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
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 連載中

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天 寧馨兒

男主是葛宏女主是喬薇的小說《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又名《神醫霸婿》,《天醫國聖》【神醫】【村花】葛宏因家裡欠債,被迫成了聲名狼藉村花的老公都說村花是外面懷了娃才找的葛宏,為了保全面子還要葛宏陪她演恩愛戲葛宏無奈,只好表明身份:我不裝了,我是神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展開

《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章節試讀:

第3章 橫掃全隊嫡系弟子其他隊員都面如死灰的看向前方的寧天,他們對寧天不抱任何希望了。
這次真要被人一人橫掃全隊了。
寧天對寧無情。」
寧天腳步很是平穩,他一步一步的朝着擂台之上走了上去。
他看了一眼前方的寧無情很是平淡道:就讓我來橫掃你們整個隊伍吧。」
寧天的聲音很大,近乎整個廣場abc 多人都聽到了。
許多人內心很是疑惑,寧天明明是一個廢物。
竟然要一個人橫掃旁系弟子的整個隊伍。
下面觀看的寧家弟子有些露出不屑的笑容,有些很是諷刺的看向寧天。
哈哈,寧天你別的不會。
吹牛你倒是很厲害。」
寧無情的聲音很大。
幾乎場下所有人都聽到了,他們聽到寧無情的話。
都哈哈大笑起來。
寧天站在原地跟寧無情兩人相互行了個比武的禮,比武開始。
寧遠關心的看着場中,要是寧天受到傷害。
寧遠會什麼都不管的去保護寧天的,他不會讓寧天受到任何傷害。
寧天,你這花拳繡腿的。
我讓你三招如何?」
寧無情很有趣的開口說,旋即接著說道:免得有人說我欺負你。」
對付你,只需一招。」
寧天很是平靜的說道。
寧無情聞言臉色十分難看:寧天,你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完他狠狠的一拳朝着寧天的胸口轟擊過去,寧天站在原地很是平靜等待着寧無情攻擊的到來。
快閃開啊。」
寧遠見狀臉色一變,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受傷。
可是現在的他要阻止這一拳已經來不及了,寧天目光凝聚在寧無情帶着絲絲罡風的拳頭上嘴角露出絲絲笑容。
周圍的人都看向寧天,眼神之中帶着很是不屑。
他們都認為剛才寧天在講大話。
眼看寧無情的拳頭就快落到自己胸口的時候,寧天動了猛然間寧天伸出右手直接抓住寧無情的拳頭。
寧無情整個人硬生生的停頓下來,寧天則是猶如磐石一般的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蕩。
給我起。」
寧天暴喝一聲,右手一用力寧無情被寧天用力一轉,整個人呈三百六十度凌空飛起。
寧天沖了過去狠狠一腳朝着寧無情的身軀踢了上去,猶如踢皮球一般。
寧無情整個人再次飛了上去,兩秒鐘的時間寧無情落地口中帶着血跡昏迷過去,再也不知道什麼事情。
清風吹過寧天的袍子獵獵作響,他站在擂台上,猶如萬古戰神一般展現出一股驚天的氣勢。
看着寧天猶如戰神一般屹立在擂台之上,所有人近乎都屏住呼吸了。
旋即則是傳出一陣劇烈聲音,寧天僅僅一招擊敗了寧無情者絕對是第一天才。
曾經認為寧天在吹牛的人,都不禁低下頭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曾經的廢物竟然能一招擊敗他們眼中已經超厲害的天才。
寧馨兒看向寧天的眼神之中帶着驚訝,這驚訝是十分的驚訝。
她的內心可謂是翻起滔天巨浪。
她自問以自己的實力也是無法一招擊敗寧無情。
不過她還是有信心戰勝場中的寧天。
寧遠見狀內心一陣激動,整個人猛然站起來看向寧天臉上帶着激動,現在他的內心十分激動。
多少年,多少日他盼望着自己的兒子能夠修鍊真元。
今天終於實現了,他能不激動么?
天兒好。」
寧遠大喝一聲。
他生怕別人沒聽到。
寧狐的臉色十分難看,他看向擂台之中的寧天。
內心很是憤怒暗道:小雜種,當初早知道就將你殺了。」
現在寧狐心中萌生了一個殺寧天的想法,要是他沒殺了寧天日後他想要爭奪寧家堡堡主之為再也沒有任何的希望。
寧寫原本以為要被寧無情一人滅全隊了,沒想到寧天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
接下來寧天連續面對旁系的弟子,這些旁系弟子全部都一招被寧天擊敗了。
寧馨兒對寧天。」
只見寧馨兒用複雜的眼神看向前方的寧天,一步一步的朝着擂台上面走了上去。
