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大佬的心尖盲妻
偏執大佬的心尖盲妻 連載中

偏執大佬的心尖盲妻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衛煊 姜瀝 現代言情

「靳寒川,我怕黑!」莫遙第一次在靳寒川面前求饒男人冷笑一聲,將地下室上了鎖,轉身離去「靳寒川,不是我推的,你信嗎?」莫遙蒼白着臉眼含期翼「呵,為了嫁給我,你不擇手段!那我就如你所願,她身上的傷我要你十倍奉還!」男人冷漠的雙眼,狠厲的話,熄滅了莫遙心中最後一點亮光那個說年少再也不要她哭的男孩,終究成為送她下地獄的惡魔當他終於幡然悔悟之際,她的目光中卻不再有他!展開

《偏執大佬的心尖盲妻》章節試讀:

第3章 有把柄在他手上姜瀝跟着顧冕回到別墅之後,聽着顧冕安慰了幾句後就徑直的拿了衣服進浴室洗澡。
雖然不能在顧冕面前表現出任何異樣的情緒,但是她覺得自己很臟。
熱水打下來的時候,姜瀝閉着眼睛,她控制不住的想着在她身上發生的那一切。
姜瀝突然赤身**的站到了鏡前,她突然想起衛煊說的,如果身上有痕迹。
姜瀝身上並沒有什麼明顯的痕迹,那道疼痛的疤只是硬生生的刺進了她的心臟里,並不曾在她的身體上留下半分印記,傷害她的人似乎粗暴又隱忍。
姜瀝這個澡洗了很久,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顧冕正坐在沙發上開電腦辦公,而不遠處的餐桌上還擺放着飯菜,還冒着熱氣。
看見姜瀝出來了,顧冕合上手裡的電腦朝她笑了笑。
剛讓劉姨過來做了飯,一起吃點吧……」顧冕起身,然後過來牽住了姜瀝的手,把她帶着往餐桌的方向而去。
兩個人面對面坐着,顧冕的臉上有絲絲的愧疚。
瀝瀝,對不起啊,我最近真的……太忙了。」
姜瀝搖了搖頭,是她拖了顧冕的後腿,顧冕估計是手頭上的事情都還沒有辦好就趕回來了。
以後出門多帶幾個人吧……」顧冕輕嘆了口氣,他畢竟沒有辦法時時將人帶在身邊。
顧冕給姜瀝夾了菜,然後看着姜瀝,姜瀝平時身邊的人並不多,不想讓人覺得她搞特殊。
顧冕囑咐了姜瀝不少話,卻並沒有問起今天發生的事,姜瀝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姜瀝心裏其實略微有些失落但是又似乎鬆了口氣。
顧冕其實還算挺喜歡姜瀝的,柔軟又純真的小女孩,但畢竟身份擺在那裡,他可以儘可能的給她很多東西,但有些東西給不了。
吃完飯,兩個人一起坐在沙發上,顧冕把人摟在懷裡,下巴微抵着她的肩膀。
瀝瀝,你休息幾天吧,這幾天暫時不給你安排工作了。」
好。」
姜瀝點頭的時候轉頭看顧冕,看着顧冕的時候目光亮了亮,你呢?」
姜瀝不時會有這樣的期待,當她閑下來的時候,總希望着顧冕也能有空閑時候,這樣他們就能呆在一起了,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她好希望顧冕能夠陪她呆幾天。
顧冕沒有正面回應過,姜瀝也不敢去問,問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也不敢多問的追問和干涉顧冕平時都在忙些什麼,是真的都是忙公事,還是其實他有其他的人需要陪。
他們之間的身份原本就不對等,現在,她對他有動了情,自然而然變得更卑微了。
看見顧冕微微蹙眉,姜瀝的心臟跟着沉了下來,這是顧冕為難時候的常見表情。
我明天要開會,等我忙完手頭的事情,再找時間帶你出去玩,好嗎?」
顧冕的回答已經說明一切了。
顧冕總是這樣,否決一件事順帶着又給你下一個期待,讓你沒辦法對他不存奢望。
姜瀝依舊乖順的點頭,顧冕說話任何人都沒有反抗的餘地。
你要是覺得無聊可以出去散散心,我暫時把衛煊留下,等我忙過這幾天,我親自給你選保鏢,這幾天就先乖乖的,好不好?」
顧冕說這話的時候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順帶着又微微捏了捏她的耳垂,略顯曖昧。
姜瀝的心臟突然快速跳動了起來,她想顧冕,大半個月沒有見顧冕了,但也實實在在不想在今天跟他發生些什麼。
似乎能感覺到姜瀝身體上微微的僵硬,顧冕笑了笑,你今天被嚇着了,好好休息。」
姜瀝身子動了動,然後乖乖的把顧冕的電腦打開放到了他的懷裡。
姜瀝笑了笑,有些僥倖的開了口,你不是還沒忙完嗎?
趕緊努力賺錢吧,忙完了就可以帶我出去玩了。」
姜瀝根本拒絕不了顧冕,但是今天顧冕這話是不打算做些什麼的意思了,她算鬆了口氣。
姜瀝捏了捏自己的肩膀,疲憊的模樣,甚至微微伸了個懶腰。
顧冕輕笑着抬眸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腦袋。
別等我,困了去睡覺吧……」顧冕說完湊過去在姜瀝的臉上親了一口,跟姜瀝想像的和想要的結果完全相同。
真的進了房間,姜瀝卻是完全睡不着的,她還沒有那麼沒心沒肺,今天發生的事,她還一直在後怕,但凡發生過的事,總不能消抹掉,她很害怕東窗事發的時候。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聽到門口處的動靜時,她又趕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動不動,假裝睡著了的模樣。
顧冕在她身邊躺下的時候,姜瀝的心都揪成了一團,好在顧冕只是親了親她之後,就安靜躺在身邊了。
姜瀝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而身邊是空的,顧冕已經起來了。
姜瀝起了身,簡單洗漱就徑直穿着睡衣出了房門。
顧冕……顧冕……」姜瀝一路出來都下意識的叫着這個名字,但是叫了好幾聲都無人應答。
姜瀝沒見着顧冕,但走到客廳的時候她卻看見了擺在餐桌上的早餐,以及坐在餐桌旁的衛煊。
衛煊看見姜瀝的時候起了身,他幾步走到姜瀝面前,然後微微垂眸。
顧少早上急着去開會,讓我暫時先保護你。」
哦……」姜瀝有些失落。
他最近都在忙什麼?」
姜瀝看着衛煊,有些試探的開了口,衛煊是跟在顧冕身邊很近的人,顧冕的行蹤他應該最清楚。
這不是你該問的」衛煊看着她,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他暫時沒有別的女人,你放心。」
姜瀝觸到衛煊的目光,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有些尷尬,她趕緊轉了身。
你先吃東西吧……」衛煊突然拉住了她。
姜瀝垂眸看着衛煊拉着她手臂的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她很清晰的明白,她有把柄在衛煊身上,有事情需要他幫忙,但她還不知道衛煊想要什麼。
此刻感受着衛煊捏着他手臂的溫度,心裏隱隱有些不確定的念頭閃過。
衛煊倒是很適時識趣的放了手,他微微側身給姜瀝讓了道,餐桌上的早餐都是姜瀝喜歡的。
姜瀝從衛煊身邊經過,經過的時候低聲說了句謝謝。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偏執大佬的心尖盲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