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
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 連載中

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念 余琛 現代言情

男主是雲子狂女主是雷紫瀟的小說《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又名《寵妻狂魔》偷了大人的初吻,又不小心奪了他的心展開

《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章節試讀:

第1章大風肆虐的雨夜。
偏僻空曠的馬路上,一個身材纖瘦、滿身污跡的年輕女人正一瘸一拐往前走着,她臉色煞白,神情痛苦,臉上掛着不知是眼淚還是雨水,冷的發抖的唇不停呢喃着:余琛,等我,你一定不能有事......她真的好後悔,以為何家人是她的至親,只把他當做貪圖自己美色的浮誇之人,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他才是唯一愛自己的人。
結婚五年,他對她極盡溫柔,從不曾冷臉相對,哪怕被她傷害,他也一笑而過,不忍責怪。
五年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在腦海里掠過,她咬着牙,拼了命加快速度,可她的身體好痛,好似每個毛孔都在瘋狂地叫囂着它要痛死了。
不,她已經死了吧。
何珊的車速那麼快,從她身上碾過的時候那麼乾脆,她怎麼可能還活着。
可是人死了,為什麼還能感覺到痛?
念念......」大雨聲中,何念忽然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循聲抬頭,頓時雙眸一亮。
她渾身濕透,視線早已模糊,但不遠處站着的那個男人,可是她相伴五年的丈夫,他的聲音,他的眉眼,早已深深刻在她骨血里......余琛,你......你還好么?」
她又驚又喜,聲音卻很輕,是我害了你,我該死,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可以么?」
男人上下打量着她,眉心微蹙,溫柔的語氣裡帶着幾分無奈,怎麼把自己弄的這麼狼狽,果然我沒在一天,你就沒辦法照顧好自己。」
何念胸口一窒,眼淚奔涌而出,答應我好不好,答應我好好活着。」
淚水模糊視線,她的意識漸漸沉下去。
......行了,我知道錯了,你看她不是醒了嘛?」
一陣鑽心的痛感,一個熟悉的女人的聲音由遠及近,驚醒了昏睡中的何念,睜開沉重的眼皮,陌生又熟悉的一幕映入眼帘。
這是......星爵私人會所。
五年前,她在這裡相親,喝了幾杯飲料後莫名其妙就暈倒了。
後來才知道,是後媽沈玉珍故意設的局,想把她賣給一個老男人。
老天有眼,她居然重生到了五年前!
這個時候,她還沒有認識余琛,他們都沒有死,是不是一切都可以重來?

何念理了理前世的記憶,壓制住狂跳的心,眼神冷冷的掃過屋內的何志遠與沈玉珍。
沈玉珍對上何念的眼神,沒由來心裏一驚,這個向來逆來順受、被她控制的死死的死丫頭怎麼此刻有點陌生?
爸,你別怪我媽了。」
軟軟糯糯的聲音一出,沈玉珍頓時鬆了口氣,笑自己剛剛的感覺來的太荒謬了,她還是那個慫包性格的何念嘛。
沈玉珍換上一副滿是歉意心疼的模樣,走到何念床邊,抓着她的手,還是小念懂事,媽今天也是糊塗了,本想今天那個人條件好的很,你要是能嫁給他,一輩子吃穿不愁,哪想他是個人渣,咱不嫁那人,媽再給你物色個條件更好的。」
沈玉珍的親昵」讓何念胃裡直犯噁心,明明她是想高價賣了她的第一次,被何志遠發現阻止了而已,更噁心的是何志遠阻止的原因不是為了她女兒,而是擔心日後不能再把她賣個好價錢。
誰能想像,這居然是親爹干出來的事!
何志遠佯裝義正言辭的說道,以後別什麼人渣都讓小念見。」
沈玉珍連連附和,行行,我知道了。
這地方可不便宜,咱趕緊回家。」
其實何家不算窮,從她記事起,何志遠大大小小接了不少項目,跟沈玉珍結婚的時候房子就換成一棟小別墅,但人的**就是無盡的深淵,他們變得越來越物質,生活里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錢。
甚至為了**她,兩個人一唱一和在她面前演了二十多年的戲。
回去的路上,何念一直沉默,如果她沒記錯,等下回家,他們會撞見何珊跟林浩宇在家裡廝混。
何珊......林浩宇......一想到這兩個名字,何念就覺得身上每個毛孔都痛的難以呼吸,死在他們車輪下的那種絕望,她死都不會忘!
前世,她沒有拆穿他們,何珊安然無恙,這一次,不會了。
何志遠去停車,沈玉珍帶着何念往屋內走,剛走幾步,略有些不耐煩地回頭道,磨蹭什麼呢?
你今天一天不在家,家裡一堆事兒沒做完,趕緊做了再休息吧。
今天為了你的事兒累死我了。」
前世,沈玉珍自己懶加上想省錢,沒有找保姆,家務事都讓她來做,美名其曰教她如何成為『賢妻良母』。
何念不動聲色,抬頭指了指二樓亮着燈的房間,今天家裡有客人么?
珊珊房間里那人是誰啊?
是那個最近比較火的導演么?」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寵妻至上:老公別太壞》章節目錄: