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護花龍少
護花龍少 連載中

護花龍少

來源:google 作者:丑八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澹臺皓月 陳不凡

陳不凡自小便不知父母是誰,是三位絕色師娘將他帶大的;後來在自己成長到一定年紀的時展開

《護花龍少》章節試讀:

「我......」女子為之語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局促,不安,充斥着整個靈魂。
「這位年輕人好厲害,本以為胡說八道,說一些不三不四的話讓人難堪,沒想到居然說中了。」
周圍有人驚訝道,你一言我一語。
女子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是個人都能看出陳不凡說對了。
「他該不會是神醫吧?」
「神醫?
哪有這麼年輕的神醫,估計大學還沒畢業吧?
有可能瞎蒙的。」
「你蒙一個我看看?
年輕怎麼了?
萬嫣然年輕不?
人家可是國醫聖手。」
一位年輕人不服氣道。
「一眼看出病症,本事不凡吶。」
女子使勁淹了一口唾沫,心臟噗通噗通亂跳。
「我的病晚期?
無藥可救了?」
「不是無藥可救,而是能救你的人不多。」
「世上只有三個。」
陳不凡伸出三根手指,胡謅道,「一個是萬嫣然,一個隱居深山,最後一個就是我。
「 「不會是絕症,我還這麼年輕。」
女子瘋狂搖頭。
「你之前尿急去廁所,不知檢查了沒有,是不是長了幾顆痘痘。」
別說,女子還真匆匆看了一眼。
的確有。
這下又被說中了,心理防線驀然崩塌。
「那......那你可不可以救救我?」
女子快哭了。
「我為什麼要救?
剛才故意找茬,還指望我出手救人?」
陳不凡翻了一個白眼,切了一聲。
「最多還有七天時間,三天後身體開始腐爛,毒素進入五臟六腑,然後各個器官衰竭,神仙難救。」
正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她不好惹,陳不凡更不好惹。
「噗通!」
女子聞言,一下跪在地上,眼淚嘩啦落了下來,哭的稀里嘩啦。
「我還年輕不想死啊,求求你救救我,只要能救我一命,怎樣都行。」
「真的什麼都行?」
陳不凡挪了挪身子打趣道。
「是!」
女子咬咬牙肯定。
她似乎很了解男人,繼而開口,「等下了火車,哪怕去開房,我也絕無二話。」
「如果等不及,去廁所也行......」 陳不凡無語,自己是那種人嘛。
就算男人好色,也得分人,不是什麼貨色都能提起興趣。
一個四十歲的大媽...... 「先磕三個頭。」
陳不凡故意為難。
誰知女子為了保命,顧不上臉面,跪在地上咔咔咔真的磕了三個響頭。
「表現不錯哦。」
陳不凡滿意道。
「小哥,你什麼時候給我治病?
現在開始嗎?」
「慌什麼,等下了火車。」
陳不凡淡淡道。
「可以在車上治啊。」
女子着急萬分。
「我說下車之後,你難道沒有聽到?」
「是是是。」
女子連忙點頭,不敢反駁。
一路上,女子各種獻殷勤,一會捏肩,一會捶腿,各種討好。
陳不凡不為所動,反正到了地方自己就溜了。
治病?
治她奶奶個腿。
蘇城火車站!
陳不凡下來車,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骨頭咔吧咔吧作響,渾身舒坦。
「小哥,你看我的病......」 「什麼病?」
陳不凡扭頭故作茫然。
「小哥,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
女子神色彆扭,笑的十分牽強,「之前在火車上明明答應好的,你替我治病,我什麼都可以做。」
「先去開房也行,一定讓你滿意。」
話說的實在。
「我胡說的你也信?」
陳不凡撇了一眼。
「什麼意思?
你誆我?」
女子一把抓住。
「以後生活作風檢點一些,私生活別那麼亂,去醫院拿點消炎藥就好了。」
陳不凡甩開女子的手,大步前走。
女子想上前理論,準備把陳不凡臭罵一頓。
誰知尿感又來了,只好匆匆去廁所。
陳不凡走出沒多遠,一道試探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小凡?」
轉過身只見一女子亭亭玉立,身材婀娜多姿,一頭如墨長發披在雙肩,膚若凝脂,白皙水嫩。
好似畫中人一般!
五官精緻,上身黑色小西服,白色襯衫,下邊則是包臀裙,一雙高跟鞋更加顯現完美的身材。
好美的女人!
「大師姐!」
陳不凡笑道。
沒錯,這個人正是澹臺皓月。
女子快步跑來,毫不避諱的一把將陳不凡抱入懷中。
他們在一塊長大,感情很好,別說擁抱,以前在山上,四位師姐哪個沒摟着他睡過覺。
咳咳咳,當然只是單純的睡覺。
這一幕羨煞旁人,一個大美女投懷送抱,還是極品。
我靠!
這小子哪點好,哪裡出眾了?
有我帥?
有我騷?
沒天理啊!
「大師姐,你要不要這麼激動,小弟被你抱的快喘不過氣了。」
陳不凡艱難道。
「呀!」
澹臺皓月驚呼一聲,一雙漂亮的眼眸在陳不凡身上打量,「小凡,你沒事吧。」
「嘿嘿沒事。」
「幾年不見,你小子長高了,也變帥了,真是想死我了。」
「我也想師姐。」
陳不凡撓了撓頭。
「說,你最想哪個師姐?」
澹臺皓月接着戲謔道。
「當然是大師姐了。」
「少來了。」
澹臺皓月溫柔扯了扯對方的臉皮。
「當我不知道啊,你小子以前最喜歡黏着三師妹,幾乎每天晚上都找她睡覺。」
「記得有一次,某人說長大了要娶三師妹當媳婦,惹得我們四位姐妹鬧矛盾,差點沒因為你打起來。」
「......」 陳不凡當場被揭穿,尷尬不已。
「咯咯咯!」
澹臺皓月見陳不凡吃癟,咯咯笑了起來,花枝亂顫。
好不養眼!
「不逗你了,走,師姐帶你回家。」
澹臺皓月拉着陳不凡坐上一輛紅色法拉利跑車,繼而疾馳而去。
金沙苑!
這裡是蘇城最貴的別墅區,沒有之一,住在裏面的人非富即貴,身價最少九位數。
跑車停在別墅車庫內,裏面擺還放着幾輛閑置豪車。
最低都是數百萬起步!
兩人下車,澹臺皓月蔥白指了指,「小凡,喜歡哪輛?」
「大師姐,不會要送我車吧?」
「當然嘍,小師弟想要什麼,師姐都會滿足。」
澹臺皓月大氣道,又指了指自己。
「包括我在內!」
「......」陳不凡一頭黑線,「大師姐,能不能正經一點。」
「怎麼?
大師姐給你當媳婦不夠格?」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怎樣?」
「......」 「咯咯咯!」
澹臺皓月笑的極為放肆,「就喜歡調戲小師弟,好可愛。」
這一幕如果被她公司的員工看到一定驚掉下巴,澹臺皓月向來雷厲風行,氣場十足。
對誰都冷冰冰的,看到她笑極其難得。
更別說和一個男人幽默打趣,開如此玩笑。

《護花龍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