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連載中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十加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芷兮 蕭熠琰

【甜寵+重生+追夫+雙潔】前世,沐芷兮辜負了寵她如命的男人,幫助渣男登上皇位,到最後被渣男和庶妹聯手背叛殘忍害死一朝重生,她緊抱自家夫君大腿,夫君,我知道錯了面對渣男,滾遠點,看到你就覺得噁心重生後的沐芷兮性情大變,一路打臉虐渣渣,和夫君雙雙把家還展開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試讀:

    「夫君,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沐芷兮撒嬌式的聲音婉轉低柔。

    她緊緊地抱着蕭熠琰,小臉埋進他的胸膛,聽到他的心跳聲有所加快。

    前世,蕭熠琰是為了救她,才會被蕭承澤那人渣設計而死。

    她從來都沒有給過他好臉色,成親後對他冷嘲熱諷,甚至咒詛他去死。

    他越是對她容忍,她便越覺得他心機頗深。

    沐芷兮啊沐芷兮,好好看看此刻站在你面前的這個男人吧。

    他為了你寧可放棄唾手可得的江山,為了你連命都可以不要,他將一顆心完完整整地交給你,卻被你無視、被你踐踏,前世真正害死他的不是蕭承澤,而是你啊……

    「鬆手。」

    頭頂上方,傳來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

    她瞬間拉回思緒,抬起頭望着他。

    蕭熠琰劍眉斂起,臉色陰沉,眼底是閃着寒光的刀刃,彷彿能夠一眼看穿她。

    「為了掩蓋你與蕭承澤夜會的事實,連這種法子都用上了是么。

    「沐芷兮,你好大的能耐。」

    他的表情嚴厲而冷銳,語言頗具嘲諷。

    不得不承認,方才沐芷兮抱住他認錯的時候,他有剎那的錯覺,還以為這女人真的轉性了。

    但當看到蕭承澤趁機離開後,他便想到,原來她是為了拖住他,才對他投懷送抱。

    正如她今日在大婚之上揭開蓋頭以死明志,都是為了蕭承澤。

    「不是的。」沐芷兮知道他定然是誤會了,腦袋搖得好似撥浪鼓,急於澄清。

    「夫君,我是真心要認錯的,我這就去向皇上和太后認錯,我會求得他們的原諒,那你就不用受杖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蕭熠琰那如同墨玉打磨過的雙眸微眯,露出危險的光芒來。

    「你怎知杖刑?」

    他才剛從坤寧殿出來,正要去領杖刑,照理說消息還沒有傳出去才是。

    沐芷兮因為一時着急說漏了嘴,打算搪塞過去。

    「我,我猜的。」

    蕭熠琰雖然還在為她大婚上的舉動而生氣,但更不想她再被皇上和太后訓責。

    「馬上給我乖乖回王府,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夫君,你信我,我真的能夠跟皇上、太后說清楚的,而且太后已經傳召我了,我必須要去。」

    說完,她非常堅持地要往坤寧殿去。

    「本王說了,不許去!」

    蕭熠琰大力拽住她的胳膊,她被這股力量弄得一時重心不穩,因而身體後仰。

    生怕自己會摔,她下意識地抓住他的衣襟。

    他反應甚快地伸手攬着她的腰,順着力將她扶住。

    差點害得她摔倒,蕭熠琰也在反省自己力氣太大。

    侍衛陸遠和婢女秋霜獃獃地看着二人,早已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實際上,從自家小姐一身嬌態地撲進戰王殿下懷中認錯的時候起,秋霜就已經是目瞪口呆了。

    她甚至懷疑,現在的小姐是被什麼髒東西給附身了。

    否則她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夠解釋小姐的巨大變化。

    明明小姐之前對戰王殿下那是一百個不情願,甚至不惜撞頭自盡。

    每每提起戰王殿下,言語中也是各種咒詛之詞。

    她真是看不懂小姐這波操作了。

    居然為了戰王殿下不受責罰而親自去向皇上太后認錯,這還是她們小姐嗎?

