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宿主她一心不戀愛
快穿:宿主她一心不戀愛 連載中

快穿:宿主她一心不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枯草 林晉

問題少女阮小離自殺了,莫名其妙綁定了一個自稱是系統的東西它說:「死多沒意思啊,爺帶你去三千世界當反派,毀天滅地,掀起腥風血雨」阮小離覺得挺有意思的,就同意了,但是......喂喂喂!系統,不是說好我只是當反派的嗎?毀天滅地最後玩膩了被世界男主就地正法就好了,為什麼世界男主一個個歪了,都來喜歡我這個大反派幹什麼?那個誰,你是男主,你跟着我一個反派做事幹什麼?那個誰,到底我是反派,還是你是反派?阮小離:我就想好好噹噹反派,然後被滅,功成名就就好了,我不想談戀愛,我只想被世界男主正法,我一心展開

《快穿:宿主她一心不戀愛》章節試讀:

第2章水一入口,夏枯草便喝出是生水了,想到娘作為兒媳要燒水喝都不行,再看娘的表情,夏枯草早就認清了她娘在這家裡的地位比大戶人家的粗使丫環還不如。
夏枯草喝了兩口水潤了喉,掃了一眼旁邊像木樁子站着的爹,心裏一時複雜。
他爹,你要不要也喝些水。」
柳氏把手裡的竹筒伸向夏貴。
夏貴接了過來,咕嚕咕嚕兩下,就把夏枯草沒喝完的水灌入口中。
夏枯草一時有些不適應,她還發現,娘這樣謙卑的表情不單是對她,就是對爹,甚至對外面的奶可能都是如此。
想到自己七歲被送養,又被轉賣成童養媳,後男人死在戰場,又被婆家賣為奴,最後被男主人看上,死在大婦的手裡,夏枯草那一生是悲劇的。
經歷了一世的悲苦,夏枯草清醒地認識到,人弱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她的爹娘也是活生生的例子,在夏家做牛做馬了一輩子,幾個孩子也沒保住。
夏枯草在男人死後回來一次,她爹娘已經累死了,而夏家因為大伯中了舉人,正春風得意着呢。
那個時候,他們誰還記着夏家三房,就是她回來時,也被拒於夏家門外,夏家並不認她這個孫女,若不然婆家哪敢把她賣為奴。
夏枯草打聽到另外兩個被送走的妹妹,她們都死了,都沒活幾年。
被賣到主家後,夏枯草內心充滿了仇恨,她恨夏家,甚至恨自己懦弱的爹娘,也恨男人為什麼死了,恨把她賣為奴的婆婆。
知道是大婦買了她為粗使丫環,知道男主人對她起了心思,想納她為妾,夏枯草是意動的。
她想藉著男主人的勢報復夏家,可還沒有等到男主人收房,她便被大婦找個由頭弄死了。
夏枯草心嘆,若這不是夢就好了,若是她能重活多好現在。
夏枯草想的多,感覺到很疲憊,好想睡過去。
夏枯草知道,她這是要跟夢再見了,當即深深地看一眼爹娘,才緩緩地閉上雙目。
柳氏看着夏枯草的睡顏,臉上露出了微笑,表情有些悲苦道:他爹,我是沒用生了女兒,可草兒和小雨還有涼茶都是我們的孩子,我們能幹活養孩子的,他爹,你勸勸娘吧,孩子都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哪能捨得送人,我們自己養不好嗎,我們幾個女兒看着長的都不差,就是瘦了些,以後嫁的好也能孝順我們不是。
我還能生,我一定能給你生兒子的,你留下幾個孩子吧。」
我會勸娘,就是娘......」夏貴沒有說下去,要是老爹老娘執意,他可能攔不住。
夏貴表情有些痛苦,雖然是丫頭片子,可到底是他的女兒啊,他又何嘗願意把孩子送出去,但老爹老娘的意思也不能違抗。
柳氏看着男人的表情,深深的嘆息,她自小被繼母賣到夏家當童養媳,自己男人雖好,但太過孝順,也護不了她,她的日子並不好過。
她只盼着能守着幾個孩子長大,能生下兒子,心裏有個期盼活着。
孩子是我的心頭肉,我為夏家做牛做馬,若是孩子送走了,我也不活了。」
柳氏只能這麼說,但若孩子真的送走一兩個,她又能如何,她什麼也做不了,抗爭不了,這是命啊。
柳氏眼裡流出淚,是麻木的,這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熬到頭。
夏枯草再醒來時,卻身處一個空間里,她這是被關在地府里了嗎。
夏枯草摸摸自己,渾身的疼痛是真實的,身上的傷還清晰可見,身體還有溫度......夏枯草一時無措,她記得人死過後,身體是涼的,可她的身體為什麼還有溫度,而且她並不是靈魂狀態,她是有血有肉的?
她到底死了沒有?
為什麼她死了,還是五七歲的樣子?
可沒死,怎麼會被關在這裡,這又是哪裡?
夏枯草環顧着四周,這處空間跟夏家差不多大小,四面都很怪,夏枯草看不到門,看不到牆,卻也走不出去,空間只有她一個人,心裏也懷疑是地府了。
可是好久,夏枯草都沒有聽到任何的動靜,她肚子疼了,疼的咕嚕咕嚕叫着,身體也很疼很累。
有沒有人啊。」
夏枯草喊了一聲,可有的卻只是自己的迴音。
有沒有人啊,來人啊。」
夏枯草大喊了第二聲,卻依然毫無反應。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夏枯草這會餓的渾身無力,但還是竭力大喊出聲。
話一落,眨眼間,夏枯草便見自己換了個地方了,身處夢裡的家。
這是怎麼一回事,夏枯草從床上坐了起來,便發現她的身邊躺了兩個被裹在襁褓里的嬰兒。
夏枯草驚呆了,這是她的兩個妹妹,夏小雨和夏涼茶。
她們這麼小,那她現在有七歲了,阿娘在生了她之後,這幾年也有懷胎過,但都小產了,小雨和涼茶則是她七歲那年出生的。
夏枯草當即環顧四周,這簡陋破敗的房間便是三房一家人住的。
可剛剛是怎麼一回事,那處空間呢。
夏枯草想了想,又躺了下來閉目入睡,好一會再睜開眼睛,還是在三房裡。
夏枯草皺了皺眉,不明白什麼情況,也只能放棄了。
肚子又餓,沒有看到爹娘,夏枯草正準備出去找,但又不放心兩個妹妹。
她對小時候並沒有多少記憶了,也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但還是知道三房的處境的。
、爹懦弱又愚孝,成天在地里埋頭苦幹。
小時候自己也經常挨打就是了,但她有反抗,只是反抗之後換來的就是毒打和不給飯吃。
娘是童養媳,在這個家裡吃的最差,乾的最多,還經常挨餓受凍,挨打受罵都是尋常的。
娘甚至在生她之前,還小產了兩次,如今除了夏枯草一個孩子,下面還有一對剛出生沒多久的雙胞胎女兒。
夏枯草挨打的原因也是因為,奶奶劉氏嫌她和兩個妹妹是賠錢貨,養着費糧食,大了要賠嫁妝,要把她們送養。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快穿:宿主她一心不戀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