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連載中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平 秋清雅

他從被稱為人類禁地的極南地下萬米處走出,他的存在,令暗黑世界顫怵,他的名號,被奉為禁忌為國為家,甘願屈尊,成為世俗總裁身邊一個不起眼的跟班,只為守護心愛女子無恙誰敢威脅?誰死!展開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章節試讀:

第3章吳宇軒面無表情地看着柳平,是你出手的?」
柳平眼裡閃過一縷金光,與吳宇軒對視,厲聲問道,**可以隨意嗎?」
好凌厲的眼神。
吳宇軒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戰,但還是瞪着眼睛盯着柳平,你這是襲警,已經觸犯了法律。」
法律是你家定的?
你知道事情的全過程嗎?」
柳平寸步不讓。
秋老爺子疑惑地看着柳平,出了什麼事?」
柳平講完事情經過,盯着吳宇軒,問道:你們**就是這樣辦案的?」
吳宇軒被問的啞口無言,暗暗問候孫輝的祖宗八代。
秋老爺子嘆了一口氣,眼裡露出祈求的神色,看着柳平,小平,此事是因我秋家而起,你饒了孫輝吧。」
柳平點頭走道院門外,盯着孫輝,人在做,天在看!
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廢了你。」
孫輝嚇尿了,腥臊之氣在空氣中瀰漫。
柳平隨手在孫輝身上點了幾下,取下武器,扔給一名**,反身向院內走去。
秋清雅的父親秋德宇和母親安禎茹快步走了進來。
爸,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怎麼不知道?」
安禎茹吃驚地問道。
爸,我不同意清雅嫁給這個土包子。」
隨着話音,柳平看到兩名身穿職業裝的中年女人走進房間。
秋老爺子失望地看着身穿灰色職業裝的女子,俞菘萍,我還活着,我做出的決定需要你同意嗎?」
俞菘萍眼裡噴出怒火,恨恨地看了一眼秋清雅,吼叫道:老東西,你孫子還在監獄,秋清雅必須嫁給韓玉龍。」
啪!
客廳里傳出一聲脆響!
誰也沒想到秋清雅竟然扇了俞菘萍一個耳光。
秋清雅眼裡射出凌厲的殺氣,盯着俞菘萍,敢罵爺爺,你找死。
你兒子做的孽,就應該收到懲罰。
想拿我的幸福去交換,做夢!」
打得好!
這種沒有教養的人,就應該教訓。」
柳平眼裡露出讚賞的神色,鼓掌稱讚。
俞菘萍嘴角流血,哆哆嗦嗦地指着秋清雅,我一定把你送到韓玉龍的床上。」
柳平走到吳宇軒身前,指着俞菘萍問道:吳局長,這算不算違反婚姻法?
你為什麼不執法?」
吳宇軒暗罵自己愚蠢,為什麼不早點離開?
無奈地點點頭。
身穿藍色這也裝的中年女子走到柳平身前,不屑地看着柳平,土包子,我韓家看中的女人,你也敢招惹?
只要我動動手指頭,你就會粉身碎骨。」
柳平沒有搭理藍裝女子,繼續看着吳宇軒,吳局長,這算不算威脅?」
吳宇軒知道韓家勢大,自己招惹不起,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柳平,轉身離開。
柳平看着藍裝女子,問道:你是韓家人?
韓玉龍是你什麼人?」
韓佩穎,韓玉龍的姑姑。
不想死就立即把婚退了!」
韓佩穎趾高氣揚地看着柳平。
既然你是韓家人,我現在正式向韓家宣戰!」
柳平的話音未落,身上泛起殺氣,反手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柳平是手被與韓佩穎的臉蛋兒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韓佩穎慘叫着飛出幾米,重重地摔在地上,張嘴吐出一口鮮血,抬手摸着臉,難以置信地看着柳平,小子,你竟敢打我,韓家跟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韓家還不夠資格。
回去告訴韓玉龍,秋清雅是我的女人,如果他敢惦記,我會殺光韓家所有人。」
柳平說完,拉着秋清雅坐在椅子上,拍了拍秋清雅的肩膀,放心吧,天塌不下來!」
俞菘萍立即跑到韓佩穎身邊,小心地扶起韓佩穎,眼裡露出陰狠之色,彷彿看到柳平橫屍接頭的景象,你是叫柳平吧?
你一定會生不如死。」
俞菘萍像一隻受傷的母狼,目露凶光,恨不得一口咬死柳平,轉身憤憤而去。
秋德澤知道徹底得罪韓家了,兒子沒救了,絕望地閉上眼睛。
秋清雅沒想到柳平竟然敢向韓家宣戰,暗嘆了一口氣,雖然事已至此,但也不能束手待斃,眼裡露出堅毅的神色。
秋德宇盯着柳平,厲聲問道:你了解韓家嗎?
你哪來的資格開戰,你想害死清雅嗎?」
柳平看了一眼秋清雅,並沒有解釋。
秋老爺子讚賞地看着柳平,重重地拍了一下柳平的肩膀,不錯,清雅跟着你不會受苦。」
秋清雅,如果我兒子死在監獄裏,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你!」
俞菘萍也恨恨地離開了。
秋德宇疑惑地看着秋老爺子,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秋老爺子閉上眼睛,彷彿回到十六年前......十六年前,秋家即將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誰的利益,幾個二級家族聯和打壓秋家,致使秋家資金鏈斷裂。
秋君昊四處尋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劇毒,遇到帶着柳平歷練的鬼手神針。
鬼手神針不僅治好了秋君昊,還弄來大筆資金,幫助秋家度過危機。
秋君昊為了感謝鬼手神針,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卻被拒絕了,最後形成婚約......安禎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媽媽,你不想解釋嗎?」
柳平沒有回答,而是平靜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見呢?」
秋清雅眼神複雜,既有欣賞,也有絕望,但更多的是堅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臉上,即使你有撼天動地的本事,也必須證明給我看。」
應該的!」
柳平面色平靜地點頭回應。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補充,秋家貨款無法收回,銀行拒絕貸款,資金鏈斷裂,我堂哥在監獄裏。
你必須在半年內解決秋家的所有問題,證明我秋清雅選擇的男人無與倫比,證明爺爺高瞻遠矚。」
柳平聽出了陰謀的味道,沉思片刻,看着秋清雅,問道:你堂哥犯了什麼罪?」
酒後傷人致殘。」
如果我能治好傷者?
會撤訴嗎?」
你真有辦法?」
柳平認真地看着秋清雅,帶我去看看傷者!」
秋清雅心裏升起一絲希望,帶着柳平離開秋家老宅。
沒教養,連招呼都不打。」
秋德宇瞪着眼睛,表達心中不滿。
你值得柳平尊重嗎?
我回房間了,柳平回來叫我。」
秋老爺子走出房間。
韓佩穎回到韓家,韓家頓時炸鍋了。
家主韓延慶是韓佩穎的哥哥,心疼地看着妹妹,你想如何報仇?」
韓佩穎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會跟秋家和柳平慢慢玩,玩到他們死為止。」
先出口氣。」
韓延慶邊說邊撥打電話。
韓佩穎突然想起秋家老宅門前的一幕,出言提醒韓延慶,大哥,柳平會功夫,讓你的人小心點。」
韓延慶得意地看着妹妹,放心吧,好漢難敵四手,他會功夫,我人多啊!」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