從她的步伐之中,可以感覺到她內心是多麼的沉重。
這說明這些年來霸佔着寧家第一天才名號的她也沒有百分之百戰勝寧天的把握。
你……」寧馨兒走到寧天面前,眼神之中帶着驚訝。
看着寧天說了一句。
似乎在問寧天為什麼會突然之間有這麼強大的能力。
我說過,你陷害我。
我會加倍償還的。」
寧天冷冷的說了一句。
寧馨兒深吸一口氣,她的身軀綻放出絲絲五彩光芒。
面容變得冰冷下來看向寧天開口說道:你要輸我的話,你答應我三個條件如何?」
寧天看了一眼寧馨兒:那你要是輸我了呢?」
賠本的買賣寧天當然不會去做的。
我要輸給你的話,我也答應你三個條件。」
寧馨兒看了一眼寧天很是自信的開口說道。
好,不過當初你陷害我。
想要讓我去偷取我父親的千年雪參這條賬我還沒算呢。」
寧天很是簡單的說了一句。
你要有本事就放馬過來。」
寧馨兒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兩人行了比武禮之後,同時暴退開來。
夢然之間的,寧馨兒猶如仙女散花一般。
凌空她那纖細的手掌朝着寧天的胸口打了過來。
寧天沒有任何的驚慌,站在原地等待着寧馨兒攻擊的降臨。
此時的寧天站在場中閉着雙眼,感受着外界的靈氣。
同時他也感應到寧馨兒的攻擊要落下來了。
當寧馨兒到寧天面前的時候,只見寧天往後跨出一步。
身軀一側輕易的躲避過寧馨兒的攻擊。
寧馨兒的身軀剛好交錯過寧天的身軀,一陣清香傳入寧天的鼻子內。
好香。」
寧天說了一句,猛然睜開眼睛。
寧馨兒正從自己前方想要閃過去。
寧天腦海之中顯現出一個奇怪的招式,竟然右手一伸。
他這一手直接抱在寧馨兒的腰間。
寧馨兒全身一震,從來沒有一個人碰到過她的腰間。
寧天第一個碰觸到她的腰間,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她小臉一紅,想要掙脫出寧天的右手。
她猛然回頭,想要給寧天一掌。
哪裡料到她一回頭她的唇跟寧天的唇來了個親密接觸。
場下abc 多寧家弟子,有羨慕的有嫉妒的有歡呼的。
一陣劇烈的響聲響起。
寧馨兒內心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她的初吻就這麼沒了。
寧天你流氓。」
寧馨兒說了一句,雙手使勁將寧天推開。
寧天也只是往後退了兩步,回想起剛才那**的一吻寧天內心都有些莫名的奇怪,這是那種感覺寧天也說不出來。
我流氓?
我們這是在比武。」
寧天看了一眼寧馨兒深吸一口氣說了一句,旋即小聲一笑道:這算收回一點小利息吧。」
你……」寧馨兒氣得臉色通紅。
在這次比武寧馨兒的N多第一次被寧天給奪走了。
寧天站在擂台上,雙腳一用力。
快速的朝着寧馨兒沖了過去。
寧狐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怎麼也沒想到寧天這麼強大。
同時要是寧馨兒要是出現點意外,賠掉他的一百條甚至一萬條老命都不夠。
寧遠臉色則是帶着絲絲的笑容,他現在還沒有從剛才的激動之中回過神來呢。
仙女散花。」
寧馨兒身軀之上出現了無數條的五色彩條,那些彩條在寧馨兒的操縱之下。
優美的揮舞着,猶如仙女散花一般十分美麗。
場下的那些男弟子看到寧馨兒施展出仙女散花,看着大眼都不敢眨一下,能看到寧馨兒的仙女散花簡直就是他們三生有幸。
要我是寧天,我死也值得了。」
場下有不少寧家年輕一代說出自己的心聲。
下面的那些年輕女弟子,則是發出一陣歡呼聲音。
那些五色彩條快速的朝着寧天的飛過去,寧天還來不及明白怎麼回事。
自己的身軀就被那些五色彩條給捆綁得扎紮實實的,動彈不得站在擂台**。
我贏了。」
寧馨兒看了一眼寧天很是得意的說了一句。
馨兒。
馨兒……」場下方的寧家弟子不斷呼喊着寧馨兒的名字,在他們的眼中寧馨兒就是一個沒有任何瑕疵的女神。
寧天站在場中,看着自己被束縛的身軀微微一笑道:我還沒輸呢?」
你全身都被我的五彩條給束縛住了,你還拿什麼跟我比武?」
寧馨兒看向寧天有些好奇的說了一句。
霸氣三重。」
寧天丹田的吞天圖錄快速的旋轉起來,一時間寧天身軀爆發淡淡的金色光芒。
啊,給我破。」
寧天再次暴喝一聲,雙手一揚那五彩條當場被寧天強勁有力的雙臂給破開,支離破碎的從虛空之中猶如飄蕩的花瓣一樣。
一陣清風吹過那碎掉的五彩條隨風飛揚,在寧天破開寧馨兒五彩條的時候。
寧馨兒臉色略微有些蒼白。
此時漫天都是五彩條的碎片,寧馨兒跟寧天兩人站在那紛飛的五彩條的碎片**。
寧馨兒冰冷的眼神看向前方的寧天:那是我母親送我的五彩條,你竟然……」說著說著寧馨兒的眼淚不知覺的從眼中滴落下去,旋即對着寧天說了一句:寧天,我恨你。」
說完她的快步的朝着擂台下方沖了下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留守村醫:開局陪村花演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