必須得將事情鬧大,而且事情還得是棒梗自個鬧大的。
  知無不言藥水,李建軍眼前一亮。
  他指着就要往屋裡闖的棒梗,厲聲呵斥。
  「你給我在外面等着,我給你盛。」
  李建軍有潔癖,不想被他進屋污染空氣。
  棒梗脖子一梗,打算犯渾,但是不知為何,他總感覺李建軍跟以前不太一樣。
  尤其是眼神,瞪過來的時候他心裏有些發慌。
  算了,只要有肉吃,不進就不進。
  反正李建軍家比賈家還窮,也沒什麼值得他惦記的。
  李建軍找了個破碗,將鍋底剩餘的肉湯盛起,湯里只有點肉渣。
  就這,對普通老百姓來說也是難得的美味佳肴了。
  盛湯的時候,李建軍已經將藥水倒進碗里。
  加了料的肉湯,聞起來更加美味。
  「給你。」
  棒梗滿懷期待的伸手接碗,卻看到碗中只有清湯寡水,他覺得自己被戲弄了。
  整座四合院,他就是小霸王,李建軍吃肉,他只能喝湯?
  棒梗怒道:「李建軍,我要吃肉,你耳朵聾了是吧!」
  李建軍可不怕他脫鉤,收手道:「不要就滾。」
  好歹也是肉湯,碗底還有點肉沫呢!
  棒梗一把將碗搶過去,憤然離去,丟下一句。
  「李建軍,你給我等着。」
  四合院里,老老少少都在偷偷關注着。
  聾老太太:「肉湯,我也好久沒喝過肉湯了。」
  傻柱:「李建軍忒不是東西,棒梗還是孩子,吃他家點肉都捨不得,回頭找他麻煩。」
  許大茂摸着下巴,開始琢磨。
  李建軍家窮的比耗子窩還乾淨,哪來的肉呢?
  棒梗捧着碗走在院子里,走到家門口時,湯也已經喝完了。
  他可不傻,就那麼一碗湯,帶回家說不定還得分給別人,當然得咽到肚子里才算自己的。
  賈張氏看到棒梗捧着個空碗回來,氣不打一出來。
  她知道是棒梗喝的,但棒梗是賈家三代單傳,她不可能罵親孫子,轉而恨上李建軍。
  挨千刀的李建軍,遠親不如近鄰,肉不捨得給,肉湯都不能多給幾碗?
  她跑出房間,來到院子里跳腳罵道:「摳摳索索的癟犢子,怪不得死老婆,遲早家破人亡,爛在大街上……」   四合院的人就愛湊熱鬧,賈張氏這一開噴,各家各戶都鑽出來齊聚小院。
  一大爺本來就看李建軍不爽,自然不會放過彰顯身份的機會,跟着數落。
  「咱們院里有壞人啊!」
  二大爺打着官腔道:「咱們窮苦大眾都是兄弟姐妹,應該團結才對,有些人確實過分了。」
  三大爺閆埠貴還想着「賣掉」英英,所以拉着三大媽沒咋插話。
  傻柱最見不得棒梗、賈家受委屈。
  見眾人罵的熱火朝天,李建軍絲毫沒有出來承認錯誤的架勢,他憤怒走向李家,想將李建軍拖出來。
  李建軍在幹啥?
  吃面呀!
面不趁熱吃是會坨的。
  父女倆對禽獸們的數落充耳不聞。
  吃完碗里的面,李建軍讓英英乖乖帶着屋裡,打着飽嗝剔着牙踱步而出。
  一出門,剛好對上來勢洶洶的傻柱。
  有句話,李建軍早就想問傻柱了。
  「傻柱,幹啥棒梗一有事,你就往前沖,他爹都沒吱聲呢!」
  「難道你是棒梗的野爹?」
  傻柱被李建軍問的傻眼,愣在台階上。
  他為什麼?
  還不是為了博得秦淮茹的青睞。
  棒梗是秦淮茹的兒子,棒梗開心,秦淮茹就開心。
  漸漸的,傻柱對棒梗越來越縱容。
  議論四起。
  其實眾人平時就感覺不對勁,傻柱對棒梗也太好了。
  許大茂拍手叫好,「傻柱,我老徐平時小看你,不聲不響給賈東旭戴了綠帽子,是個爺們!」
  床上,賈東旭下不了地,無能狂怒。
  他本來就懷疑秦淮茹和傻柱有一腿,要不傻柱幹嘛總借錢、帶飯帶菜。
  可他現在是個廢人,對此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倆人別搞的太過分。
  李建軍的話卻是殺人誅心,傻柱對秦淮茹好,對棒梗溺愛,會不會因為棒梗本身就是傻柱的血脈?
  倆人婚前,秦淮茹為了能留在城裡,可是什麼都願意做。
  會不會……   「傻柱,老子要弄死你,老子跟你拼了。」
賈東旭瘋狂撕扯床單。
  別管外人作何猜測,就連傻柱都開始思考過往種種。
  他跟秦淮茹沒那個啥過啊!
  秦淮茹平時最多讓她摸摸手,碰碰腰。
  還是賈東旭受傷那回,秦淮茹找他借二十塊錢,他握住機會,將秦淮茹一把抱住,這就是倆人間最親密的舉動了。
  摟摟抱抱,不會懷孕的吧,而且時間也對不上啊!
  棒梗要真是他兒子,該多好。
  男孩子,小時候哪有不皮的   想着想着,傻柱看向秦淮茹、棒梗的眼神滿是溫情。
  秦淮茹頭皮一陣發麻,今天要是不把話說清楚,她可沒臉做人了,回頭會被賈東旭和賈張氏活活打死。
  秦淮茹演技上線,白蓮花附體,流出幾滴清淚。
  「我秦淮茹是農村來的,沒念過幾天書,可我也知道禮義廉恥,棒梗跟東旭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怎麼可能不是東旭的兒子。」
  「我發誓,我跟傻柱清清白白,過去、現在、未來,我都不可能和傻柱發生什麼。」
  傻柱心碎了,難道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嗎?
  恰在此時,棒梗終於憋不出開口。
  「傻柱,你就是個白痴,還想當老子的爹,吃屎去吧!」
  「我媽說過,對傻柱只能利用。」
  「我媽只要讓傻柱摸摸小手,傻柱就能歡天喜地好幾天,要什麼給什麼。」
  「哈哈哈哈,你們都是窮鬼王八蛋,我棒梗從來不把你們當人看。」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