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厲少的替罪新娘
厲少的替罪新娘 連載中

厲少的替罪新娘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清朗 顧如佳

男主是厲沉爵女主是白依依的小說《厲少的替罪新娘》又名《厲少的罪寵婚妻》她是聲名狼藉的醫學罪犯,陰差陽錯嫁給了權勢滔天的他他認定她貪慕虛榮,不安好心,對她厭惡至極,百般折磨結婚三個月,她醒悟過來,知道這人根本暖不熱!於是帶球就跑他勃然大怒,封鎖全城抓人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死的很慘沒成想,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他將她壁咚在牆角,小心翼翼的哄,「老婆,我錯了,跟我回家」她冷笑:「厲大少不是說過,狗才可能稀罕我?」厲大少:「......汪」展開

《厲少的替罪新娘》章節試讀:

04 臉上的胎記抬頭再看,這方丈的目光,始終追隨着她臉上的胎記。
方丈,雖然我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但您是出家人,總這麼盯着別人的缺陷看,是不是有點兒不應該啊?」
方丈這才意識到了失態,趕忙賠罪:老衲失禮,請小施主莫要見怪!」
顧如佳卻已經十分不悅,乾脆也不避雨了。
背起背簍便衝進了雨幕。
方丈張了張嘴,盯着她的背影,久久回過神。
身後的弟子十分疑惑,走上前問:方丈,您怎麼了?」
方丈是高僧,很少這麼失態過。
想起了一件事。」
方丈說。
什麼事?」
弟子問。
方丈長嘆一聲道:很多年前的事了。」
十幾年前,有兩個產婦在寧安寺生產。
誕下了兩名女嬰。
其中的產婦之一,乃是當今侯爺的夫人。
侯夫人平易近人,且知書達理,特地請他,給出生的女兒點守宮砂。
可偏偏不巧,那晚他喝多了。
手一抖,便點在了那小女嬰的臉上……第二天他醒來,想起自己乾的糊塗事,趕忙去向侯夫人賠罪。
結果發現侯夫人懷中的孩子,臉蛋兒白白凈凈的。
根本沒有守宮砂的痕迹。
因為是喝多了,所以他對自己的記憶其實並不十分確定。
既然小嬰孩的臉上沒有,那麼應該是自己沒做吧?
這麼多年過去,他已經徹底將那件事給忘了。
可方才見到那小丫頭,回憶一下子湧上心頭。
他又懷疑那一晚,他是不是真的把守宮砂點人家臉上了?
可,身份對不起來啊。
他點的,是侯府千金。
可這姑娘很明顯只是村裡的野丫頭……顧如佳冒着雨,急匆匆的走在山路上。
心中對那無禮的老和尚依舊很是不滿。
咔嚓。」
腳底吧唧一聲,似是踩到了什麼東西。
緊接着她聽到一聲悶哼,十分輕微與羸弱。
顧如佳停下腳步。
慢慢低下了頭。
然後,傻眼了。
啊這……」這陰溝里,雜草里,怎麼躺了個白鬍子老爺爺?
藏這麼嚴實,怪不得被她踩到。
顧如佳看着這老者的臉上,那被她踩出來的大腳印……這麼大歲數,不會讓我踩死了吧?」
顧如佳嚇一跳,趕緊過來握住了老者的手腕,細細的把脈。
看着這老人的衣着,像個普通的村民。
但眉宇間,又有一股說不出的威嚴之氣。
怎麼會在這山裡?
發燒?」
這老人的昏迷,跟她那一腳沒什麼關係。
似乎是受了風寒,起了高熱。
又趕上下雨,急匆匆的,摔進了旁邊的陰溝里。
還把左胳膊摔脫臼了。
那就不歸我管了。」
顧如佳皺了皺眉頭。
她並不是什麼善良的性子。
遇見麻煩,向來是能躲就躲。
突然間。
咯咯噠!」
老者身旁的一個紮緊的布袋裡,有野雞撲哧着翅膀叫了一聲。
顧如佳挑了挑眉,狀似無奈的嘆了口氣。
行吧,醫者父母心。」
說完,顧如佳將老者拖到了旁邊一棵茂密的大樹下。
然後,拿出小藥箱,就開始給老人治傷。
你也算運氣好了,我的藥箱在身邊……」退燒針、冰袋、正骨、消炎……等忙完這一頓下來,顧如佳已經累出了一頭的汗。
但好在,雨停了。
顧如佳鬆了口氣,回頭看了看依舊沒醒的老者,想了想,將自己的雨傘打開,撐在了老者頭頂上。
萬一再下雨,好歹不至於淋感冒。
不過我呢,不白給人治病的。」
話落,顧如佳便理直氣壯的,將一布袋野雞順走了。
沒了傘,顧如佳的腳步比原先更快。
沒一會就到了家。
哪想到,還沒進家門,就看到屋裡有個女人,在對着蕭清朗拉拉扯扯。
顧如佳嘶」了一聲,快步走了進來。
蕭大哥,你就吃一點吧!」
顧如佳那個傻子對你這麼不好,肯定沒給你留吃的。」
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萬萬不能餓肚子啊!」
嬌滴滴說著話的,是個穿着紫色大花襖的小婦人。
小婦人梳着油亮的髮髻,塗了脂粉,臂彎里挎着一個籃子。
籃子上蓋了花布,叫人看不清不知裡頭裝的是什麼。
顧如佳很快便從原主的記憶里翻出了這號人物——小寡婦薛香湘。
薛香湘是他們鄰居。
跟原先的小傻子顧如佳,是死對頭。
其實,當初蕭清朗暈倒在村口,是薛香湘與原主一道發現的。
但不同的是,薛香湘智商正常,考慮的比較多。
畢竟蕭清朗身份不明,她怕惹麻煩。
所以,就轉頭去村子裏喊人了。
原主這個小傻子卻沒考慮這麼多。
直接就把人撿回了家。
後來,蕭清朗醒了,提供了自己的身份證明,是個清清白白的讀書人。
薛香湘就這麼錯過了一個好夫君。
恨得牙根都痒痒。
所以跟原主就更不對付了。
喲,這不是凝香嫂子嗎?
大白天的,來我家做什麼呀?」
薛香湘被突然出現的顧如佳嚇了一跳。
心虛的回頭,眨了眨眼睛。
前幾天蕭大哥幫我念了信,我從地里挖了幾個紅薯,來感謝他……」哦,孤男寡女的,感謝?」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厲少的替罪新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