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連載中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來源:google 作者: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斯年 沈蔓 現代言情

她末世頂級殺手,刀槍劍戟無所不精,愛好美男,性格不羈,未料一朝失蹄,竟穿越至異世大陸,成為世家廢物嫡女爹不要,後娘欺,地位被奪,嫡賤庶貴?火傾羽冷魅一笑,這世間既然要以強者為尊,那她便要腳踏所有人,一路殺,一路踩,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再抱得美男歸!展開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試讀:

第4章 交稿竟偶遇傅斯年沈從正聞言,沉了沉臉色,態度立馬軟了下來:別別別,蔓蔓,爸爸就是隨口一說,我不借了,我不借了還不行嗎……」說著,他訕訕的轉身離開。
沈蔓恨鐵不成鋼般瞪着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將背在身後的另一手上的傘從鐵門欄杆間的縫隙里扔出去。
沈從正看着腳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的傘,他眼底有些詫異,轉頭看向沈蔓,以為她回心轉意了,卻不曾想,沈蔓冰冷的眼神中不見絲毫感情。
她說:以後別再來了,這裡沒有人會再給你錢,你也別企圖威脅我,大不了魚死網破,我不怕,就是不知道顧佳佳怕不怕。」
沈從正咬了咬牙,沒再說什麼,撿了地上的傘便離開了。
看着沈從正逐漸走遠,沈蔓才緩緩鬆了口,轉身進了屋子。
沈蔓進來的時候,沈寶和小簡已經坐在了沙發上。
她直徑走到工作室的小房間,沒有關門便坐在了窗前,腦子裡都是剛才沈從正那副嘴臉。
雖然兩人是父女,但說實話,在沈蔓的記憶里,與沈從正有關的東西很少。
在沈蔓六歲那年,沈從正就已經為了顧佳佳母女和沈家斷絕了關係,那時候,沈家大部分的掌事權都還在爺爺手上。
沈從正想跟沈蔓的母親離婚,扶正顧晚晴和她的女兒,但是爺爺不允許,他一氣之下就離開了沈家。
其實與沈蔓而言,有沒有他,都沒多大的區別,他就是在沈家的時候,也是整天忙,一個月能見着他一面就很不錯了。
媽咪?」
沈蔓正看着,身後突然傳來沈寶有些稚嫩的聲音:媽咪,你還好嗎?」
沈蔓回過神來,轉頭看向沈寶,小簡正站在門外,一臉擔心的看着她。
沈蔓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看着他滿臉擔憂的小臉,心裏突然有些動力。
我去拿媽咪喜歡的冰咖啡。」
說著,沈寶已經轉身小跑着出去了。
不多時,就見他手裡捧着從冰箱裏面拿來的咖啡放到沈蔓的桌上,他說:媽咪最喜歡喝冰咖啡,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喝一點,心情就會好了哦,媽咪要快點振作起來哦,不然會被大魔王關進小黑屋力哦。」
沈蔓被他的舉止逗笑,可笑着笑着,卻鼻尖一酸,忍不住眼眶濕潤。
以前沈寶生病哭鬧的時候,她就會哄他,如果不努力振作起來,就會被大魔王關進小黑屋裡,只要這麼一說,他就是再難受也不會再哭鬧了。
沈蔓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好了,媽咪知道了,謝謝沈寶的冰咖啡,出去和小簡姐姐玩吧。」
嗯!」
沈寶點點頭,便乖巧的轉身出去,輕輕的將門帶上。
按照沈蔓的習慣,一旦開始工作,就會沒日沒夜直到靈感枯竭才休息,更何況,離交稿的日期越來越近了,但自己手上還有一堆的稿件沒有處理,熬個夜加個班也是在所難免。
做完稿子,沈蔓就趴在工作室的桌上休息了一會兒,誰知一睜眼,就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坐起身,身上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來的外套滑落到了地上。
今天得去公司對接稿子,但好在天色才朦朧亮,還並不着急。
沈蔓起身撿起地上的外套走出工作室,去洗手間洗了把臉走到沈寶房間門口,輕輕將門開了條縫。
沈寶還沒醒,這個時候睡得正安穩,沈蔓欣慰的笑笑,縱使自己再累,只要看見這張稚嫩的小臉如此安穩的樣子,她也就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從前那麼辛苦,她就挺過來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沈寶和爺爺,幾乎是她活下去的一切動力,她不敢想,如果他們,她可能撐不到現在。
沈蔓將門合上,回房間換了衣服,輕着手腳下樓,取了文件正準備出門,卻正好碰見從廚房出來的小簡。
小姐早。」
小簡頷首。
早。」
沈蔓點點頭,一邊整理着衣服,一邊道:對了小簡,我要出去一趟,沈寶就麻煩你照顧一下,要是有什麼不認識的人來的話,別搭理就行了。」
好的小姐。」
小簡輕聲應着,將沈蔓送出了門,才折返回去。
烏華集團門口。
沈蔓下了車,一邊打着電話一邊朝公司內走。
是她那怨種編輯打來的,正催她交VAN集團的稿子,沈蔓有些無奈:知道了知道了,別催了,我已經在寫了,這個星期之內一定給你好吧?」
哎呦,我的小祖宗嘞。」
那頭的人一陣哀嚎:你倒是快點啊,我們同組的那個娜娜,已經收了好幾篇這樣的稿子了!
我着急啊!」
沈蔓笑道:那不正好嗎,看看她那邊反響怎麼樣,要是不行的話,我不就不用寫了嗎?
多節約時間。」
不行啊。」
那邊道:他們和你都不是一個咖位的,那能一樣嗎?
你先寫出來,咱先弄上去再說嘛。」
說話間,沈蔓已經走到了電梯口,沈蔓有些無奈,轉頭卻瞧見幾個人正朝着她這邊過來,定眼一看,竟然是傅斯年和他的秘書。
沈蔓心頭一沉,腦子嗡」的一下就炸開了,烏華明明就不是明耀集團旗下的,為什麼傅斯年會出現在這裡。
電話那頭還在繼續:其實我覺得吧,這件事情的槽點還是挺多的,能寫的那就更多了,只要注意規避紅線就行了,你是老手了,不需要我在強調了哈……」眼見着傅斯年離她越來越近,沈蔓哪裡還聽得進電話那頭說了什麼,她只道了聲:我知道了,回頭聯繫。」
便掛掉了電話。
此時,電梯門打開,沈蔓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瘋狂摁着關門鍵,眼見着電梯門即將合上,一隻大手卻嘭」的一聲將門擋住。
沈蔓嚇了一跳,電梯門又打開了,伸手擋門的正是傅斯年那個秘書。
傅斯年站在正對着電梯口的位置,目光一轉不轉的看着電梯內的沈蔓。
沈蔓垂了垂眸,懷裡緊緊地抱着設計稿,強行抑制住心頭的慌亂往後退了退。
傅斯年長腿一邁上了電梯,秘書站在他的身側,隨着緩緩合上的電梯門,沈蔓瞄了一眼秘書摁下的樓層,是八樓,而沈蔓在二十樓。
沈蔓緩緩鬆了口氣,因為現在的站位,傅斯年和他那秘書正好擋在她面前。
做過這麼多次電梯,這是讓沈蔓覺得最慢的一次,好不容易總算到了八層,電梯門打開,沈蔓正要鬆了口氣,卻見只有他那秘書走出了電梯。
怎麼回事?
沈蔓有些奇怪的同時,心裏不禁恐慌起來,雖說這裡有監控,她本來不用害怕什麼的,但只要一想到,要和他單獨待在一起,她心裏難免會覺得膈應。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