    陸遠也同樣看不透了。

    但他絕對不信沐芷兮這女人是「改邪歸正」,這一定是她的計策。

    所以他默默祈求着,他們英明神武的主子可千萬別被這個女人給矇騙了。

    蕭熠琰了解沐芷兮的性子,越是阻止她,她就越要去做。

    於是他只能暫時依了她,陪她一塊兒去坤寧殿。

    太后所居的坤寧殿環境幽靜,守衛也是尤其森嚴。

    沐芷兮乖乖地跟在蕭熠琰身邊,還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裳一角,生怕自己會跟丟似的。

    蕭熠琰感覺到她的動作,強忍住想要回頭的衝動。

    還真是奇怪,以前光是碰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厭惡得要命,說他是沾滿血腥的劊子手,現在居然敢碰他了么。

    到坤寧殿外的時候,沐芷兮打開話匣子問:「夫君,太后現在是不是很生氣啊?」

    實際上,因為重生,她已經能夠預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現在她只是想要藉機和蕭熠琰多說說話而已。

    她想要消除他對她的芥蒂,想要讓他儘早忘記她今日在大婚上所做的出格行為。

    哪怕他願意搭理她,跟她說說話也好。

    聽到她這帶着幾分小心翼翼的低軟細語,蕭熠琰一雙凌厲的雙眸中,一抹不忍稍縱即逝。

    他停下步子,轉身看向她。

    聽到她一聲聲地喚自己「夫君」,他的心也軟了幾分。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若是太后遷怒於她,她就知道什麼是千金難買早知道了。

    「不,我不後悔。只要夫君能夠原諒我,就算被太后責罰也不怕。」她真誠滿滿,看着格外堅強。

    蕭熠琰那性感的喉嚨上下滾動,有什麼話憋着,欲言又止。

    他一遍遍地告誡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她所哄騙。

    這只是沐芷兮為了逃離他而使的緩兵之計而已,難道他忘了么,剛才在御花園,她還在跟蕭承澤夜會,她還想着要跟他和離嫁給蕭承澤。

    說不定她現在面見太后,就是為了言明她要和離的決心。

    所以,別傻了,她心裏根本不可能有你。

    蕭熠琰琥珀色的眼睛裏沒有絲毫希望,雖然沐芷兮身上穿着嫁衣,但他還是覺得悵然若失。

    坤寧殿的台階是白玉鋪就,太后正躺在軟榻上休息,畢竟都這麼晚了,若不是為了戰王府的事兒,她現在早已就寢。

    「太后,戰王妃到了,就在外面等着您召見呢。」

    「讓她進來吧。」

    話音剛落,年紀有些大的太后突然面露痛苦之色,手中端着的茶盞摔落在地,發出清脆的響聲。

    侍女面露驚慌,趕忙上前,「太后!您怎麼了……」

    太后感覺腹痛難忍,彷彿腸子被絞着了似的,死死地抓住侍女的手,卻痛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侍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馬衝著外面大喊。

    「太醫!快傳太醫!」

    殿外,沐芷兮看到侍女匆忙出來,立馬拉住她。

    「太后怎麼了?」

    「太后突然腹痛難忍……」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樣。

    前世,在她大婚這日的晚上,太后突然腹痛不止,太醫一時根本查不出是何緣由。

    若是她能夠治好太后的腹痛之症,那就能夠幫蕭熠琰免了杖責,並且稍稍補救一下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形象了吧。

    太醫很快趕到,但把脈了好一會兒,也沒法確定癥結所在。

    可憐太后一把年紀了,痛得在軟榻上死去活來,唉哼不止。

    皇帝聞訊趕來坤寧殿,身為大孝子的他也是不忍太后受此折磨,急得直踱步。

    沐芷兮看準了時機,在皇帝面前福身行禮。

    「皇上,可否讓兒臣一試?」

    皇帝認得沐芷兮,今日大婚,這女人藐視皇威,「威風」得很。

    他沒有降罪於她,她倒好,居然還跑到皇宮裡來了。

    跑來宮裡也就罷了,竟然還敢主動出現在他面前。

    蕭熠琰看出皇帝的惱怒,便抓着沐芷兮的胳膊,佯裝斥責。

    「太后這邊有太醫為她診治,你一個不懂醫術的瞎湊什麼熱鬧。」

    沐芷兮豁出去了,掙脫蕭熠琰的手,再次跑到皇帝面前。

    「我沒有湊熱鬧,皇上,兒臣真的有法子治好太后的腹痛。」

    「你有法子?那你倒是說說,太后緣何會腹痛至此!」皇帝威嚴赫赫,對着沐芷兮下達死令,「若是你說不上來,朕就治你的罪!」

    想要逞強,那就讓這丫頭嘗嘗後果。

    他正愁沒法好好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沐芷兮。

    若非看在老五和她外祖父安遠侯的份上,以她今日在大婚上所為,他砍她十次頭都不夠泄憤的。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